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_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传承 开始杀戮了
    “爆成血雾?”

    唰!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血鸢身上,脸上都满是半信半疑的神色,虽说,血鸢的修为、实力,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强,但蛇骷毕竟是星皇境的强者,又岂是‘毒蝰山’的那小子,能够比拟的?

    “哼!大言不惭,等我大哥炼化了南天妖帝的传承,到时候,你们这几个凤栖山的余孽,可就要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蛇山的老者,一脸嘲弄的望着血鸢,冷哼道。

    “本公主等着。”血鸢抬了抬眼皮,淡淡的道。

    呜呜呜!

    蛇骷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了。

    就连它那双三角眼,都变得猩红起来,围在它身旁的那几个‘蛇山’的强者,看到蛇骷此刻的模样,心底都是一惊,顾不上再去跟血鸢斗嘴,一个个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只有站在一旁的蛇源,没有退走,而是一脸担心的望着蛇骷,紧张道:“大……大哥,你没事吧!要不然干脆别……”

    砰、砰、砰。

    一连几声闷响,从蛇骷身上传了出来,在场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同样是星皇境修为的蛇源,竟然被蛇骷身上的那些戾气,轰飞了出去,还没有落到地上,早已经幻化出了本体的蛇骷,咽气了,不光是生机、气息全无了,就连它那坚不可摧的肉身,也变成了一地的碎片。

    腥臭味扑鼻。

    “蛇……蛇骷死了?”

    “嘶!”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就连象无极,还有阴蛤山的那几个老者,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僵硬起来。

    “蛇……蛇骷真的死了?想不到,那南天妖帝的传承,竟然这么恐怖,连星皇境的蛇骷,都无法炼化?”一个妖山的少主,心悸道。

    “啧啧!还真被凤栖山的那女魔头,说中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蛇骷恐怕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落得这般下场吧!不过,比起毒蝰山的那小子,算是好看多了,起码,它还留了一个全尸。”一个妖山的长老,摇头晃脑的道。

    只有毒蝰山的人,看到蛇骷的惨状,脸上都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大哥……”

    蛇源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不等它扑过去,就看到,南天妖帝的传承,从蛇骷身上飞了出来,有了蛇骷的前车之鉴,现在,这颗在妖册上排名第五的传承光影,已经变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都不敢再靠过去了。

    蛇骷都炼化不了的东西,它们这些人,就更加不用想了。

    “妈的,这哪是什么传承,简直就是催命符嘛!”一个妖山的老者,暗中咒骂了一句,见‘南天妖帝’的传承,往它们雉鸡山的方向飞了过来,当即就吓得浑身一激灵,低吼了一声:“走。”

    带着雉鸡山的一群人,就向远处遁了过去。

    啪、啪、啪……

    一个修为只有星圣境,比起‘血凤’还要差了一大截的雉鸡山青年,还没来得及避开,南天妖帝的传承,就化作一道残影,进到了它的身体里面。

    只听见‘啪’的一声。

    雉鸡山的这个青年,就跟蝰峥嵘一样,瞬间爆成了一团血雾,落了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看到这一幕,象山、阴蛤山和其它几个排名靠前的妖山强者,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无极,那南天妖帝的传承,你们象山还要不要?”阴蛤山的老者,微微皱了皱眉头,望着象无极问道。

    “哼!还是让给你们阴蛤山吧!”象无极眉头一挑,冷声道:“这南天妖帝的传承,煞气冲天,别说我们几个,就算是老祖宗它们亲自过来,也未必炼化得了,现在,这一道传承,谁碰到了都是必死无疑,阴老,我劝你们阴蛤山,也别打它的主意了。”

    听完象无极的话,阴蛤山的众人也都是微微一怔,随即,若有所思了片刻,特别是看到南天妖帝的传承,在短短时间之内,已经杀死了好几个人,都暗中点了点头,不敢再打它的主意了。

    “现在怎么办?”阴蛤山的老者,皱了皱眉头,凝声道:“那该死的传承,看样子,不杀光我们在场的所有人,怕是不会罢休了。”

    “等。”

    象无极抬起头,望了一眼山寨的大门,目光如电的望着南天妖帝的传承,瓮声道:“它若是找上我们,想办法避开就是了,只要等到妖殿开门,进了这座山寨,它就算有滔天的本事,到时候也奈何不得我们了。”

    听完象无极的话,不管是阴蛤山、蛇山,还是其它那些妖山的人,都变得紧张起来,谁也不知道,山寨的大门什么时候会打开。

    要是拖得太晚,它们这些人,恐怕都要遭了那道传承的毒手了,脸上还带着一丝悲愤的蛇源,咬了咬牙,怨毒无比的望着毒蝰山的众人,冷声道:“哼!都怪蝰峥嵘那小畜生,若不是它,招惹了这个麻烦出来,我大哥又岂会遭了毒手,本座发誓,等出了这妖殿,定会带人杀上毒蝰山,将所有毒蝰杀得一干二净,替我大哥报仇。”

    听到蛇源的自言自语,象无极和阴蛤山的人,都只是笑了笑,没有搭腔,就在这时,阴蛤山的老者,突然惊呼出声来,激动道:“快看,那南天妖帝的传承,找上血鸢那臭女人了。”

    “哈哈,好……”

    早就跟凤栖山的人,算是水火不容的象无极,顿时大笑了起来。

    而血鸢、血凤,甚至是叶星辰都没有想到,那一道青芒会突然转过弯,向血鸢扑了过来,比起最开始的时候,青芒的速度已经快了百倍都不止,只是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血鸢的头顶上。

    唰!唰!唰!

    以血鸢的见识、阅历,自然清楚这一道传承的厉害,别说她,就算是血家的老祖宗过来,都未必承受得起里面的戾气。

    俏脸,一下子就变得惨白起来。

    “小……小姑。”血凤怒目圆瞪的望着青芒,低吼道:“混账东西,你敢伤我小姑一根头发,本少主发誓,定会将你挫骨扬灰,碎尸万段……”

    听到血凤的嘶吼、咆哮。

    象无极、蛇山和阴蛤山的人,都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摇了摇头,道:“不自量力的东西,那小子还真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啧啧!等南天妖帝的传承,宰了血鸢那个女魔头,再收拾了血凤,整个凤栖山可就要断子绝孙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