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星力飞刀
    ,更新快,,免费读!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星力飞刀

    “你……”

    看到叶星辰走过来,老者那张满是沟壑的脸上,闪过一丝深深的惧意,颤声道:“老夫是烛龙商会的人,你……你若敢杀我,就算有秦政给你撑腰,我们烛龙商会……”

    咔嚓!

    叶星辰一脚踩了上去,眸子里满是冷冽的杀意。

    “嘶!”

    看到叶星辰一脚踩断了老者的手臂,周围那群漓阳城的世家子弟,都禁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哪怕是白凝雪,此刻也是呆若木鸡的望着,化身杀神一般的叶星辰。

    “一条老狗,杀了又何妨?”叶星辰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冷。

    他很清楚,向老者、甄宓这一类人,已经得罪了,别说饶他们一命,就算当场跪下来给他们磕几个头,一有机会,他们就会不惜一切的报复过来,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叶星辰又岂会不明白?

    呜呜呜!

    一丝星力,从叶星辰身上爆发出来,凝聚成十几把锋利的小刀。

    “大……大小姐,救我。”看到这一幕,老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慌乱的神色,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区区一个星师初期的小子,竟然有这般恐怖的力量,若不是太过大意,他相信,凭自己的经验绝对不会落得现在这般下场。

    甄宓已经傻眼了。

    一脸呆滞的望着叶星辰。

    “住手……”

    就在这时,一个模样跟甄宓有五、六分相似的中年男人,带着十几个星师境的护卫,一脸阴沉的走了出来。

    “父亲。”

    看到中年男人,甄宓眼眶顿时一红,赶紧扑了过去,哽咽,道:“那小畜生不但要杀我,还……还要杀福伯,你一定要给我和福伯做主。”

    唰!

    听到她那一句‘小畜生,叶星辰的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宓儿乖,先不要闹了。”中年男人安慰了两句,目光落到叶星辰身上,淡淡的笑道:“原来是龙溪王驾到,甄某有失远迎,不过,这里是烛龙商会,这般打打杀杀不恰当吧!不如,给我甄某人一个面子,今天的事就这样算了?”

    和事佬?

    叶星辰心底一阵冷笑,以他的魂力,早就察觉到有人在烛龙商会里面,窥视着外面的一举一动,而且,就是眼前这个姓甄的男人。

    “师祖,要不还是算了吧!”白凝雪这才小跑过来,紧张道:“他叫甄文广,是家主的小儿子,一向倍受宠爱,而且,甄家现在势大,比起烛龙商会的第一家族江家,也差不了多少了,真杀了人,可就要把整个烛龙商会都得罪了……”

    听到眼前这人,竟是‘甄家’的小儿子,叶星辰的脸上闪过一丝玩味的神色,眯着眼笑道:“也好,今日的事就一笔勾销吧!甄少家主,我们两人现在可以进去了吧!”

    “父亲,你……”

    看到自己父亲,带了这么多人出来,不是为了帮她对付叶星辰、白凝雪这两个贱人,而是当什么和事佬,甄宓顿时跺起了脚,一脸委屈的道:“他们那么欺负女儿……我……我不想活了,回去之后我就告诉娘,你欺负我。”

    “宓儿,不要胡闹。”

    甄文广假意呵斥了一句,转头望着叶星辰歉意,道:“龙溪王,实在不好意思,拍卖会场已经人满为患了,若是有兴趣,下次再来,我给你留一个好的位置。”

    唰!唰!唰!

    听到甄文广那一句‘人满为患’,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他是在给甄宓出头,白凝雪一脸憋屈、愤怒,而其他那些家族子弟,一个个则是强忍着笑意,幸灾乐祸的望着叶星辰。

    “既然人满了,那就算了吧!”叶星辰笑着拍了拍白凝雪的肩膀,道:“走吧!既然用脚走不进去,干脆,就让烛龙商会的人,把我们抬进去吧!”

    “哦。”

    白凝雪一脸懵懂的点了点头,跟着叶星辰转身就离开这里。

    “嘿……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还真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两条手臂都折断了的老者,被人搀扶起来,望着甄文广,道:“少爷,那小畜生敢在我们烛龙商会的门口撒野,还……还打断了我两条手臂,难道就这样算了?”

    “这里是漓阳城,多少也要给秦皇一点面子嘛!”甄文广望着叶星辰的背影,嘴角闪过一丝冷笑,道:“还以为,秦政看重的人,会有一点骨气,看来,不过如……”

    啪嗒!

    还没走远的叶星辰,突然停了下来,回过头望着甄文广,笑着道:“看来,本王就这样走了,你很失望?”

    唰!

    甄文广也没有想到,叶星辰的五识竟然这般的聪慧。

    他只是小声嘀咕了一句,对方就听得清清楚楚,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随即笑道:“龙溪王误会了,我不过是一句戏言罢了。”

    “父亲,区区一个王爷,怕他做什么?就算是秦政亲自来了,难不成,还敢动我们烛龙商会的人。”甄宓一脸不满的道。

    “没错。”

    被两个‘甄家’的下人,搀扶着的老者,也一脸冷笑的道:“若不是老朽一时大意了,就凭他这样的货色,也想伤到我?”

    甄文广听完自己女儿和老者的话,只是笑了笑,没有搭腔。

    “甄家么?”

    叶星辰抿了抿嘴唇,一张脸,已经彻底阴沉了下来。

    烛龙商会的依仗是什么?

    他早就从秦政那里知道了,换句话说,烛龙商会的依仗对于其他皇朝、帝朝来说或许至关重要,而在他叶星辰眼里,不过如此,就算将整个烛龙商会,从漓阳城连根拔起,也绝对不会影响到大秦仙国的底蕴。

    “咦?那小子回来了。”一个正准备进入商会的青年,一脸错愕的望着叶星辰,对着身旁的王剑一,道:“王兄,这龙溪王该不会,真敢在烛龙商会的门口,大闹一场吧!”

    “就凭他?”

    一直跟叶星辰,都不太对付的王剑一,撇了撇嘴冷笑道:“他若真敢在烛龙商会闹,到时候,就算是秦皇出面,也保不住他,这烛龙商会不但底蕴恐怖,他们的依仗更是大得惊人啊!”

    “也对。”王剑一身旁的青年,微微点了点头笑眯眯的看起了热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