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蛇山的望气术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蛇山的望气术

    山寨里面的动静,越来越大了。

    妖云遍布。

    不时还有几声凶兽的‘唳’叫,从山寨的深处传出来,光是那尖锐、刺魂的声音,就让在场的不少妖山少主、长老,都是一阵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蛇老,那小子到底有没有,被南天妖帝夺了魂魄和肉身?”象无极撇了叶星辰一眼,转过头望着蛇山的老者问道。

    “夺舍么?”

    啪、啪、啪。

    蛇山的老者,沉吟了片刻,一道猩红的印记突然在它额头上浮现了出来,诡异的气息落到了叶星辰的身上。

    这是蛇山的天赋神通……《望气术》,虽说,这门天赋神通不能用来战斗,但却是妙用无穷,偌大的一座蛇山,觉醒了这一门神通的人,都是屈指可数。

    蛇山一族的《望气术》,修炼到了极致,不但可以看穿一个人的魂魄、本源,甚至,还能看到对方的气运,犹如实质一般,蛇族的这个长老,虽然还没有将《望气术》修炼到极致,看不出一个人的气运,本源,但要看清楚一个人的魂魄本源,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唰……”

    蛇山那老者的《望气术》,落到了叶星辰的身上。

    不光是象无极,其它那些妖山的少主、长老,似乎也在等着它的答案,毕竟,叶星辰如果真被南天妖帝夺了肉身、魂魄,它们也得暗中防备起来。

    一个妖帝境的强者,就算修为跌落到了星王境,它通晓的手段、本事,也没有人敢小觑,帝境强者的手段匪夷所思,在它们‘万妖山’也不是什么秘密。

    “呼呼呼!”

    几个呼吸后,蛇山的长老收回了目光,额头上的那一道红线也消失了,眸子里,闪过一丝狐疑的神色,听到象无极的询问,这才抬起头,满脸疑窦的,道:“那小子的魂魄,跟南天妖帝没有关系。”

    “没……没有关系?”

    唰!

    听完蛇山老者的话,在场的所有人,神情都是一阵骤变,有些不自然的望着叶星辰,颤声道:“难……难道,他把南天妖帝的传承,全部炼化了?”

    “不可能。”阴蛤山的一个老者,咬了咬牙,道:“就凭他那星王境的修为,怎么可能炼化南天妖帝的传承?哼!那么多星皇境的强者,都死在了南天妖帝的手里,蛇老哥,你的《望气术》不会出错吧?”

    “出错?”

    蛇山的老者,抬了抬眼皮,面无表情的,道:“阴老弟,虽然我年长你几岁,但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那小子身上的魂魄,是不是南天妖帝的,这一点还能看得清楚。”

    看到‘蛇山’的老者生气了,阴蛤山的几人也是一阵尴尬,赶紧解释,道:“蛇老哥,你别多心了,我……我只是想不明白,那小子到底有什么本事,居然连南天妖帝的传承,都被他给炼化了,这特么太诡异了。”

    “说得也是……”

    “这么多星皇境的人,都死在了南天妖帝的手里,他凭什么?”

    “……”

    周围那些妖山的少主、长老,纷纷窃语了起来。

    只有象无极,听到叶星辰身上的魂魄,跟‘南天妖帝’没有关系的时候,整个人都沉默了下来,眸子里,精光闪烁不断的望着叶星辰,呢喃道:“小畜生,看样子我们所有人都低估你了,难怪凤栖山那老东西,这么的看中你,想来,你身上的秘密应该不少啊!”

    “少主,要不要先下手为强,找机会宰了那小子?”一个象山的长老,目露杀机的望了叶星辰一眼,对着象无极道。

    “不急。”

    象无极摇了摇头,道:“有血鸢那臭娘们在这里,我们想要动那小子,没这么容易,何况,本座要捉活的……”

    “活的?”

    象山的几个长老,都是微微一怔,脸上满是狐疑的望着象无极,在他们看来,象山跟凤栖山,早就已经是水火不容了,现在,凤栖山出了这么一个妖孽,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扼杀在摇篮里面。

    不过,象无极要捉活的叶星辰,它们自然也不会反对。

    万妖山的那些少主、长老,都在私底下讨论南天妖帝的事,而血鸢和血凤,听到妖殿的这些传承,还有那个老者先前的许诺,都是妖主弄出来的圈套时,两人也傻眼了。

    “叶……叶星辰,真的是圈套?”血凤原本还想叫‘叶小子’的,被身旁的血鸢瞪了一眼,这才想到,自己这兄弟,不知不觉的已经比自己高出了一辈,变成了它的小姑父,只不过,那一声姑父它怎么都叫不出口。

    “嗯。”

    叶星辰点了点头,目光落到了山寨里面,凝声道:“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南天妖帝临死之前,说的话不会有假,这一切都是妖主的圈套,它的目的应该跟南天妖帝一样,想要夺舍重生。”

    “夺舍重生?”

    血凤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起来,虽说,像‘夺舍重生’这种逆天的神通,整个万妖山都没人通晓,但身为凤栖山的少主,倒也听说过这种诡异、逆天的神通。

    “寿元枯竭,本来就是天道循环的事,妈的,那老王八蛋死了上千万年,都特么还要跑出来折腾,小姑,现在怎么办?”血凤转过头,望着身旁的血鸢,皱了皱眉头,道:“那老王八蛋就算只剩一道残魂了,但也是星帝境的强者,实力比起那个南天妖帝,估计强了百倍都不止。”

    听到血凤的询问,俏脸上还残留着一丝红晕的血鸢,望着叶星辰,道:“你觉得怎么办?”

    “他?”

    血凤嘴角顿时就抽搐了起来,有些幽怨的望着血凤,要知道,在万妖山被称作女魔头的人,从小到大都没给过它好脸色,更别说用这么温柔的口吻说话了。

    “小姑,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血凤委屈道。

    “闭嘴。”

    血鸢脸色一沉,瞪了血凤一眼,道:“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把你都进去,反正,凤栖山传宗接代的事,也不用再麻烦你了。”

    血凤:“……”

    一直沉默着,没有开口的叶星辰,想到‘万妖幡’的事,心底也是一阵烦躁,没有理会血鸢、血凤的争吵,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也不知道,那妖主的实力有多强,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血鸢点了点头,也不再言语。

    “哐当!”

    一声闷响,山寨的门再次打开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望了过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