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大变一个活人出来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大变一个活人出来

    “让他们过来。”zhong年男人淡淡的说了一句。

    哗啦啦!

    四周那些尸修,瞬间就让出了一条路。

    生怕触怒了zhong年男人一般。

    “桀桀桀……”

    看到叶星辰,带着燕南征、江静月他们走了过去,老尸修也没敢阻拦,只是一脸冷笑的望着叶星辰的背影,狰狞,道:“小子,你会后悔的。”

    听到它那怪笑声。

    燕南征几人,瞬间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呼……”

    跟在后面的燕南征,偷偷望了zhong年男人一眼,苦涩,道:“叶老弟,你这次真的捅大篓子了……”

    “三皇子,什么大篓子?”江静月转头,望着他问道。

    “这……”

    一时之间,燕南征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反倒是一旁的徐年,抬了抬眼皮,道:“在葬尸古地,越是厉害的尸修,它们的手段就越是凶残。”

    “徐年说得没错……”燕南征附和,道:“招惹了一般的尸修,顶多毁了你的肉身,这样一来,起码还有希望活过来,碰到刚才那个老尸修,顶多也只是吞了你,那些距离星帝也只差临门一脚的尸修,就不一样了。”

    听到燕南征、徐年他们的对话,叶星辰皱了皱眉头,倒也没有插嘴,而是心思急转起来。

    远处。

    看到叶星辰,招惹了那尊星皇巅峰的尸修,一个实力底蕴,比起燕南征还要强上很多的皇子,摇了摇头,淡淡的道:“好了,我们走吧!他们已经没救了。”

    听完他的话,不少皇子都暗zhong点了点头,甚至,就连燕媚儿,也是一脸同情的望着叶星辰他们,见其他皇子和公主,都已经离开这里了。

    稍稍犹豫了一下,也带着她的人,离开了葬尸古地,往燕帝之墓走去,虽说,看到叶星辰他们惨死,会让她有种报复的快感,但她也不想因小失大。

    为了几个必死无疑的人,错过了燕帝之墓的机缘。

    “……”

    很快,叶星辰他们,就来到了zhong年男人面前。

    一个星皇巅峰的强者。

    虽然是尸修,但身上却没有半点腐臭的味道,甚至,他的棺淳里面,还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小子,你的胆量不小,居然敢跟我做交易?”zhong年男人笑望着叶星辰,一点也不像其他尸修那般的阴冷,若不是亲眼所见,它是从葬尸古地冒出来的,恐怕,没人会将他,跟一个尸修联系在一起。

    听到zhong年男人那一句‘赞赏’,叶星辰苦笑,道:“都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了,再不另辟蹊径,就真的只能必死无疑了。”

    “另辟蹊径?”

    zhong年男人目光骤冷下来,淡淡的,道:“死在它手里,你们起码不会痛苦,而落到我的手上,可就真的要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就算我有些欣赏你了,但坏了葬尸古地的规则,也救不了你,好了,开始交易吧!若你的条件,能让我心动,放你们活着离开,也不是什么难事。”

    唰!

    听到zhong年男人,一下子就扯到了交易上面。

    不光是燕南征。

    就连江静月,脸上的神情也变得紧张起来。

    “你身上,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本王心动?”zhong年男人问道。

    “没有。”

    叶星辰一脸诚恳的,道:“前辈修为星皇巅峰,离星帝都只差临门一脚了,即便是我身上的绝品法宝,恐怕前辈也看不上眼,更别说其他东西了。”

    “砰……”

    听到叶星辰那一句‘没有’,zhong年男人的神情,瞬间变得森冷起来,目露杀机的道:“你敢耍本王?”

    呜呜呜!

    一股天地之势,从他身上弥漫出来,凝聚成一头异兽的模样,一脸不怀好意的望着叶星辰他们。

    嘴里,还止不住的,发出一阵怪笑的声响。

    看到zhong年男人,突然发作起来。

    燕南征和徐年,神情一下子就僵硬起来,整个人呆若木鸡的望着那头异兽,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反倒是叶星辰,一脸冷静的望着它,道:“前辈,我先前就说过了,寻常的宝物,以你现在的修为,肯定看不上眼,而我,正好懂一些旁门左道的东西,你要是有什么为难的事,都可以交给我……”

    “怎么,本王的困惑,你这个小小的星师境,还能解决?”zhong年男人,满脸嘲讽的望着叶星辰。

    “前辈,像那种让你晋升星帝的事,晚辈的确无能为力,当然,你可以说几个困惑出来,若是晚辈运气好,可以帮前辈解决了,还请前辈放我们一条生路。”叶星辰不卑不亢的开口道。

    “好……十件事,你若是能够解决一件,本王就给你们一条生路。”zhong年男人盯着叶星辰看了半天,才缓缓开口道。

    “多谢前辈。”

    听到对方让自己十选一,叶星辰也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虽说,暂时还不知道,一个星皇强者的困惑,但起码有一点,对方不会一言不合就像其他尸修那把动手杀人。

    “一个人死了,连魂魄都已经湮灭了,我要怎么才能把她救活?”zhong年男人不急不缓的开口道。

    唰!

    听到zhong年男人的第一件事,就这般的刁钻,燕南征几人的心情,瞬间跌入到了谷底里面。

    脸上都闪过一丝绝望。

    人死如灯灭。

    如果魂魄还在,想要救活并不难,不少上古秘法都有记载,但神魂都已经湮灭了,就等于彻底从这个世界,被人抹去了,哪怕是星帝强者。

    恐怕也没办法,把人救活了。

    叶星辰沉默了,心底也是苦笑不已,虽说,早就猜到了,zhong年男人如果有麻烦,绝对不会是小麻烦,否则,以他那星皇巅峰的修为,又岂会解决不了。

    “怎么,你不是说自己,懂很多旁门左道的东西么?”zhong年男人一脸冷笑的望着叶星辰,嗤之以鼻道。

    “神魂灭了,肉身呢?”叶星辰沉吟了很久,才开口问道。

    “毁了。”zhong年男人道。

    “一丝气息都没有了?”叶星辰皱了皱眉头,道。

    “没有。”zhong年男人回道。

    “嘶!”

    听完zhong年男人的话,叶星辰苦笑,道:“前辈,你确定不是在故意刁难晚辈?什么东西都没有了,这分明是想让我,大变一个活人出来给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