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_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开赌
    “小……小姑。更新快无广告。”

    唰!

    看到南天妖帝的传承,将目标锁定在了血鸢的身上,已经遁了出去的血凤,脸色‘唰’的一下就变得苍白起来。

    眸子里,满是惊惧的神色。

    它很清楚,就凭自己这点微末的本事,别说出手去救血鸢了,自己能从这颗该死的传承手里,逃得一条小命,都算是‘血家’的祖坟冒青烟了。

    砰、砰、砰……

    磅礴的戾气,从南天妖帝的传承里面席卷出来,一下子就将血鸢,笼罩在了里面,似乎还有一个苍古的身影,龟缩在传承的光影中间,一脸嘲的望着血鸢,狰笑不止。

    “哼!该死的东西,真以为本公主好欺负?”看到南天妖帝的传承,向自己碾压过来,血鸢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她也没有想到,这头早在千百万年前就已经翘辫子了的老怪物,会盯上自己。

    而且,这头老怪物的实力,还恐怖得一塌糊涂。

    一道戾气,就能让自己深陷泥沼,不能动弹分毫,更别说是遁出这里了,但她毕竟是星皇境的高手,比起象无极、蛇山和阴蛤山的那些长老,还要强上几分的存在,尽管落入了下风,也不见半点慌乱。

    “南天妖帝么?哼!本公主今天倒要看一看,你这妖畜究竟有多强,凤舞九天,凝红莲,焚大千世界……”

    呜呜呜!

    不等‘南天妖帝’的传承靠近自己,血鸢的美眸,突然间闪烁了起来,隐约能看到一朵妖艳的红莲,从她的眸子里爆发出来,周围那些万妖山的少主、长老,没有看到她眸子里的红莲,只听见一声凤鸣,就看到,一头怒目金刚般的凤魂,在她身后浮现了出来。

    噗……

    凤魂一张口,铺天盖地的古凤圣火,向南天妖帝的传承席卷了过去。

    周围的温度,瞬间就暴涨了一大截。

    一些天生就惧火的妖物,看到血鸢身上的古凤圣火,吓得扭头就向远处遁了过去,生怕沾到一星半点的火焰,变成灰烬一般。

    “这……这是古凤族的血脉天赋,红莲焚世?”阴蛤山的长老,看到血鸢的神通,目光也是一阵闪烁,冷笑道:“早就听说,这娘们是血家那老不死,抱养回来的,跟它们家没有丁点血缘关系,哼!想不到,居然是古凤一族,还觉醒了这般厉害的天赋。”

    “厉害么?”

    站在一旁的象无极,抬了抬眼皮,望着血鸢的身影,‘啧啧’了两声,淡淡的笑道:“阴长老,本座记得这,在古凤一族的所有神通里面,只能勉强排在第十位吧!”

    “嗯……”

    阴蛤山的长老,点了点头道:“这的确只能排在第十的位置,不过,这古凤一族在兽碑上的排名极高,它们这一族的血脉天赋,不容小觑啊!”

    象无极笑了笑,看到南天妖帝的传承,在的席卷下,根本就没有受到半点的影响,反而还在一点一点的向血鸢靠拢,眯着眼,嘴角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不急不缓的道:“若是在我们万妖山,这的神通,的确很厉害了,可惜,她碰到的是南天妖帝的传承……”

    啪、啪、啪。

    象无极刚一说完,就看到,血鸢身上的‘古凤’圣火,不但没有伤到南天妖帝的传承分毫,反而被它的戾气,彻底碾压了下去。

    “桀桀……小娃娃,不要再抵抗了,本帝的传承可是足以跟天宝媲美的东西了,若是能够炼化,对你也是一场天大的造化。”传承的深处,一个模糊的身影,对着血鸢狰笑起来。

    早就料到了,南天妖帝的传承里面,还残留着一道妖帝的意识,所以,血鸢在听到南天妖帝的声音后,并没有露出半点意外,只是一张脸,都变得惨白起来。

    她很清楚,就凭自己这点修为,根本无法跟星帝境的南天妖帝抗衡,何况,它还不是一般的星帝强者。

    而是在整个妖族史册上,都算是出类拔萃一般的翘楚……

    “要……要死了么?”看到南天妖帝的传承,离自己已经不足半米了,所有的古凤圣火,也被它尽数扑灭了,血鸢的美眸里,也闪过了一丝绝望。

    象山、蛇山和阴蛤山的众人,则是一脸的激动。

    “嘿……老夫倒要看一看,那臭娘们还能撑多久?”蛇山的老者,望着对面的血鸢,舔了舔嘴唇狰笑起来。

    “我赌,一盏茶。”阴蛤山的老者,竖起一根手指头,在其它人面前晃了晃,眯着眼道:“超过一盏茶,她要是还没死,老夫就赔你们一颗七品丹药,如何?”

    七品的丹药?

    唰!

    听到‘七品丹药’这几个字,哪怕是象无极都怦然心动起来,毕竟,万妖山不是献朝那般的存在,一颗七品的丹药,对它们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好……本座跟你赌了。”象无极舔了舔嘴唇,道。

    “啧啧!老夫也赌上一回吧!”阴蛤山的老者,眯着眼笑了笑,道:“我就想看一看,这头古凤血脉的余孽,能不能撑过一盏茶的时间。”

    “蛇……蛇老,晚辈也想赌一赌,怎么样?”一个妖山的少主,满脸赔笑的望着蛇山的老者,开口道。

    “怎么,你有七品的丹药?”老者抬了抬眼皮,道。

    “有……”妖山少主咬了咬牙,恨声道。

    听到对方有七品的丹药,蛇山的老者也是微微一怔,随即哈哈大笑,道:“好,与民同乐嘛!只要你输了,拿得出丹药,老夫就接下你的赌注了,其它人,想赌也可以。”

    唰!唰!唰!

    人群一下子就沸腾了。

    在它们看来,这些妖山的少主,碰到南天妖帝的传承,或许撑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但血鸢不一样,她的修为实力,比起这些妖山的长老,强了绝对不是一点半点,想要撑过一盏茶,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蛇老,我也赌了。”

    “还有我。”

    一瞬间的功夫,就看到上百座妖山的少主、长老,纷纷坐上了赌桌,将山门内的七品丹药,压到了血鸢的身上。

    听到这些人,拿血鸢的生死来当赌注,站在一旁的血凤,脸色‘唰’的一下就变得铁青起来,眸子里,满是怨毒的冷哼道:“一群杂碎、王八蛋,我小姑要是没事,本少主定会带人,踏平了他们的妖山。”

    “呼呼呼……”

    血凤被气得不轻,随即,又担心起血鸢的安慰来。

    “小……小子,你说我小姑,不会有事吧!”血凤转过头,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的对着身旁的叶星辰,苦涩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