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_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炼妖葫芦
    “啧……那几头阴蛤,可是处心积虑的想把你侄儿炖了,说什么血凤汤大补。”血凤撇了一眼‘阴蛤山’的那几个强者,冷笑起来。

    “炖了你?”

    唰!

    血鸢目光如电般的望了过去,眸子里,杀意闪烁起来。

    “误……误会。”

    感受到血鸢身上的杀意,阴蛤山的几个强者,瞬间都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望着血鸢,颤声道:“血大小姐,我们只是开一个玩笑,血少主是血家唯一的继承人,就算再给我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把它炖了啊!”

    “血……血大小姐,先前都是玩笑之言,你……你别当真。”剩下那几个阴蛤山的强者,陪着笑脸,一脸惊惧的道。

    血鸢很强。

    起码比在场的这些兽皇,都要强上很多倍,即便是象无极和蛇山的人,也不敢说,联手就能对付得了血鸢这个万妖山的女魔头。

    要知道,整个万妖山,死在她手里的星皇强者,已经不少了,否则,阴蛤山的人,又岂会被她吓得手足无措?

    “玩笑么?”血鸢冷笑了两声,目露杀机的望着那几个阴蛤山的强者,冷冰冰的道:“正好,本小姐还没有尝过阴蛤肉的味道,今天也跟你们开一个玩笑,烤几头阴蛤肉来尝尝味道吧!”

    砰、砰、砰……

    一股暴戾的气息,瞬间就从血鸢的身上席卷了出来。

    将那几个阴蛤山的强者,都笼罩了起来,只听见‘唳’的一声,就看到,一头遮天蔽日的凤凰虚影,在血鸢的背后浮现了出来,一双眸子里,满是戾气、腥芒的望着阴蛤山的人。

    喉咙里,低吼不断。

    “血……血鸢,杀了我们,阴蛤山不会放过你的。”感受到血鸢身上的杀意,那几个阴蛤山的强者,脸色‘唰’的一下就变得苍白起来。

    “呼呼呼!”

    看到血鸢,当着所有人的面,肆无忌惮的要斩杀阴蛤山的人,站在象无极身旁的那几个蛇山强者,转头望了过去,嗡声道:“无极,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

    象无极的眉头,也紧皱了起来,整个万妖山都知道,象山、蛇山和阴蛤山同气连枝,算是它们象山老祖宗最坚实的同盟,若是眼睁睁的看着阴蛤山的人死在血鸢手里,自己不管不问,日后,它们象山想要成为万妖山的主宰,恐怕就没人会站过来了。

    “血鸢,阴蛤山只是开了一句玩笑,大家在万妖山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太当真了吧!”象无极阴沉着脸,嗡声道。

    “嗯?”

    看到象无极站了出来,血鸢撇了它一眼,淡淡的道:“象无极,你算什么东西?本大小姐的事你也敢管,怎么,你们象山想给这几头阴蛤出头?哼!正好,本小姐也有好几百年,没有吃过远古巨象的肉了,还有蛇山的人,那蛇羹的味道,倒也不比象肉差,你们要不要试一试?”

    巨象肉?

    蛇羹?

    唰!唰!唰!

    听到血鸢,在众目睽睽之下,提及她当初斩杀这两座妖山子弟的事,象无极和蛇山的人,脸色都是猛然骤变起来。

    凶光毕露的望着血鸢。

    “废物……”

    看到象无极不搭腔,血鸢冷笑了几声,目光落到那几头阴蛤的身上,冷声道:“阴蛤肉,本小姐今天吃定了,谁敢坏了我的好事,本大小姐也不介意再添一道菜,血凤,生一堆火。”

    “好……”

    血凤一脸幸灾乐祸的望了一眼,那几头阴蛤,带着叶星辰就退到了远处,捡了一些干柴,当众就生起了火。

    “唳。”

    血鸢也没有闲着,背后的凤凰虚影,尖吼了一声就向那几头阴蛤俯冲了下去,看到血鸢动手了,为首的阴蛤老者,脸色也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了,怒声道:“血鸢,你真以为我们阴蛤山,怕你不成?”

    “哼!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

    啪、啪、啪……

    血鸢一伸手,就向对方抓了过去,整个人幻化出了凤凰的本体,光是身上那灼热的火焰,就让四周那些妖兽一阵颤栗,向来惧火的阴蛤,更是止不住的颤栗起来。

    “宝贝葫芦,给我收。”

    呜呜呜!

    看到血鸢身上的凤凰圣火,向自己席卷过来,为首的阴蛤强者,张口就吐了一个葫芦出来,磅礴的阴气,瞬间就将四周那些火焰笼罩了起来,试图把这些火焰,全部都吞噬下去。

    “炼妖葫芦么?”

    血鸢目光闪烁了片刻,望着阴蛤手里的葫芦,冷笑道:“看来,你们阴蛤山的那头老东西,对妖殿的宝物,还真是志在必得啊!居然把炼妖葫芦这般的重宝,都给了你这废物。”

    听到血鸢那一句‘废物’,为首的阴蛤,脸色也变得铁青起来,眼神阴霾的,道:“血鸢,等我将你收进葫芦里,炼化成一滩血水,看你还怎么嘴硬?”

    “吞天……”

    呜呜呜!

    一股凶戾的气息,从阴蛤身上爆发了出来,涌进炼妖葫芦里面,顿时,就看到那个原本还只有拳头大小的葫芦,瞬间就暴涨了上百倍,无数的阴气席卷了出来,向血鸢笼罩了过去。

    “小……小姑,小心它的葫芦。”已经将火堆生了起来的血凤,看到阴蛤山的镇山之宝炼妖葫芦,眼皮子也是一阵狂跳,颤声道。

    身为‘万妖山’的第一少主,它对阴蛤山的这件法宝,自然不陌生。

    “小心?”

    血鸢一阵冷笑,看到那些阴气向自己席卷过来,抬了抬眼皮,淡淡的道:“这件法宝若是在老阴蛤手里,本大小姐倒是会忌惮几分,哼!至于这几个废物,纵然得了炼妖葫芦,想要对付你小姑我,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啪、啪、啪……

    血鸢目光一闪,就看到,一件绝品法宝的凤凰羽扇,从她身上飞了出来,对着炼妖葫芦释放出来的阴气,轻轻一扇,原本浓郁无比的阴气,瞬间就消散了。

    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这是,凤祖羽扇?”

    唰!

    看到血鸢手里的羽扇,不光是阴蛤山的人,就连正准备动手,一起对付血鸢的象无极和蛇山的人,脸色都是一阵狂变。

    眸子里,满是惊悚的神色。

    “血……血家那老不死的,竟然把这件至宝给了你?”为首的阴蛤,浑身颤栗不止的望着血鸢,惊呼了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