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_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血家的天赋
    “找死……”

    看到血凤的举动,象无极的脸色也阴沉下来,眸子里,闪过一丝阴冷的杀意,暗中将一件绝品法宝,祭在了手心里,虽说,血凤只是星圣巅峰的修为,而它,已经是星皇一层了。

    但它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血凤一族的天赋,在整个万妖山都是出类拔萃的存在,真到了以命相搏的时候,‘血家’的一些禁术、手段,即便是星皇二层、三层的强者碰到,稍不留神都会吃一个大亏。

    气氛,剑拔弩张了起来。

    一些跟血家、象家都没有太多交集的妖山少主,都远远的避开了,只有蛇山、虎山的那几个强者,还站在象无极的身后,冷笑连连的望着血凤,眼底也是杀意闪烁不断。

    “怎么,我们血家跟象无极的恩怨,你们几个也想插手?”血凤抬了抬眼皮,望着象无极身后的几人,嗡声道。

    “啧啧……插手又如何?”蛇山的强者,似笑非笑的望着血凤,舔了舔嘴唇冷笑道:“血凤,这里是妖殿,可不是你们血家的妖山,就算你死在这里,那头老血凤怕也只能干瞪眼吧!”

    “我听说,血凤一族的肉,烹食出来的味道不错,要不,今天试一试?”比象无极的修为,还要高出一层的阴蛤妖,望着对面的血凤,满脸贪婪、嗜血的冷笑起来。

    唰!唰!唰!

    看到象山、蛇山和阴蛤妖山的几个强者,都虎视眈眈的望着血凤,其他那些妖山的人,都一脸同情、怜悯的向血凤望了过去。

    叶星辰的眉头,也微皱了起来。

    “血家,这次怕是要吃大亏咯!”一个妖山的少主,摇了摇头,惋惜道:“血老祖这次还真是走了一步臭棋,居然让血凤跟那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跑到这妖殿来,要是换成血鸢他们,就算再给象无极一百个胆子,怕也不敢放肆了。”

    “血老祖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还没走过臭棋。”虎山的少主,目光炯炯的望着叶星辰,轻笑着道:“沼泽之地向来被称作是绝地,以往,能够从里面走出来的人都是寥寥无几,那小子跟血凤,竟然能这么快走出来,想来也有一些本事吧!”

    “多半是运气。”

    “有的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啊!”

    周围那些妖山的少主、强者,都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它们也知道,象山早就对‘血家’的位置,垂涎已久了,现在,有机会将血凤置于死地,又岂会错过这样的机会,这些年,象山暗中拉拢了不少妖山的人,即便是跟血家,交情还算不错的那几座妖山,也没敢站出来阻止。

    毕竟,象家的实力、底蕴,也不容小觑。

    “好……今天就炖了这头血凤,大家一起下酒。”象无极笑了两声,只听见‘砰’的一声,就看到,一头巨大无比的远古象魂,在它身后浮现了出来,一双冷冽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对面的血凤。

    蛇山、阴蛤山的几个高手,也逐渐围拢了上去。

    “呼呼呼……”

    看到这两座妖山,跟象无极串通一气,血凤的一张脸也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了,若只是一个象无极,它自信,就算斩杀不了多少,起码也不会落败,毕竟,它们血家的天赋神通,比起象山强了不是一点半点。

    “叶老弟,你那令牌还能不能用?”血凤阴沉着脸,压低声音道。

    “我先试一试。”叶星辰目光一凝,磅礴的星力瞬间涌入到令牌里面,片刻之后,所有的星力都仿佛泥牛入海了一般,青龙交给他的令牌,根本就不为所动。

    “用不了?”血凤眼皮一颤,开口问道。

    “嗯……”

    叶星辰点了点头,苦笑道:“这块令牌,出了那片沼泽之地,好像就没用了。”说完,整个人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他只是星王初期的修为。

    而血凤,也不过是星圣巅峰而已,对面那三座妖山,光是星皇境的强者,就有五个之多,剩下的也全部都是星圣境,真要打起来,就算他跟血凤有三头六臂,怕也不是对方的敌手。

    象无极逼近了过来。

    手里的那件绝品法宝,也‘嗡嗡’作响起来,撇了叶星辰一眼,对着身旁那个象山的青年,冷声道:“象左,那小畜生就交给你了,小心一点,他是六品的丹师。”

    “大伯放心吧!收拾一个星王境的小子,我一只手就够了。”象左冷笑了两声,目光也落到了叶星辰的身上。

    磅礴的戾气,将四周都笼罩了起来。

    “动手……”

    象无极低吼了一声,手臂一抬,那件古印一般的绝品法宝,‘嗖’的一下,就向血凤的脑袋砸了过去,离血凤还有七、八米远的时候,原本只有拳头大小的古印,瞬间暴涨了百倍还不止。

    “象山印?”

    血凤抬起头,撇了一眼象无极祭出来的法宝,眸子里的戾气也暴涨了起来,狰狞道:“哼!象无极,你以为凭这件破烂玩意,就想拿下本少主,未免也太过异想天开了?”

    “阴阳火轮,给我焚。”

    啪、啪、啪。

    血凤一张口,就吐了一个满是戾气的火轮出来,顷刻之间就将象无极的古印,笼罩了起来,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

    “火……火轮?”

    “嘶!”

    看到血凤吐出来的火轮,象无极和蛇山、阴蛤山的一种强者,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望向血凤的眼神,都变得凝重起来。

    象无极的古印,在‘阴阳火轮’里面,被烧得啪啪作响。

    整个万妖山的人都知道,这阴阳火轮,是血家最厉害的几种天赋之一,即便已经是星皇一层的象无极,也不敢轻易的靠近,目光阴沉的望着血凤,冷笑道:“难怪血家那老东西,这般宠溺血凤,它的天赋在整个血家,怕也算得上出类拔萃了。”

    “星圣巅峰,就觉醒了阴阳火轮这般的天赋,的确不容小觑。”阴蛤山的强者,点了点头,望着血凤嗡声道。

    “它,不能留。”蛇山的强者,舔了舔嘴唇,眯着眼冷声道:“要是让它继续成长下去,迟早会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一起出手吧!就算它凝聚了阴阳火轮,以它现在的境界,最多也就那一个而已,根本不足为惧。”

    “好……”

    看到自己的古印,被血凤的‘阴阳火轮’毁得差不多了,象无极的脸上也闪过一丝肉疼的神色,咬了咬牙道:“我负责拖住它的阴阳火轮,你们几个,尽快将它拿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