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_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再晚一点
    “呜呜呜……”

    阴蛤山、蛇山的几个强者,瞬间祭出了自己的法宝,一起向血凤功了过去,至于叶星辰,一个星王初期的小子,自然没被它们放在眼里,丹师又如何?在它们看来,只要将血凤擒住了。

    叶星辰也就不足为虑了。

    砰、砰、砰。

    十几件七品、八品的法宝,席卷到了血凤的头顶上。

    “小心……”

    叶星辰目光一凝,‘龙煌镇魔钟’从他衣袖里飞了出来,挡在了血凤的身前,已经奔袭过来的象右,看到叶星辰的绝品法宝,一双眼睛也变得炽热起来,冷笑道:“小畜生,自己都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思管别人的闲事。”

    “星圣巅峰?”

    听到象右的嘲讽,叶星辰也不言语,暗中打量了对方的修为实力,见它不是星皇境的强者,心底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不是血凤。

    碰到星皇一层、二层的强者,还有一战之力,毕竟,他只是星王境的修为,跟星皇强者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一点,若只是星圣境的凶兽,倒也还有一战之力。

    “小畜生,给本少爷滚过来。”看到叶星辰不搭理自己,象右的一张脸,也阴沉了起来,伸手就向叶星辰抓了过去。

    磅礴的戾气,瞬间就将叶星辰笼罩了起来。

    “都说象妖一族,力大无穷,你那少主人已经让本少爷失望了,希望你能争气一点。”叶星辰抬起头,目光炯炯的望着象右。

    “帝拳……”

    啪、啪、啪。

    叶星辰一出手,身上的骨骼顿时就‘洛洛’直响了起来。

    已经在血池里面,凝聚了圣体的他,力量比起万妖山脚下的时候,强了十倍、百倍都不止,象右也不清楚叶星辰的底细,一个星王境的小子,它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所以,对叶星辰动手的时候,它连象族的天赋神通都没有施展。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

    看到叶星辰,抬手一拳向自己砸了过来,象右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冷笑,伸手就向叶星辰的拳头抓了过去。

    拳掌相交。

    只听见‘砰’的一声,就看到象右的脸色先是一阵猛然骤变,然后,那庞大的身躯,直接就跌飞了出去,象脸上也布满了痛苦的神色,正在心疼自己那一方古印的象无极,看到象右的惨状,一张脸也阴霾起来,呵斥道:“象右,你在做什么?”

    “大伯,我……”

    象右一脸痛苦、狰狞,原本,它只是想用蛮力,将叶星辰生擒活捉了,却不想,对方的肉身力量,比它想象中的恐怖了百倍还不止,稍不留神就吃了一个闷亏。

    整条手臂的骨头,都被叶星辰那一拳砸成了粉碎。

    “呼呼呼……”

    看到象无极收回了视线,象右才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怨毒的望着叶星辰,沙哑道:“小畜生,你彻底激怒本少爷了,等你落到本少爷的手里,我会把你身上的骨头,一块一块的全部敲碎。”

    “怎么,象山的畜生,话都是这么多么?”听到象右左一句小畜生,右一句小畜生,叶星辰的脸色也变得森冷起来,不等对方动手,抬手就是一道雷决打了出去。

    “……”

    轰隆隆!

    一团阴云,突然笼罩到了象右的头顶上,不等它反应过来,漫天的雷霆就轰落了下来,动静不小,原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血凤它们吸引了过去,现在,听到了那一声声雷霆响声,才望了过来。

    “象……象右被打伤了?”一座妖山的少主,瞪大眼睛震撼道。

    “嘶!”

    看到皮糙肉厚的象右,被那漫天的雷霆,轰得皮开肉绽的时候,不少妖山的少主、强者,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眸子里,满是心悸的神色。

    只有虎山的那个少主,看到这一幕,没有露出太大的惊讶神色,而是笑眯眯的道:“嘿……本少主早就说了,血老祖在万妖山呆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走过昏棋。”

    “它让血凤进来,已经是一步昏招了。”另外一个少主,摇了摇头道:“就算那小子把象右打伤了,你以为,血凤能挡住象无极它们?”

    不少妖山少主,都暗中摇了摇头。

    虽说,叶星辰跟象右的战绩,让它们所有人都眼前一亮,但血凤那边的情况,已经越来越不容乐观了。

    所有妖山的少主,都不看好它。

    毕竟,就算血凤的天赋再强,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硬抗住好几个星皇强者的攻击,要知道,它本身才星圣境的修为而已。

    “唳……”

    就在这时,一声凤鸣响了起来。

    所有人都是一怔,就看到,一头火红色的凤凰,振翅飞了过来,看到她,象无极几人的脸色,都是一阵猛然巨变,正在围攻血凤的那几个星皇强者,瞬间就退了下去。

    “血……血鸢,她……她怎么来了?”阴蛤山的强者,颤声道。

    “她抢到令牌了。”象无极一脸铁青,压低声音道。

    妖殿,是‘妖族’的圣地,除了每一座妖山都会世袭几块令牌,每一次妖殿开启的时候,也会有一些令牌散落在外面,它们都没有想到,血鸢竟然是第一个得到令牌,进来妖殿的人。

    血鸢的速度,比起血凤还要快上很对。

    一眨眼的功夫,就看到,血鸢的本体落到了山寨的外面,美眸里,满是暴戾的扫了一眼象无极它们,冷笑道:“好……象山、阴蛤山,还有蛇山,欺我血家没人吗?”

    “小姑。”

    呼呼呼!

    看到血鸢,早已经精疲力尽,身上也有好几处伤口的血凤,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激动道:“你要是再来晚一点,估计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一旁的叶星辰,看到象右退走了,倒也没有穷追不舍,而是回到了血凤身旁,淡淡的道:“落到它们手里,想让白发人送,恐怕也找不到你这个黑发人了。”

    “也是……”

    血凤愣了愣神,想到阴蛤山那几个星皇,叫嚣着要将自己炖来下酒的事,脸上的神情也变得狰狞起来,对着身旁的血鸢,道:“小姑,再来晚一点,你还能喝一口血凤汤。”

    “什么意思?”血鸢皱了皱眉头,望着血凤和叶星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