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普天之下皆你妈?
    ,更新快,,免费读!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普天之下皆你妈?

    “丹火焚阳……”

    砰!

    一丝‘丹火’,顺着血凤的筋脉,进到它的身体里面,浓郁无比的瘟疫之毒,在丹火的焚烧下,逐渐化为一丝雾气,消散在四周。

    “嘶!好厉害的手段。”站在一旁的丹师老者,咋舌道。

    “血老头,你不也是丹师么?”另外一个万妖山的老者,满脸狐疑的望着他,嘀咕道:“只是操控丹火,这样的手段所有丹师,应该都会吧!”

    “你懂个屁。”

    血老头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道:“操控丹火的确不稀奇,不过,像陈兄弟这般,能够操控丹火炼化瘟疫之毒,还一点都伤不到少主,哼!别说老夫办不到,就算是六品的丹师,起码也有九成办不到。”

    一柱香后。

    累得满头大汗的叶星辰,这才停了下来,喘息了片刻,道:“好了,把这颗丹药吃下去。”

    咕噜!

    血凤一口将叶星辰给他的丹药吞了,才叹息,道:“妈的,好不容易让你欠本少爷两个人情,你这一下子,又全部都还回来了。”

    叶星辰:“……”

    一旁的秦政,见‘血凤’恢复了以往那生龙活虎的样子,顿时也松了一口气,只是,想到整个漓阳城,都被瘟疫之毒笼罩了,心情也是一阵沉重,苦涩,道:“龙溪王,这漓阳城里起码好几百万人,你有没有办法……”

    唰!唰!唰!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落到了叶星辰的身上。

    一些跟血凤一样,都中了瘟疫之毒的人,则是欲言又止的望着叶星辰,他们也知道,用丹火来炼化瘟疫毒,别说偌大的一个漓阳城,就算是金銮殿里面的这些人,也未必救得过来。

    几百万人?

    想到漓阳城里的那些百姓,叶星辰的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他也知道,此刻站在金銮殿里面的绝大多数人,估计都没有把那些百姓的生死放在眼里,在他们看来。

    别说没有修为的百姓。

    就算是修为、家世比他们低的武者,都只是蝼蚁,沉吟了片刻,凝声道:“漓阳城里面,还有多少丹师?”

    “一百四十二个。”一个侍卫,赶紧回答道。

    “恩。”

    听到漓阳城里,还有一百多个丹师的时候,叶星辰也稍稍松了一口气,道:“把他们全部都集中到这里来,我试一试能不能将所有的瘟疫之毒,全部炼化了,否则,就算忙到天昏地暗,恐怕也救不过来。”

    “好,我马上把他们都叫过来。”秦政脸上一喜,扭头就吩咐了下去,这次,半盏茶不到,就看到漓阳城里的丹师,纷纷赶了过来。

    “龙溪王,要怎么做,你吩咐吧!”一个二品丹师,紧张道。

    其他丹师,纷纷望着叶星辰。

    “叶兄弟,是不是要丹火,老夫丹道虽然比不上你,不过,这体内的丹火可不比你弱。”万妖山的老者,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

    “稍微等一下。”

    叶星辰抿了抿嘴唇,《炼骨手》里面,有控制丹火的方法,其中,炼制古丹的控火手法,不但能操控自己的丹火,甚至,连其他火焰都可以控制。

    只不过,一直没把心思,放在炼丹上的他,只是简单的浏览过几眼,并没有实际的操作过。

    “算了,死马当做活马医吧!”叶星辰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再耽搁下去,这漓阳城的情况,会越来越严重,到时候,就算炼化了瘟疫之毒,恐怕,城里的平民也会死伤无数。

    “让开……全部都给我让开……”

    一阵兽踢声,响了起来。

    只见,一大群星师境的武者,抬着一个青年闯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星圣境的强者。

    “你就是大秦的丹师,叶星辰?”星圣强者望向叶星辰,直接道:“救人,我侄儿中毒了。”

    “啊……叔,我……我不想死。”躺在一块木板上的青年,满脸痛苦的望着星圣强者,颤声道。

    “放心,叔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星圣强者安慰了一句,转头望向叶星辰,道:“本座的话,你没有听清楚?要是我侄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本座现在就杀光你们大秦仙国的人。”

    “哼!好狂忘的口气,幸好还只是星圣境,不是星皇。”一个大秦仙国的家族老者,冷笑道。

    显然,不少人都有些,厌恶他那不可一世的口吻。

    “不知死活的东西,就凭我是苍古圣地的人,够不够?”星圣强者撇了其他人一眼,傲然道。

    “苍……苍古圣地?”

    “嘶!”

    听到眼前这些,竟然是七品圣地的人,站在金銮殿门口的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就连一开始呛声他的那个老者,也闭上了嘴。

    甚至,混迹在人群里面的那几个六品宗门,都露出了一丝忌惮的神色,只有血凤,不动声色的走到了叶星辰身旁,冷眼望着苍古圣地的人。

    “沧澜,你算什么玩意,也敢要挟我兄弟?”血凤抬了抬眼皮,望着为首那个星圣境强者,淡淡的道。

    “血凤。”

    沧澜笑了笑,眸子里闪过一丝淡淡的杀意,没有跟他斗嘴,而是望向叶星辰,道:“小子,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再不出手救我侄儿,就别怪本座不客气了,区区一头小凤凰,还真护不住你。”

    哗啦啦!

    沧澜的话音刚落下,四周那些苍古圣地的弟子,纷纷冷眼望向站下金銮殿门口的人。

    杀意闪烁。

    “三……”

    砰!

    看到沧澜竟然无视自己的存在,血凤的脸上,也闪过一丝怒容,磅礴的凶戾气息,瞬间爆发出来,冷冰冰的道:“沧澜,你若敢动我兄弟一根汗毛,就别怪我杀光你们苍古圣地的人。”

    “凭你?”

    沧澜冷笑了两声,也不理会血凤,而是杀气腾腾的望着叶星辰,道:“二……小子,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了。”

    叶星辰目光一闪,平静,道:“你叫沧澜?”

    沧澜微微一怔,面带狐疑的望着叶星辰。

    “你是不是觉得,普天之下都是你妈?只要把苍古圣地抬出来,全世界的人都要喜当爹,为你忙前忙后?你算什么东西?”叶星辰丢下一句话,带着其他丹师,向金銮殿前面的广场走了过去。

    “血凤,这种蠢货就交给你了。”叶星辰淡淡的道。

    “好……”

    砰!

    血凤舔了舔嘴唇,眼中戾气爆发出来,瞬间幻化出血凤一族的本体,冷冰冰的望着沧澜。

    “哼!血凤,算上我一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