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_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富贵险中求
    “天……天谴么?”青龙望着面前的棺椁,整个人都像是陷入了魔怔那般,就连它那满是戾气的眸子,也变得空洞起来。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嘴里,一个劲的呢喃着‘天谴’两个字。

    兽脸上,布满了痛苦的神情。

    “不……不行,绝对不能让那小畜生,逃过今天这一劫。”站在不远处的鬼鳄少主,想到叶星辰、血凤,极有可能得到青龙的庇护,一张脸顿时就变得狰狞了起来。

    双眼赤红的望着叶星辰。

    眸子里的杀意,也闪烁了起来,想到自己在泥潭那里,遭受的屈辱,咬了咬牙暗自沉吟了片刻,眼珠子一转,瞬间就计上了心头,指着对面的叶星辰,放声大笑,道:“哼!区区一个星王初期的小子,也敢妄言天谴的事,我看你是为了活命,才信口雌黄的诓骗青龙兽皇……”

    唰!

    所有沼泽之地的凶兽,都望了过来。

    站在一旁的鬼鳄兽皇,听到自己儿子开口抨击叶星辰,脸色也是‘唰’的一下,变得苍白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开口,只见,青龙那冷漠的目光,向它儿子望了过来。

    “砰……”

    一股磅礴的杀意,瞬间就从青龙的身上,席卷了出来,笼罩到鬼鳄少主的身上,冷冰冰的道:“他有没有诓骗本皇,还轮不到你这黄口小儿,在这里胡言乱语。”

    啪、啪、啪。

    青龙身上的杀意,一下子就衍化成了锋利无比的刀兵,对着鬼鳄少主的脑袋就斩了下去,虽说,鬼鳄一族的防御力,在上也是闻名遐迩,即便是血凤那般的存在,都很难将它斩杀掉。

    而青龙不一样。

    已经是星皇巅峰,距离‘星帝’都只差临门一脚的它,别说收拾鬼鳄少主这个星圣境的小喽罗,就算是它老子,碰到青龙这样的变态,估计也撑不了几个回合。

    就会惨死当场了。

    “噗嗤……”

    一刀,斩落了下去。

    就看到,鬼鳄少主的脑袋,笔直的飞了出去,腥臭扑鼻的鲜血,喷得到处都是,而它那残肢断体也只是僵硬了片刻,就倒在了地上。

    “鳄……鳄儿?”鬼鳄兽皇傻眼了,目光呆滞的望着自己儿子的尸体,心底虽然怒火滔天,但表面上却不敢流露出半点不满,强行将悲伤掩盖到了心底,默默的望着它儿子的尸体。

    “鬼鳄,你若是想报仇,可以随时来找本皇。”青龙抬了抬眼皮,淡淡的道。

    “不……不敢。”鬼鳄赶紧低下头,谦逊道:“都是小儿的错,就算再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来找青龙大人的麻烦。”

    “哼?不敢就最好了。”青龙冷哼一声,面无表情的道:“再有下一次,死的可就不止你儿子一个了,到时候,别怪本皇将你们鬼鳄一族,从这沼泽之地里面,连根拔起了。”

    “多谢青龙大人。”鬼鳄兽低着头道。

    “好了,都给本皇滚吧!”青龙大手一挥,就看到,四周那些兽皇、凶兽,瞬息之间就化作了鸟兽,从这片沼泽里面,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甚至,就连青龙带来的那些兽皇,都仓皇逃了回去。

    一时之间,整个沼泽之地,都变得针落可闻起来,只剩下叶星辰、血凤和青龙,至于棺椁里面的幼龙,早就只剩下那一丝丝微弱的呼吸了。

    “你说,她是遭受了天谴?”青龙一脸阴沉的望着叶星辰,淡淡的问道。

    “嗯……”

    叶星辰点了点头,已经在白骨小兽那里,知道了‘天谴’症状的他,神情平静的望着青龙,道:“前辈,她是不是遭受了天谴,我想你应该比晚辈更清楚。”

    “混账,你说什么?”

    青龙勃然大怒了,一双眼睛,满是杀意的望着叶星辰。

    看到青龙脸上的杀意,叶星辰笑了笑,也不搭腔,表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但整颗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面。

    远处。

    那些沼泽之地的凶兽,虽然被青龙一句话吓走了,但也没有遁远,而是留在了那些泥潭里面,偷偷的打量着青龙和叶星辰两人。

    眉宇间,满是好奇的神色。

    “青龙的女儿,该不会真的是遭受了什么天谴吧!”一头兽皇,吧嗒了几下嘴唇,对着身旁那几个同伴,小声的问道。

    “嘿……看它的样子,应该是**不离十吧!我听说,那青龙原本是献朝,一个大族的子弟,不知道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才被贬到了这片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另外一个兽皇道。

    “哼!那青龙的脾气,向来火爆、嗜杀,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才会让报应,降到它女儿的身上。”

    听到这些兽皇的议论,同样躲在泥潭里面,只冒了一个脑袋出来的泥蛟,心底也是冷笑不止,见身旁的鬼鳄兽,满脸怨毒的望着叶星辰和血凤,抿了抿嘴唇,道:“其实,我更好奇,一眼就能看出,青龙那女儿是遭了天谴的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唰!

    想到自己儿子的惨死,鬼鳄兽的脸上,也变得暴戾起来,低沉道:“不管他是什么来头,既然害死了我儿子,就算他是星帝转世,本皇也要将他,还有那只凤凰碎尸万段……”

    “啧啧……鬼鳄,本皇可要提醒你一句,青龙那宝贝女儿,让不少丹师检查过,都没人能看出端倪,而那小子,一眼就发现了,来头恐怕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大。”泥蛟眯着眼道。

    “三倍悬赏,帮我一起宰了他,如何?”鬼鳄兽道。

    “三倍?”

    泥蛟一阵冷笑,道:“在这沼泽之地,有青龙庇护着他,区区三倍的悬赏,就想让本皇陪你一起冒险,鬼鳄,你这如意算盘,打得未免也太好了一点吧!”

    鬼鳄兽微微一怔,冷着脸道:“你想要几倍?”

    “十倍。”

    泥蛟竖起一根手指头,道:“宰不了那小子,本皇分文不取,如何?”

    “嘶!”

    听到泥蛟一开口,就狮子大开口的索要了十倍的悬赏,鬼鳄兽眼角也是一抽,迟疑了半天,才冷声道:“好,就按你说的办,他死了,本皇给你十倍的悬赏。”

    “成交。”泥蛟笑道。

    原本,鬼鳄兽开出的悬赏,已经不低了,现在暴涨到了十倍,即便对方有青龙庇护,也足以让它冒险了。

    富贵险中求。

    何况,鬼鳄兽的许诺,可不是寻常的富贵那么简单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