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诅咒?
    ,更新快,,免费读!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诅咒?

    “叶老弟……”

    所有人刚离开‘江家’大厅,江万年就一把抓住叶星辰的胳膊,颤声道:“你给我说句实话,静月的病症,你是不是有办法治好?”

    江静月也望了过去,美眸里泛起一丝涟漪。

    “治好?”

    叶星辰苦笑道:“江老哥,你总得让我先看一看吧!”

    “也是……”

    江万年干笑两声,知道自己太心急了,赶紧松开叶星辰,见他走过去,将手搭在江静月的筋脉上,一颗心顿时又提到了嗓子眼里。

    “砰……”

    只见,一道磅礴的星力,瞬间涌入到江静月的身体里面,他也知道,江静月的病症不会简单,否则,以她那烛龙‘江家’大小姐的身份,从小寻访过的丹师不计其数,甚至,就连杨?、孙乾那种七品丹师,都束手无策查不出因果,就可想而知了。

    片刻之后,叶星辰的眉头也紧皱了起来。

    一旁的江万年,赶紧问道:“叶老弟,静月的病症……”

    叶星辰摇了摇头,顾不上理会江万年,望着脑海里的白骨小兽,狐疑道:“小东西,这是怎么回事?她身体看上去没有大碍,只是寿元和生机,比寻常人少了很多,就像有一个无底洞,在不断的吞噬她的生机?”

    “啧啧……”

    白骨小兽,一脸惬意的躺在他的魂海里,吧嗒了一下嘴,道:“这还用说,多半是中了诅咒,而且,施咒的人修为起码也是星帝那个层次,否则,那几个七品的丹师,不可能察觉不到端倪。”

    诅咒?

    叶星辰傻眼了。

    一脸膛目结舌的望着白骨小兽,错愕,道:“真的有诅咒那种东西?堂堂一个星帝,修炼诅咒,小东西,是不是太荒诞了一点?”

    “你懂什么?”白骨小兽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道:“九大神通里面,诅咒就占了一席之地,嘿……就算是星帝强者,想要悟出诅咒之道,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记得,上古时期就出现过,一个精通诅咒之道的星帝,一个帝朝的人,不知道怎么招惹到他了,只是一道诅咒,就镇杀了百多座城池的生灵。”

    “嘶!”

    听到诅咒之道,竟然这般恐怖的时候,他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就算是寻常的仙帝,也不可能瞬息之间,镇杀上百座城池的生灵。

    叶星辰摇了摇头,‘星帝’跟他之间,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现在就算有再多的感触也无济于事,当务之急是治好江静月,赶紧望着白骨小兽问道:“她身上的诅咒,要怎么化解?”

    “简单……”

    白骨小兽一脸古怪的望着叶星辰,道:“你也修炼诅咒之道,等修为超过那尊星帝,想要解开她身上的诅咒,就轻而易举了。”

    叶星辰:“……”

    “没有其他办法?”叶星辰皱着眉头,凝声道。

    “没有。”

    白骨小兽摇了摇头,惬意道:“而且,以本大爷的眼力看来,她应该活不了多久了,那尊星帝的诅咒,在不断的吞噬她的生机和寿元,这些年,她们家应该给她找了不少增长寿元的天地宝才,嘿……再这样下去,除非一些顶级的仙药、神药,一般的天地宝才,对她应该都没作用了。”

    叶星辰沉默了。

    身为一个丹师,他自然明白白骨小兽的意思,可以增长寿元的灵药,虽然有不少,但每一种都只能服用一次,如果不能彻底解决江静月身上的诅咒,哪怕世间所有的仙药、神药,都给她找过来,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呼呼呼……”

    看到叶星辰睁开眼,江万年赶紧问道:“叶老弟,怎么样了?”

    “是诅咒。”叶星辰沉吟了片刻,把江静月的情况,大概的说了一遍,他也知道,按照白骨小兽的办法,就算江静月撑到自己晋升星帝,但想要领悟诅咒之道的神通。

    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江家,毕竟是‘烛龙商会’的主事人,若是由他们出面,找寻修炼了诅咒之道的星帝强者,几率也会更大一点。

    “哐当!”

    听到江静月的身子骨,日渐消弱是因为星帝强者的诅咒,向来沉着冷静的江万年,也一下子跌坐到椅子上,脸上一片煞白的望着叶星辰,苦笑道:“叶老弟,你真的确定,静月是中了星帝强者的诅咒,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恩。”

    叶星辰点了点头,他虽然也不知道,白骨小兽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它的见识、本事都不是寻常的武者,能够比拟的。

    既然它确定,江静月是中了星帝强者的诅咒,恐怕,**不离十了,何况江静月的情况,也跟它说的一模一样,根本没有偏差。

    “难怪……”看到叶星辰那一脸肯定的神色,江万年苦笑道:“一个星帝强者的诅咒,那些七品、八品的丹师看不出来,也不足为奇了。”

    他虽然好奇,连七品、八品丹师,都看不出来的病症,叶星辰是怎么看出来的,但身为一个商人,自然不回去寻根问底,而是一脸郑重的望着叶星辰,道:“叶老弟,我想求您一件事。”

    叶星辰微微一怔,苦笑道:“江老哥,我还欠着你几条命,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吧!”

    “好……”

    江万年也没有客套,直接道:“我马上要回一趟江家,路途遥远,静月若是跟我一起回去,以她的身子骨,多半会经不起颠簸,所以,这段时间我想拜托你,帮我照顾一下她。”

    “我?”

    “七叔……”

    “静月,不准胡闹。”江万年一脸严肃的望着她,道:“你知道,七叔向来什么事都依着你,但这一次,你必须要听七叔的……”

    “七叔,你……”看到江万年这般严肃的神情,江静月的俏脸上,也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红晕,以她的聪慧,如何不明白,江万年将自己托付给叶星辰,其实是另有深意。

    见他一脸不容置疑的神情,江静月抿了抿嘴唇,算是默认下来,眼角的余光偷偷望向叶星辰。

    “江老哥,我现在是自身难保,你把江小姐托付给我?”叶星辰满脸怪异的望着江万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