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南天妖帝的气息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南天妖帝的气息

    “妖主的传承,本少主要定了。”紫乌山的少主,撇了一眼其它妖山的人,脸上也闪过一丝志在必得的神色,眸子里,精光闪烁的望着它们紫乌山的那几个长老,嗡声道:“三长老、五长老……本少主能不能得到妖主的传承,就要仰仗您们了。”

    “少主放心,我们定会全力以赴。”三长老点了点头,望着山寨门口的妖主,凝声,道:“少主,你得到的妖帝传承,虽然在史册上的排名不低,但也不能大意,进来的这些人,绝大多数都垂涎着妖主的传承。”

    “嗯……”

    紫乌少主笑了笑,不再言语。

    它们‘紫乌’一族在万妖山的排名不低,何况,它先前得到的妖帝传承,在史册上排名五十七,再加上,紫乌的身上,还有太古金乌凶兽的血脉,两家可以说是近亲,单论血脉天赋,紫乌跟血凤一族比起来,也悬殊不了多少。

    身上都有上古凶兽的血脉。

    “……”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懂了妖主的暗示,无非就是要找人,继承整个妖殿和它身上的传承,所以,听完妖主的话,不光是紫乌少主它们,剩下那些妖山的少主、长老,也都激动起来。

    “妖……妖主,我们要怎么做,才能入得您的法眼,得到传承?”一个妖山的长老,神情忐忑的望着,站在霸下旁边的妖主,带着一丝恭敬的问道。

    “古管家,还是你来说吧!”妖主转过头,望着最先出现的那个老者,不急不缓的吩咐了一句。

    “是,妖主。”

    老者躬身行了一礼,从‘凶兽’的阵营里面走了出来,脸上同样带着一丝人畜无害的笑容,扫了一眼万妖山的那些少主、长老,道:“石洞上面的传承,就是第一道选拔,得到了妖帝传承的人,都站出来吧!”

    “嘶……”

    “开……开始了。”

    “紫乌山的列祖列宗,能不能得到妖主的传承,就靠你们的庇护了,若能得到妖主的垂青,我们紫乌山也能光耀门楣,成为众妖之主了。”

    “老祖宗,就靠你们了……”

    哗啦啦!

    一眨眼的功夫,所有得到了妖帝传承的人,基本上都站了出去,只有叶星辰、血凤和血鸢,暂时还没有动静,两人都向叶星辰望了过去,压低声音,道:“叶……叶星辰,我们要不要站出去?”

    “站出去?”

    叶星辰心底一阵苦笑,他很清楚,那妖殿之主这般做,绝对没安什么好心,甚至,它的目的极有可能是想要找出自己,毕竟,它的本命法宝都落到了《青铜琉璃盏》里面,仔细沉吟了片刻,道:“一起出去吧!太过引人注目了不是什么好事。”

    “嗯。”

    血鸢点了点头,也没有多想,率先一步走了出去,站在了其它那些妖山少主、长老的后面,美眸里,满是警惕的望着妖殿的人,还有镇守在四周的那些远古凶兽。

    这一次的妖殿之行,万妖山进来的人不少,光是得到妖帝传承的人,就有上万个之多了,在山寨外面聚成了一大片。

    “妖主,全部都站出来了,没有遗漏的人。”老者扫了一眼,剩下那些没有站出来的人,对着身旁的妖主,小声说了一句。

    “好……杀我护法,毁我本命法宝,老夫倒要看一看,谁有这般的本事。”妖主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收敛了起来,原本还有些浑浊的眸子,瞬间爆发出一道凌厉的杀意,淡淡的,道:“在选拔传承之人以前,本妖主想要先找一个人,南天护法的传承,不知道,被哪一位青年才俊炼化了,站出来让本妖主看一看吧!”

    “南天妖帝?”

    “这……”

    “妖主该不会,直接选定那小子,做它的传承之人吧!”

    “有……有可能,南天妖帝的实力,不但在史册上排名第五,还……还是妖殿的护法,妈的,早点说传承没我们的份,还让我们站出来做什么?”紫乌少主,一脸不乐意的嘀咕道。

    “无极,你怎么看?”蛇山的长老,望着象无极,道:“妖主该不会,直接就把他的传承,拿给那小畜生吧!”

    “不会……”

    象无极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道:“如果是这么简单,就选定了传承之人,他也没有必要大费周章的把我们所有人都叫出来了,炼化了南天妖帝的传承?嘿嘿!看样子,凤栖山那几个小王八蛋,这次惹到麻烦了。”

    “麻烦?”

    “惹到什么麻烦了?”

    蛇山、阴蛤山,甚至其它那些妖山的人,都是一脸狐疑的望着象无极,后者笑了笑,根本不理会其它人,撇了一眼叶星辰和血鸢,直接就站了出来,躬身,道:“妖主,就是那小子,炼化了南天护法的传承?”

    唰!唰!唰!

    所有人的视线,都顺着象无极的手指望了过去,落到了叶星辰的身上。

    “砰……”

    一股凶戾的煞气,瞬间从血鸢身上爆发了出来,美眸死死盯着对面的象无极,狰怒,道:“象无极,你想要找死?”

    “血鸢,妖主询问的事,我可不敢有丝毫的隐瞒。”象无极笑了笑,完全没把血鸢身上的杀意放在眼里,低下头的时候,嘴角也浮现出了一抹玩味的笑意,淡淡的,道:“我死不死,暂时还不知道,至于你们凤栖山的几个人,怕是走不出妖殿了。”

    血鸢、血凤都是一脸暗恨的望着象山的一众强者。

    “星王境?”

    看到叶星辰的修为,妖主的脸上,也闪过一丝错愕、古怪的神色,道:“南天护法,就是被你炼化了?”

    “我要说没有,妖主相信吗?”叶星辰深吸了一口气,强作镇定的道。

    “哼!”

    妖主撇了叶星辰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望着身旁的老者,冷冰冰的问道:“古管家,是不是他炼化的南天?”

    呜呜呜!

    听到妖主的询问,老者的眼底,突然爆发出一股恐怖得让人心悸的戾气,将对面的叶星辰笼罩了起来,片刻之后,它那满是沟壑的脸上,也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收起眼底的戾气,点了点头,道:“妖主,那小子的身上,的确有南天护法留下的气息。”

    唰!唰!唰!

    听完老者的话,妖主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起来,眸子里,杀机毕露的望着叶星辰,凝声道:“古管家,那小子只是星王境的修为,居然能够炼化掉南天的残魂?”

    “这……”

    不光是妖主,就连它和其他凶兽,想到南天妖帝的残魂,被一个星王境的小子炼化了,都有种匪夷所思的荒谬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