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_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他若死了
    “小子,你……”

    血凤叫了半天,看到叶星辰没反应,这才转过头,见他双眼无神,还直愣愣的望着血鸢,神情也是一滞,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狐疑道:“叶小子,你没事吧!中邪了?”

    “呼呼呼!”

    叶星辰回过神来,没有搭理身旁的血凤,而是对着星海里面的白骨小兽,凝声道:“小东西,你没开玩笑?”

    “呸……这种事,你觉得小爷我,会拿自己的小命来开玩笑?”白骨小兽撇了撇嘴,‘啧啧’两声怪笑,道:“嘿嘿!再不动手,凤栖山的那个小妞,可就要香消玉殒咯!”

    唰!

    听到白骨小兽的提醒,叶星辰这才注意到,南天妖帝的传承,已经有三分之一,进到了血鸢的星海里面,要是再耽搁下去,血凤的这个小姑,就真的……

    “妈的,本少爷就相信你一次,要是治不住这妖帝的传承,我们主仆两个就准备好共赴黄泉吧!”

    “呸!谁跟你是主仆。m.。”白骨小兽,没好气的道:“小子,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哼!区区一道残魂而已,星帝境又怎么样?那些蠢货对付不了,小爷想要收了它,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再怎么说,这也是妖帝的传承,若是炼化了,对你小子来说,绝对是一场天大的造化了。”

    啪!啪!啪!

    叶星辰没有理会白骨小兽的碎碎念,咬了咬牙,不等南天妖帝的传承,进到血鸢的星海里面,伸手就抓了过去。

    只听见‘咔嚓’一声。

    就看到,南天妖帝的传承,被叶星辰用蛮力硬生生的从血鸢的身上扯了下来,张口往自己嘴里一塞,‘咕噜’一声咽了下去。

    “小……小子,你……”

    血凤傻眼了。

    一旁的血鸢,也呆住了,早就跟南天妖帝的传承,斗得乏力了的她,脸色苍白,美眸里满是局促不安的望着叶星辰,她也没有想到,在最紧要的关头,竟然是这个跟血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只是写进了族谱,还三番五次救过血凤的人类小子,出手救了她。

    她很清楚,南天妖帝的传承,一旦进了自己的星海可就真的回天乏术了,别说自己只是星皇境,哪怕是寻常的星帝强者,碰到这样的事也得束手无策……

    “那……那小畜生疯了吧!居然拿自己的小命,去换血鸢?”

    不光是血鸢和血凤,其它妖山的人,也傻眼了。

    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望着叶星辰。

    唰!

    听到那一句‘小畜生’,血鸢的脸色瞬间阴沉到了极点,眸子里,爆发出一道寒芒,向蛇山的阵营望了过去,低沉道:“血凤,帮我照顾好他……”

    “照……照顾?”

    想到前面那几个人的惨状,血凤脸上的神情也是一疆,心底虽然难过,却也知道,修炼这一途上的生离死别,太多了,顾不上伤心,苦笑道:“小……小姑,这要怎么照顾?”

    血鸢回过头,俏脸上满是复杂的呢喃道:“他若是死了,一丝残魂、一滴精血、碎肉,都给我收起来,遗漏一点,我都要打断你的两条腿。”说完,就向蛇山那几个老者,面若寒霜的走了过去。

    “血……血鸢,你……你要做什么?”看到血鸢走过来,蛇山那几个老者,脸上都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在众目睽睽之下,还是强作镇定的问道。

    “你骂他小畜生?”血鸢面无表情,望着蛇山的几个老者。

    小畜生?

    祸从口出。

    听到血鸢为了‘小畜生’这三个字,跑来找它们蛇山的麻烦,为首的老者,嘴角也是微微一阵抽搐,心里面更是后悔不已,不该逞一时嘴快,这个时候招惹血鸢这个女魔头。

    “蛇老,服个软吧!”象无极低声道。

    “服软?”

    听完象无极的话,蛇山的老者心底也是一阵抽搐。

    它是蛇山的长老,地位,仅次于那位老祖宗,要它在众目睽睽之下,向血鸢服软认错,简直比杀了它还要难受,胸膛一阵起伏之后,咬了咬牙,嗡声嗡气的,道:“血鸢,大家都是万妖山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为了一个外来的小子,撕破脸皮吧!”

    “外来的小子?”

    血鸢突然笑了起来,就像是一朵盛开的雪莲花,璀璨而夺目,只不过,那双美眸依旧冷得让人不寒而栗,指着不远处的叶星辰,一字一句的,道:“他叫叶星辰,从今天起,他若侥幸不死,我血鸢就是他的妻子,他死了,就是我的亡夫,既然你骂我夫君是小畜生,那就带着你们蛇山的人,先一步下到黄泉水,给他开路赎罪吧……”

    “唳。”

    一声凤鸣,从血鸢的身上传了出来。

    磅礴的戾气,冲天而起的向蛇山的众人席卷了过去,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血鸢身后的凤魂,突然化作一朵朵的红莲,将蛇山的一众老幼,全部困在了里面。

    “这……这是红莲之火?”

    蛇山那几个,修为稍低的族人子弟,连惨叫都没发出来,就被凤魂衍化出来的红莲,焚成了灰烬,别说它们了,就连那几个蛇山的长老,也只是在苦苦的支撑。

    兽脸上,满是惊惧的神色。

    “血……血鸢,你真想跟我们蛇山,不死不休?”老者怒吼道。

    听到对方的威胁,血鸢只是抬了抬眼皮,淡淡的道:“出了妖殿,我会亲自上门,荡平你们的蛇山。”

    啪、啪、啪。

    凤魂衍化出来的红莲,越来越多了。

    顷刻之间,就看到,蛇山那几个老者的肉身,在红莲的焚烧下,逐渐变得焦黑起来,脸上更是布满了痛苦的神情。

    “无……无极,救救我们……”蛇山的老者,痛苦的喊道。

    救?

    象无极还没开口,就看到,血鸢的目光落到了它的身上,嘴角顿时一阵抽搐,它不傻,自然知道现在的血鸢,绝对不能招惹,否则,就算是它们象山的老祖宗来了,以血鸢的脾气,都会不顾一切的冲杀上去。

    “血鸢,这事跟我可没关系。”象无极心里暗骂了一句,赶紧对着血鸢解释道,为了显示它的诚意,还刻意带着象山的人,往后退了很远的一段距离。

    阴蛤山的人也是一激灵,不等血鸢开口,为首的老者,赶紧摆了摆手,尴尬的笑道:“血鸢,这是你和蛇山的私人恩怨,我们阴蛤山就不插手了。”

    唰!唰!唰!

    一瞬间,所有妖山的人,都跟蛇山的那几个老者,保持了一段距离,似乎都怕被血鸢,当成帮凶一般。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