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鬼域骨象
    “巫斧,斩……”

    呜呜呜!

    巫灵儿身上的气势一凝,头顶上的那片星海,瞬间化作一把苍古石斧,无数的巫道符文、残魂,萦绕在斧刃上,衍化成图腾的模样。

    只听见‘嗡’的一声,就看到,那把巨大无比的巫斧,对着青铜琉璃盏就劈了下去。

    砰、砰、砰。

    斧影斩落在青铜琉璃盏上,发出一声震天般的巨响。

    灯焰,摇曳了起来。

    “巫……巫灵儿?”

    正在吞噬巫神宫符文的南天妖帝,看到巫灵儿的身影,脸色也是猛然骤变起来,不等‘巫斧’再次劈落下来,祭起青铜琉璃盏就遁了出去。

    看到灯焰里面的南天妖帝,身影暗淡了几分。

    巫灵儿的脸上,闪过一丝如释重负的冷冽笑意,沉声道:“果然不是琉璃盏的器灵,南天妖帝,想不到你竟然这般胆大妄为,连本座的宝物你也敢觊觎?”

    感受到巫灵儿身上的杀意,南天妖帝的心底也是一阵苦涩,它也没有想到,巫灵儿来得这么快,而且,她现在的实力、手段,也超出了它的预料。

    一斧,就让它的命魂,溃散了好几分。

    “巫灵儿,当中有一些误会,还请听我一句解释。”南天妖帝赶紧道。

    “解释?”

    巫灵儿冷笑了两声,她的目的只是为了拖住南天妖帝,让叶星辰尽可能的将巫神宫符文,全部炼化掉,否则,若是让南天妖帝吞了这些符文,不光是叶星辰,连她也会惨死在南天妖帝的手里。

    “呼呼呼!”

    看到巫灵儿没有急着动手,南天妖帝也稍稍松了一口气,要不然,再被她劈上几斧头,先前吞噬的那些巫神宫符文,恐怕都要白费了。

    除非是逼不得已,否则,它也不想跟巫灵儿这样的女魔头为敌。

    “巫灵儿,你的事本帝也知道一些。”南天妖帝稍稍沉吟了片刻,望着对面的巫灵儿,道:“本帝也知道,你被困在了巫神宫里面,而我现在的处境跟你差不多,不如,我们两个合作,打破这个困境,怎么样?”

    “哦?你想怎么样合作?”巫灵儿冷笑了起来。

    “很简单,等我吞掉剩下的符文,从这该死的破灯里面出来后,再帮你从巫神宫里面脱困,如何?”南天妖帝一脸真诚的望着巫灵儿道。

    “哈哈……南天小狗,你真以为本宫主,蠢得无药可救了?”巫灵儿一脸嘲弄的笑了起来,望着南天妖帝,冷声道:“等你吞了那些符文,从琉璃盏里面出来后,第一个死的恐怕就是本宫主了吧?”

    “巫灵儿,你若是不信,本帝可以用心魔来发誓。”南天妖帝咬了咬牙道。

    听完南天妖帝的话,巫灵儿只是笑了笑,也不再言语了……

    以她的眼界,又岂会不清楚。

    心魔这样的东西,只要实力足够强,有多少就能斩掉多少。

    南天妖帝的小心思,她也是一清二楚。

    “合则双赢,巫灵儿,你真不打算考虑一下?”南天妖帝认真道。

    “不如,等本宫主脱困了,再来帮你一把,怎么样?”巫灵儿戏谑道。

    唰!

    听完巫灵儿的话,南天妖帝的脸色,也变得铁青了起来,灯焰里面的身影,忽明忽暗的闪烁起来,眼睛的余光注意到,叶星辰正在不断的炼化那些符文,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这么说起来,没得谈了?”

    “你若是想死,本宫主可以成全你。”巫灵儿抬了抬眼皮,淡淡的,道:“你要是安静的呆在那里,还能苟延残喘一会儿,否则……”

    “否则怎么样?”

    砰……

    青铜琉璃盏上的灯焰,瞬间暴涨了起来。

    只见,南天妖帝一脸狰狞的望着巫灵儿,冷声道:“巫灵儿,你真以为自己,还是千百万年前,那个巫神宫的宫主?哼!本帝好心好意跟你商议,竟然你自己不识趣,那就怪不得本帝了……”

    呜呜呜!

    一头鬼域骨象的虚影,在青铜琉璃盏上浮现了出来,兽眸里,凶光乍现的望着巫灵儿,缓缓开口,道:“若是一开始,本帝命魂枯竭了,或许还惧你几分,而现在,我倒要看一看,你有什么本事可以挡住本帝。”

    “哞……”

    浑身上下都是白骨、腐肉的鬼域骨象,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就向巫灵儿冲了过去,每踏出一步,叶星辰的魂海都会震动不已。

    看到南天妖帝衍化出来的鬼域骨象,冲了过来,巫灵儿神情不变,淡淡的,道:“这鬼域骨象,就是你的本体吧?难怪,你能在妖穹里面声名崛起。”

    “骨阵,禁。”

    南天妖帝冷笑了两声,鬼域骨象发出一声嘶吼,离巫灵儿还有两、三百米远的时候,周身的骨头一下子就垮塌了,散落到了巫灵儿的身前。

    磅礴的凶戾气息,将巫灵儿整个人都笼罩了起来。

    “阵法么?”

    看到那一地的象骨,巫灵儿的美眸里,也闪过一道精光,若有所思的呢喃了起来:“想不到,你们鬼域骨象一族,竟然还通晓阵法之道?”

    “哼!我们骨象一族的本事,又岂是你能洞彻的?”南天妖帝冷笑,道:“巫灵儿,好好尝一下,我们骨象一族这阵法的滋味吧?等本帝从这该死的破灯里面脱困出来,再慢慢的收拾你……”

    “哈哈哈……青铜琉璃盏,再加上你的巫神宫,啧啧!若是两件天宝都到手了,到时候,妖穹之主又算什么?哪怕是四大阁主,本帝也有一战之力了吧?”南天妖帝那刺耳的声音,狂笑了起来。

    “巫斧,给我斩开它的阵法。”

    轰隆隆!

    巫斧斩落了下去,只听见‘砰’的一声,骨象残魂散落的那些白骨,原本看似不堪一击,但巫斧落到它们上面的时候,铭刻在骨头上面的那些符文,闪烁了起来。

    “破不开?”

    唰!

    看到自己的巫斧,斩在那些象骨上,没有摧枯拉朽的气势,反倒像是陷入了泥沼之中一般,恐怖的力量顷刻之间就消弥成了无形。

    就像是泥牛入海……

    “呼!”

    巫灵儿没有破开自己的阵法,南天妖帝的心底也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狂笑道:“巫灵儿,你就只剩这点本事了么?实在是太可惜了,哼!你就慢慢的呆着,等本帝脱困之后,再来跟你一较长短吧!”

    “区区一个破阵,也想困住本宫主?”

    巫灵儿脸色一沉,伸手将‘巫斧’抓了起来,用力向四周那些象骨劈了过去。

    巫斧‘嗡’的一声,就化作成千上万的虚影,斩落了过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