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顺我者昌
    ,更新快,,免费读!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顺我者昌

    “好,等捉住他们,就交给你来处置。”虚无和尚,笑眯眯的望了祭长河一眼,目光回到了叶星辰和血凤身上,眸子里,杀意闪烁。

    “多谢虚无前辈……”祭长河脸上一喜,激动道:“日后,我们祭家所有人,定会以虚无前辈,马首是瞻。”

    “恩。”

    虚无和尚满意的点了点头。

    城墙上。

    看到‘古族’的强大阵容,哪怕是秦政、血凤这些,见过不少大场面的人,都有种心有戚戚的感觉。

    “秦政,仙门的人最快要多久,才能赶过来?”血凤转过头,望着身旁的秦政,淡淡的问道。

    “三天。”秦政苦笑道。

    “嘶!”

    听到‘仙门’的人,最快也要三天才能赶到漓阳城,血凤也是一脸的烦躁,他们万妖山距离这里更远,消息刚传回去,就算自己父亲带人,日夜兼程也需要五、六天时间,才能赶过来。

    就凭漓阳城的这点人,别说三天时间,一旦古族动手,他们估计连三个时辰都撑不下去。

    整个漓阳城,就会被屠宰得一个都不剩。

    一时之间,整个漓阳城的气氛,都降到了谷底,就连那几个六品、七品宗门的弟子,都是一脸的绝望,瞳孔空洞的望着,漓阳城外面,那遮天蔽日的古族大军。

    “呼……三天么?”

    叶星辰将心神,从‘阵盘’上面收了回来,已经被青铜琉璃盏修复如初的阵盘,被他暗中炼化之后,他发现,阵道方面的东西,虽然复杂无比,但要操控一个阵盘,倒也不难。

    只是需要大量的星空碎石。

    “固守三天,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叶星辰开口道。

    唰!

    听到他有办法,所有人的目光,都齐聚了过去,就连血凤和秦政,也是眼神灼灼的望着他,迫不及待的问道:“小子,你有什么办法?”

    “嘿……龙溪王该不会,让我们假意归顺那些古族,等待仙门的援兵过来,再反戈一击吧!”同样站在城墙上的七皇子秦拓,冷笑道。

    听完秦拓的话,不少人的眉头都紧皱起来。

    啪!

    而站在叶星辰旁边的血凤,抬手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一头星王凶兽的力量,岂是秦拓这种刚刚才迈进星师境不久的武者,能够抗衡的?

    噗通!

    看到秦拓,被血凤一巴掌抽飞出去,秦政皱了皱眉头,倒也没有节外生枝,而是望着叶星辰,道:“龙溪王,你有何办法?”

    “阵盘。”

    叶星辰沉吟了片刻,道:“我在烛龙商会得到的那个阵盘,若是布置出来,应该能挡住那些古族,不过,需要大量的星空碎石。”

    “嘶!”

    听完叶星辰的话,血凤脸上的神情也是一僵,错愕,道:“小子,拍卖会那个阵盘还能用?”

    “恩。”

    叶星辰点了点头,也不解释,直接道:“布置阵法,需要一些时间,必须要拖住他们,要不然……”

    “好,你去布置阵法,我来拖住这些古族。”血凤当机立断的道。

    “皇宫宝库,里面的星空碎石,我马上让人给你拿来。”秦政说完,转身就吩咐了下去。

    叶星辰也不敢耽搁。

    否则,一旦让古族杀进来,就算他手里,有‘阵盘’这样的大杀器,也无济于事了。

    到时候,不光是城墙上面那些人,还有他爷爷,羽化门的一众弟子,都会惨死在城外那些古族的手里。

    “你们几个,来帮我。”叶星辰随口叫了几个侍卫。

    “是,龙溪王。”

    哗啦啦!

    看到叶星辰,带着十几个侍卫,向漓阳城里面走去,站在城墙上的这些人,一个个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你们说,羽化门的那小子,到底靠不靠谱?一个小小的阵盘,真能挡住那么多古族?”一个世家子弟,偷偷望了一眼叶星辰离开的方向,对着身旁的同伴,小声询问道。

    “听天由命吧!”站在他身旁的同伴,叹息道。

    “……”

    “虚无和尚,我跟秦政一起投降,你敢不敢收?”血凤站在最前面,望着下面的虚无和尚,挑衅道。

    “哦?”

    听到血凤,还有大秦仙国的秦政,也要一起投降的时候,虚无和尚的脸上,也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随即笑道:“本座为何不敢?”

    “好……”

    看到虚无和尚,没有一口否决自己,血凤也暗中松了口气,赶紧道:“想必你也知道,我是万妖山的少主,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不光是漓阳城的这些人,还有整个万妖山,都可以一起归顺那些古族,怎么样?”

    万妖山?

    这一次,不光是虚无和尚,就连一旁的那个古族将军,眼皮都是微微一颤,他们古族被镇压了无尽的岁月,势力十不存一。

    否则,又岂会看得上,这些皇朝、帝朝的人?

    “你说真的?”虚无和尚皱了皱眉头,望着血凤,道。

    “废话,本少爷向来说一不二……”

    一晃眼。

    血凤东拉西扯的就过了半个时辰,默默站在虚无和尚身旁的祭长河,一脸疑惑的望了血凤、秦政几人一眼。

    虚无和尚的算计,让人防不胜防,但对于人心的揣摩,比起祭长河,就要差很多了。

    “虚无前辈,那血凤好像是在故意拖延时间,而不是真心想要归顺我们古族。”祭长河小心翼翼的道。

    “拖延时间?”

    虚无和尚微微一怔,冷笑道:“就算让他拖延一时三刻,难不成,他们还能找来厉害的帮手不成?”

    “应该不能。”

    祭长河认真的想了想,道:“离这里最近的一个大宗门,就是仙门了,他们过来起码也得两、三天的时间。”

    “爷爷……虚无前辈,那血凤本体是凶兽,向来狡诈,而且,它跟秦政一样诡计多端,我们不可不防,既然它故意在拖延时间,应该有所依仗,不如,我们先将漓阳城拿下,到时候,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就可以了。”站在后面的祭月,咬了咬牙小声道。

    “好……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虚无和尚似乎很喜欢这句话,满意的望了祭月一眼,对着旁边的古族将军,道:“古将军,还是直接动手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