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优柔寡断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优柔寡断

    “拜把子兄弟?”

    叶星辰嘴角一抽。

    其他那些皇子、公主都是一脸怪异的望着他,看到他当众顶撞甄富,这个‘甄家’的家主,七皇子险些笑出声来。

    “嘿……那秦守恒,这次怕是要栽一个大跟斗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敢跟姓叶的那小子搅和在一起?”王剑一冷笑道。

    “谁说他要栽跟头?”一旁的秦琰,静静的望着叶星辰,道。

    “得罪了甄家的人,就算他是皇子下场恐怕也堪忧吧!”王剑一笑了笑,见秦琰脸上波澜不惊,心底顿时‘咯噔’一声,压低声音道:“三公主,难不成那姓叶的小子,还有本事翻盘?要知道,碰到甄家这样的对头,就算是秦皇……”

    “事情不到最后一刻,鹿死谁手又有谁猜得到?”秦琰扫了一眼王剑一带来的那群世家子弟,漠然道:“从现在开始,谁也不准招惹叶星辰,否则,不用他动手,本公主第一个不放过他。”

    “三公主,这……”

    听到秦琰的告诫,王剑一跟他身旁那些狐朋狗友,心神都是一紧,望向叶星辰的目光,也变得复杂起来。

    而甄家的一众老幼,都被秦守恒的话气得不轻。

    “好……”一脸铁青的甄富,怒极反笑道:“十九皇子说得不错,你的确跟我们甄家,没有半分交情,既然如此,也别怪老夫不给秦皇面子了,全部拿下,谁敢反抗一律格杀勿论。”

    “是,家主。”

    一群看家护院应允了一声。

    秦守恒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冷冷道:“谁敢闯过来,一律射杀。”

    “是,十九皇子。”

    剑拔弩张。

    就在甄家那些护卫,准备动手的时候,一股星圣强者的气势,瞬间将在场的所有人笼罩起来,哪怕是甄富,心神也是微微一禀。

    “秦皇来了?”

    呜呜呜!

    只见,一架青铜古车,从天而降的落到烛龙商会的门口。

    一身龙袍的秦政,从兽车里面走了出来,望着甄富,轻笑道:“甄家主,好大的火气啊!不知道,龙溪王和我儿子,如何惹到你们甄家了,还要将他们格杀勿论。”

    “哦,倒是一点小事。”

    甄富望着秦政,不急不缓的道:“你们大秦仙国的龙溪王,杀了我们甄家的人,还当众羞辱老夫的孙女,秦皇,这件事你是不是应该给老夫,给我们烛龙商会一个交代?”

    “哦?”

    秦政不自然的笑了笑,望着叶星辰压低声音,道:“你小子,还真是一天都闲不下来,甄家,连本皇都忌惮三分,呆会,我去说和一下,到时候你低个头,怎么样?”

    “低头?”

    叶星辰哭笑不得的望着秦政,道:“堂堂秦皇,还怕一个商贾世家不成,还是说,他们甄家有星皇强者撑腰?”

    听到叶星辰的取笑,秦政也不生气,毕竟,光是万佛寺那一次,他就欠了叶星辰不少的情义,摇了摇头,道:“一个商贾世家,本皇的确不会忌惮,可烛龙商会不一样。”

    “父皇说得没错。”

    一旁的秦守恒,点了点头苦笑道:“整个大秦仙国,丹药、法宝和一些古籍神通,都是烛龙商会在兜售,逼急了他们,若是退出我们大秦仙国,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十九说得没错。”

    秦政点了点头,道:“这烛龙商会在我们大秦仙国,跟所有世家的关系都错综复杂,他们若是撒手离开,到时候,整个大秦仙国怕是都要乱套,这才是本皇忌惮他们的地方。”

    “……”

    “丹药、法宝、神通?”叶星辰嘴角闪过一丝冷冽的笑意。

    而秦政也有些憋屈,深吸了一口气,望着甄富,道:“甄家主,说起来龙溪王的确是年少冲动了一点,不如,看在本皇的面子上,让他道一个歉,甄家蒙受的损失,都由我们大秦仙国赔付,如何?”

    “道歉?”

    整张脸都已经被打得像猪头的甄宓,尖笑道:“你有什么面子?今天,不把他,还有这个小贱人交给我处置,我们甄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甄宓的声音很刻薄。

    而一旁的甄富,却是半点不以为意的,道:“秦皇,宓儿的话,虽然难听了一点,不过,倒也有几分道理,若不把他们交出来,我们甄家以后怕是会沦为所有人的笑柄,你说呢?”

    唰!

    听到甄宓那一句‘你有什么面子’,秦政的一张脸也变得阴沉起来。

    “甄家主,真要这般不近人情么?”秦政冷冷的道,再怎么说,他也是一个仙国之主,竟然在大庭广众被一个商贾之家的女人羞辱,若非这些年早就养成了制怒的习惯,恐怕,早在甄宓开口的时候,他就已经发作出来了。

    “人情?”

    甄富一阵冷笑,道:“把人交出来我们甄家处置,以后,我们烛龙商会跟大秦仙国的交情不变,秦皇觉得如何?”

    秦政怒了。

    眸子里闪过一丝浓浓的杀意。

    “优柔寡断。”

    一旁的叶星辰,暗中摇了摇头,他虽然修炼的时间还不长,却也知道,向秦政这般的性格,想要突破到星皇境,几乎不可能,武者,历来都会讲究一个心惊。

    “唉!”

    看到叶星辰那古怪的眼神,秦政摇了摇头,苦涩道:“龙溪王,你是不是觉得,本皇的性子太过软弱了?”

    “有点吧!”叶星辰点头道。

    听到叶星辰那一句‘有点’,秦政也忍不住,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小子还真是一点也不客气。”

    “父皇应该是顾虑太多吧!”一旁的秦守恒,开口道。

    “是啊!”

    秦政点了点头,唏嘘道:“原本,我一心向着武道,突然有一天,这个位置落到了我的肩膀上,重啊!等你需要肩负一个仙国的时候,就知道本皇为什么会优柔寡断了……”

    听完秦皇的话,叶星辰也是心有戚戚,他自然明白秦皇的感受,无非就是肩膀上的担子重了,变得畏首畏尾了一点,笑了笑,道:“其实,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可以解决今天的事,甄富,你想不想先听听看?”

    “哦,龙溪王有办法可以化险为夷,老夫倒是愿意洗耳恭听。”甄富冷笑道。

    “恩。”

    叶星辰点了点头,目光落到甄宓身上,淡淡的道:“一百个耳光,看来还没让你的孙女长记性,本王记得,她最喜欢的就是斩人手脚,白凝雪,既然她对秦皇出言不逊,那就先斩了她的双手,再说后面的事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