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羞愧而走
    ,更新快,,免费读!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羞愧而走

    “叶老弟?”

    听到叶星辰的声音,不光是江万年,就连一旁的江静月,俏脸上也闪过一丝惊异的神色。

    而其他人,则是齐刷刷的向大厅门口望了过去。

    “哼!谁在那里胡说八道,给老夫滚出来。”孙乾冷声呵斥道,杨?的脸色也同样不善。

    看到大厅里面,有好几张熟悉的面孔,叶星辰心底也是一阵苦笑,若不是欠了烛龙商会,不小的恩情,像今天这种闲事。

    他也不想多管。

    “是你?”

    唰!

    站在燕南征身边的徐年,看到叶星辰的时候,脸上也闪过一丝冷冽的杀意,嘀咕道:“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感受到徐年眼底,那一抹隐晦的杀意,叶星辰的心神也是微微一禀,暗中警惕起来,走到江万年身旁,扫了两份方子一眼。

    “叶老弟,怎么回事?”江万年迫不及待的问道。

    一旁的江静月,美眸里也满是期待的神色,只有杨?和孙乾,冷笑连连的望着叶星辰,道:“小子,就是你说我们欺世盗名?”

    “难道不是么?”叶星辰笑了笑,静静的道。

    砰……

    听到叶星辰那一句‘难道不是’,杨?、孙乾两人的脸上,都是勃然大怒,一股磅礴的星力,从他们身上爆发出来,杀机毕露的望着叶星辰。

    “哼!”杨?撇了江静月一眼,望着叶星辰冷笑道:“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天,你若是信口雌黄,证明不了我们的方子,治不好江小姐,你,休想再走出这个大厅一步。”

    看到杨?把话都说了,孙乾只是冷笑了两声。

    不再言语。

    唰!

    一些燕南征带来的侍卫,也虎视眈眈的将叶星辰围了起来,脸上满是肃杀之意。

    看到江万年一脸担心的望着自己,叶星辰笑了笑,道:“她的病症,不是什么命格之症,更不是什么残魂之症,两位,要我说得更清楚一点么?”

    听到叶星辰那言之凿凿的肯定语气,杨?和孙乾的眼皮都是微微一颤,两人都是活了不小年纪的人物,自然不会轻易露怯。

    杨?冷笑道:“不是残魂之症?那是什么,老夫身为燕云帝朝的首席丹师,难不成,还比不上你这个毛头小子?”

    听完杨?的话,大厅里的不少丹师都暗中点了点头,一脸怀疑的望着叶星辰,毕竟,他太年轻了。

    丹道一途,拼的不光是天赋,还有年纪。

    叶星辰扫了杨?一眼,淡淡的道:“残魂之症,是先天不足的缺陷,区区一颗七品丹药,就想解决?简直是痴人说梦,我说你欺世盗名,你还不承认,稍稍懂一点炼丹之术的人都知道,得了残魂之症的人,就算与正常人无异,也绝对不会聪慧,更加不可能修炼,你是觉得江大小姐天生愚笨,还是见她凡体肉身,就以为她没有修炼过?”

    “你……”

    杨?也没有想到,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然对‘残魂之症’这般的了解,脸上闪过一丝不以察觉的慌乱。

    “愚笨?”

    一旁的江静月,听完叶星辰的话之后,俏脸上也是一片冰冷的望着杨?,道:“杨丹师,静月是不是聪慧,我自己说了也不算,不过,小时候我倒是修炼过一段时间,勉强踏入了星武巅峰,只不过,后面突然患了病症,才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哗啦啦!

    听完江静月的话,周围那些丹师也是一片哗然。

    “我记起来了……残魂之症,的确像他说的那般,不但生性愚笨,甚至,更不可能修炼。”

    “嘿……江家大小姐,若是愚笨之人,又岂会将烛龙商会的大部分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条?”

    “而且,她小时候还修炼过。”

    “这么说来,她根本不是患的残魂之症?”

    听到周围那些丹师的窃语,杨?的一张脸,也变得阴晴不定起来,目露凶光的望了叶星辰一眼,才一脸歉意的笑道:“江大小姐,你的病症跟残魂之症太过相似,老夫一时看走眼了,再加上,检查的时间过短,否则,老夫很快也会发现不妥之处。”

    “命格之症,你又如何解释?”杨?淡淡的道。

    “笑话。”

    叶星辰一脸嘲讽的望着孙乾,冷声道:“那命格之症,根本不是什么病症,本少爷实在不知,你是如何看出,江小姐的病症跟命格有关。”

    “什么?”

    “命格之症,根本不是病症?”

    “嘿……难怪我压根没有听过……”

    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满脸怪异的望着孙乾,江万年更是被气得一脸铁青,冷笑道:“孙老,好一个命格之症,报酬的数目还真不小,看来,你是真觉得我们烛龙商会好欺负,哼!今天的事,我们江家定会找丹宗,讨要一个公道。”

    “混账……一个无名小子,蹦哒出来随口污蔑老夫,就想去丹宗讨要公道?哼!既然你们信不过老夫,那我们就告辞了。”孙乾说完,带着他的那些弟子,就向大厅外面走了出去。

    一直走到门口,才停了下来望着叶星辰,道:“小子,你口口声声污蔑老夫,报出你的宗门吧!”

    “狼煞宫少主。”叶星辰抬了抬眼皮,淡淡的道:“老骗子,你要是想找回场子,随时欢迎你来我们狼煞宫,就怕你没有那个胆子。”

    “狼煞宫,好,老夫记住了。”孙乾点了点头,转身就走,根本不做半点停留,而一旁的杨?,看到孙乾都败走了,深吸一口气,也紧随其后的走了出去。

    而江万年和江静月,听到叶星辰自报家门,说自己是什么狼煞宫少主,嘴角都忍不住微微一抽。

    “嘿……这小子,还真不是什么善茬,那狼煞宫多半要有麻烦了。”江万年对着身旁的江静月笑道。

    后者只是笑了笑,也不搭腔。

    “江小姐,今天的事都怪本皇子识人不明,改日再来向你赔罪。”燕南征深深望了叶星辰一眼,就带着他的人,离开了江家大厅。

    连杨?和孙乾都掩面而走了,其他那些丹师,自然不会久留,请客之后,整个大厅就只剩下江万年、江静月和叶星辰三人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