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_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怀璧其罪
    “少……少主?”

    唰!

    看到蝰峥嵘,那臃肿的身躯,在众目睽睽之下爆成了一团血雾,连尸骨都没有留下半点,不光是毒蝰山的人,站在附近的其它妖山少主、长老,也都傻眼了。更新快无广告。

    兽脸上,满是呆滞的神情。

    已经走出去好几步的象无极,也硬生生的停了下来,瞠目结舌的望着那一团血雾,眼角也止不住的抽搐起来。

    “无极,发生了什么事?”阴蛤山的老者走了过来,凝声道。

    “不清楚……”象无极摇了摇头,眸子里,也布满了惊疑的神色,虽说,它离蝰峥嵘的距离,比在场的其它人都要近,但是一直在寻思,怎么样才能把毒蝰山的人,拉拢到自己阵营里面来的它,根本就没有看清楚,蝰峥嵘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懵逼。

    呜呜呜!

    就在这时,一道青色的光影,突然从血雾里面飞了出来,恐怖的戾气,从光影里面席卷了出来,笼罩到了所有人的头顶上。

    “那……那是南天妖帝的传承?”一个老者,突然惊呼出声来。

    “传承?”

    唰!

    听到‘南天妖帝’几个字,在场的所有人,呼吸一下子就变得急促起来,整个妖族史册上,排名第五的妖帝,别说他们这些人,就算是万妖山的那些老古董见到了,恐怕都要动心不已了。

    看到南天妖帝的传承,从血雾里面飞了出来,一个个的眼神,瞬间就变得炙热起来,特别是毒蝰山的那几个长老,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伸手就向青芒抓了过去。

    “哼!这是我们少主的遗物,谁敢妄动,就别怪我们毒蝰山,对它不客气了。”另外一个毒蝰山的老者,丢下一句话,也向南天妖帝的传承追了上去,身上的戾气,更是一览无余的全部宣泄了出来。

    剩下那几个‘毒蝰山’的人,则是第一时间就祭出了自己的法宝。

    目光如炬的盯着其它人。

    南天妖帝留下的传承,谁不心动?

    看到‘毒蝰山’的那几个长老,已经追了过去,在这般重宝的面前,又岂会闲着,白让毒蝰山的人捡这么大一个便宜?

    “动手……”蛇山的老者,狰笑了两声,身影一晃就追了上去,不光是它,剩下那几个在万妖山,实力、底蕴排名比较靠前的山头,也没有丝毫谦让的围了上去。

    “蛇老鬼,你敢,这是我们少主的遗物。”毒蝰山的大长老,眼见,南天妖帝的传承,就要落到蛇山那些人的手里了,顿时就气急败坏的吼了起来,兽脸上更是布满了杀意。

    “遗物?”蛇山的老者,一脸冷笑的望着对方,嘲弄道:“不要脸的老东西,这南天妖帝的传承,分明还没被炼化,只能算是无主之物,哼!想要独占,就看你们毒蝰山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砰、砰、砰……

    一股凶戾的气息,从蛇山老者的身上席卷了出来。

    “过来……”

    看到‘南天妖帝’的传承,已经飞到了自己眼前,蛇山老者心底也是一阵狂喜,伸手一抓,就将那团青芒握在了手心里。

    那张满是沟壑的老脸,顿时大笑了起来。

    “嘶!”

    看到那一团青芒,落到了蛇山老者的手里,毒蝰山的众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眼中满是怨恨的,道:“蛇骷,这一份传承是我们少主抢到的,我劝你最好马上交出来,否则,就算出了这妖殿,我们毒蝰山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滚……”

    蛇山的老者抬了抬眼皮,面无表情的望着毒蝰山的一众长老,冷笑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看来你们毒蝰山的人,活了一辈子连这个道理都还没弄明白,哼!就凭蝰峥嵘那小子,也敢惦记南天妖帝的传承,不知死活。”

    蛇山的一众强者,冲了过来,将蛇骷簇拥在了中间。

    一个个脸上,满是嘲讽的望着毒蝰山的人,看到对方那怒不可竭的样子,另外一个老者,吧嗒了一下嘴,眯着眼笑道:“蝰老头,我大哥说得没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蝰峥嵘那小子的死,已经给了你们毒蝰山警醒,要是再敢惦记南天妖帝的传承,到时候,就算传承弄不死你们,我们蛇山也不介意,将你们毒蝰山夷为平地,杀得鸡犬不留……”

    夷为平地?

    杀得鸡犬不留?

    听到对方的威胁,毒蝰山的众人,脸色都是一阵骤变,眸子里虽然不甘,却也不敢继续纠缠下去了,毕竟,蛇山的实力、底蕴,比起它们毒蝰山强了不是一点半点。

    更何况,它们蛇山还有象山、阴蛤山这两个同样厉害无比的盟友,单凭它们毒蝰山,根本就惹不起对方,先前的话,也不过是怒急之后的妄言。

    毒蝰山的人,退了下去。

    “蛇老,恭喜了……”象无极一脸羡慕的道。

    “哈哈,同喜同喜。”蛇骷笑了笑,目光在血鸢和血凤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狰狞道:“啧啧……老夫记得,这南天妖帝的传承,在我们妖族的史册上排名第五吧!等我炼化了传承,到时候,对付起凤栖山的人,可就更加的得心应手咯!”

    啪嗒!

    蛇骷一松手,青芒就化作一道流光,进到了它的身体里面,只听见‘嗷’的一声低吼,就看到,已经是星皇境的蛇骷,瞬间幻化出了自己的本体。

    一条远古时期的蝮蛇。

    那数百米长的身躯,只是看一眼,都让人不寒而栗。

    蛇骷刚把‘南天妖帝’的传承吞下去,身上就爆发出了一股让人心悸的戾气,蛇脸上,更是布满了痛苦的神情。

    “小姑,要不要趁机,把那老东西宰了?”血凤舔了舔嘴唇,一脸怨毒的道,它自然清楚,若是让蛇骷炼化了南天妖帝的传承,对它们凤栖山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宰了它?”

    血鸢的美眸,闪烁了片刻,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淡淡的道:“南天妖帝的实力,在整个妖族史册上,都已经算是出类拔萃了,积累了千百万年的戾气,又岂是谁都可以炼化的?哼!毒蝰山的那小子承受不起,它蛇骷,一样承受不起。”

    听完血鸢的话,原本还一脸义愤填膺的血凤也愣住了,片刻之后,才激动得满脸潮红的,道:“小姑,你是说,蛇山的那老东西,下场也会跟蝰峥嵘那小子一样,爆成一团血雾?”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