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_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象无极的挑衅
    听到泥蛟和鬼鳄兽的威胁,叶星辰只是笑了笑,也不搭腔,眼前的青龙身影,是‘令牌’里面的一道印记,别说他,即便是青璇也没办法跟它沟通,所以,就算叶星辰有心想要放过它们,此刻也是无能为力了。更新快无广告。

    啪、啪、啪……

    黄泉水,就像瓢泼大雨一般。

    顷刻之间,就将泥蛟和鬼鳄兽,湮没在了沼泽的泥潭里。

    “嘶!好厉害的黄泉水,竟然连星皇五层的强者,都能腐蚀掉?”看到泥蛟、鬼鳄兽的身躯,在泥潭里惨叫翻滚了几下,就化做了一堆白骨,站在叶星辰身旁的血凤,也是咋舌不已。

    叶星辰也被惊得不轻。

    一盏茶后。

    雨水停了下来,看到追过来的那些兽皇,生机、气息都已经消散,青龙的身影才逐渐变成了一缕淡雾,最后,化作一道黯淡无光的印记,回到了令牌里面。

    “好了,我们走吧!”叶星辰收起令牌,对着身旁的血凤道。

    一连串的遭遇,让他也明白了,这片沼泽之地有多凶险,青龙,不过是沼泽之地的其中一个霸主而已,碰到泥蛟、鬼鳄兽这样的兽皇,青龙留下的印记还能对付,若是遇到其他厉害的兽皇,他们两个的小命,恐怕都要丢在这里了。

    “走……走吧!”

    呜呜呜!

    血凤也不敢在这里多呆,身影一晃,幻化出了它的本体,带着叶星辰就向妖殿的方向飞了过去,没有了追兵,两人的心绪都缓解了不少。

    “星辰哥哥,我父亲不会有事的,对不对?”青璇低着头小声道。

    “嗯……”

    叶星辰点了点头,轻声笑道:“青龙前辈已经是星皇巅峰,距离星帝,也只差临门一脚的强者了,能够伤到它的人寥寥无几,你放心,要不了多久它就会来接你了。”

    “谢谢你,星辰哥哥。”

    叶星辰的安慰,似乎起了不小的作用,青璇脸上的低落情绪,也稍稍缓解了一些,虽说,她的小命被叶星辰用丹药保住了,但本身的体质还是太弱了一点,只是闲聊了几句,就变得昏昏欲睡起来。

    最后,索性幻化出了,她那‘青龙’一族的本体,进到了叶星辰的胸口里,正在风驰电急一般向妖殿赶去的血凤,扭过头望着叶星辰道:“那条小青龙没事吧!”

    “没事,身子骨还是太虚弱了,等离开这里后,想办法给她调理一下,应该就没有那么嗜睡了。”叶星辰轻声道。

    “呼呼呼……”

    风声呼啸。

    或许是叶星辰手上的令牌,还有‘青龙’留下的气息。

    他们两个一路离开了沼泽之地,都没有再碰到一头凶兽,直到踏出了沼泽的范围,进到了一片戈壁里,远远望过去,依稀能够看到一座巍峨、雄伟大殿的时候,两人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妈的,总算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血凤骂骂咧咧的道。

    叶星辰的目光,望向了远处。

    一座石头堆砌起来的山寨,修建得,就像宫殿那般,即便还相隔了百里不止,叶星辰都感受到了,那座山寨里面,似乎凝聚了一股恐怖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那里,就是妖殿?”叶星辰道。

    “嗯。”

    血凤抬起头,望了一眼‘妖殿’所在的位置,向来玩世不恭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恭敬的神色,点头道:“那一处山寨,就是我们妖族的祖地了,据说,世间最强大的十二个妖帝,就是从这里出去的,那山寨里面机缘、造化无数,强者的传承更是多如牛毛,如果能够得到任何一份传承,都将是受益无穷……”

    “嘿……小子,妖族的传承,可是好东西啊!”白骨小兽突然蹦了出来,一脸贪婪的望着远处的山寨,激动道。

    看到一只星魂,竟然也在打它们妖族传承的主意,血凤白眼一翻,没好气的道:“小东西,我们妖族的传承,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还有,鬼鳄兽老巢的宝物,该分了吧!”

    “急什么?”

    白骨小兽撇了血凤一眼,嗡声道:“这里的妖子妖孙那么多,小爷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等出了妖殿再慢慢的分,我记得,那座妖殿里面的宝物,比鬼鳄兽老巢里的宝物,多了千百倍还不止啊!”

    听完白骨小兽的话,血凤也注意到了。

    这里到‘妖殿’还有很远,四周的妖族已经多了起来,身为万妖山的第一少主,不管走到哪里,自然都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个,看到它飞过去,其他那些妖山少主的目光,都落到了它们几个的身上。

    “小东西,你要是敢私吞了鬼鳄兽老巢的宝物,本少主就将你身上的骨头,一根一根的全部拆下来。”血凤威胁道。

    血凤的速度,不慢,即便是这样,他们几个也足足用了两个多时辰,才到了山寨外面,放眼望去,四周早已经挤满了各大妖山的少主。

    “血凤?”

    唰!

    看到‘血凤’和叶星辰,突然出现在这里,象无极、蛇山少主这些人的目光,也都落到了它的身上,诡笑道:“血凤,听说你运气好,进了沼泽之地,想不到居然还能从里面活着出来?”

    听到象无极的讽刺,血凤抬了抬眼皮,淡淡的道:“你们象妖山的人都还没有死绝,本少主自然还不能死,怎么?象祖的那个老东西,居然把令牌给了你,没让你那宝贝儿子进来?可惜了,它要是进来了,本少主没准还能亲手捏死它。”

    “你……”

    看到血凤,目露凶光的望着自己,象无极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虽说,以它的修为、实力,根本不惧血凤,但它儿子跟血凤比起来,相差就是千万里那么遥远了。

    它象无极只有一个儿子。

    自然不想它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所以,听到血凤的威胁后,一张脸也变得狰狞起来,嗡声道:“血凤,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万妖山的第一人了,嘿……在这妖殿里面,若是出了什么事,你们血家的那个老不死的,怕也救不了你。”

    “哼!”

    血凤冷哼了一声,凝视着象无极道:“本少主是不是万妖山的第一人都不重要,你象无极要是想打架,本少主随时奉陪,星皇境又如何?正好,前段时间本少主刚觉醒了一门血脉天赋,正好拿你来试一试。”

    砰、砰、砰。

    磅礴的戾气,从血凤身上席卷了出来。

    向对面的象无极,笼罩过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