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亡命的苦鸳鸯
    巫灵儿很强。

    就算是妖鲲、献朝小公主那般的人物,跟她比起来也差了十万八千里不止,在她全盛的时候,哪怕只是跺一跺脚,整个疆域的宗门,都会心惊不已……

    而现在,尽管已经被‘巫神宫’,困了千百万年,就连肉身都化作了一堆尘土,手上的力道也没人敢小觑,再加上那把巫斧。

    力量同样也惊人无比。

    她那一斧头劈下来,只听见‘砰’的一声,就看到,偌大的一片魂海都震荡起来,叶星辰脸色骤变,顾不得再去炼化武神塔的符文,怒声道:“臭娘们,这是本少爷的魂海,你想谋财害命?”

    “闭嘴……”

    巫灵儿一脸的铁青。

    她也没有想到,骨象一族的阵法竟然这般的坚固,若是在其它地方,她那全力一击的力道,甚至连羽化门所在的山峦,都能一下子劈得粉碎。

    “巫灵儿,我们骨象一族的阵法,滋味还不错吧?”南天妖帝冷笑了起来。

    “等我破开这阵法,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巫灵儿咬了咬牙,一时之间也不敢再尝试,用蛮力来破开阵法了,毕竟,这里是叶星辰的魂海,稍有不慎,打碎了这片魂海,第一个死的人不会是南天妖帝。

    而是叶星辰这小子了。

    等待了千百万年,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从巫神宫里面逃脱出去,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导致功亏一篑,最后反倒便宜了南天妖帝那个小人……

    “符文,给本帝滚过来……”

    啪、啪、啪。

    一头符文衍化成的古兽,刚靠近青铜琉璃盏,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灯焰里面的南天妖帝,用蛮力拉扯了进去,顷刻之间,那一整头古兽,就被吞噬得干干净净。

    “还剩七百多道符文了。”叶星辰一脸煞白,喘气如牛的呢喃道。

    一旁的白骨小兽,两个眼眶都凹陷了进去,有气无力的望着叶星辰,疲惫,道:“小子,本大爷快撑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南天老乌龟还没死,我们两个就提前一步,烟消云散了……”

    看到白骨小兽的惨状,叶星辰的一颗心也沉到了谷底,他很清楚,除非巫灵儿能够将南天妖帝镇压住,打得它将吞噬掉的符文全部吐出来,否则,就算白骨小兽的星力没有枯竭,炼化完剩下的这些符文,他也奈何不得南天妖帝。

    “嗡……”

    就在叶星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南天妖帝不断的吞噬符文,而他无计可施的时候,一道金光在魂海里面乍现出来,钟声响了起来。

    不光是他。

    就连南天妖帝和巫灵儿,神情都是一震。

    “龙……龙煌镇魔钟?”

    唰!

    看到龙煌镇魔钟,回到了自己的魂海里面,叶星辰的脸上也闪过一丝狂喜的神色,磅礴的星力,瞬间从龙煌镇魔钟里面涌现了出来,灌注到他的星海里面。

    原本已经枯竭了的星海,再次变得润泽起来。

    气势暴涨了。

    “星王巅峰了?”

    只是眨眼的功夫,叶星辰的修为就突破到了星王巅峰,萎靡不振的神情也变得神采奕奕起来,舔了舔嘴唇,望着目瞪口呆的南天妖帝,狰笑道:“南天老乌龟,看样子你的运气不怎么好啊?”

    南天妖帝没有搭理叶星辰。

    而是一脸忌惮的望着龙煌镇魔钟,片刻之后,冷笑道:“你以为,凭一件宝物就能救你了?哼!等本帝炼化完这些符文,再慢慢的收拾你。”

    呜呜呜!

    已经七百不到的符文,对于星力充沛,还暴涨了一大截的叶星辰和南天妖帝,根本就没有半点难度,一盏茶不到,魂海里面的所有符文 就被他们两个炼化得干干净净……

    一张都不剩了。

    “五百三十一道符文,虽然不算多,倒也足够让本帝的命魂,彻底修复了。”南天妖帝舔着它的嘴唇,一脸狰狞可怖的望着叶星辰,祭着青铜琉璃盏飞了过去,冷笑道:“小子,既然符文没有了,现在,该轮到本帝跟你清算,先前的所有恩怨了。”

    “恩怨?”

    叶星辰抬了抬眼皮,冷笑道:“南天老乌龟,你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跟本少爷没有关系吧?若不是你企图占据本少爷的肉身,又岂会被青铜琉璃盏困在里面?”

    “成王败寇,怎么,你说这么多还想让本帝放过你不成?”南天妖帝冷笑连连的道。

    “放过我?”叶星辰摇了摇头,望着灯焰里面的南天妖帝,淡淡的道:“本少爷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份上,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把你炼化的符文,全部都交出来,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南天妖帝傻眼了。

    一脸呆滞的望着叶星辰。

    就连巫灵儿,脸上的神情也僵住了,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用蛮力破开这个阵法的她,也愣在了当场,美眸里满是古怪、狐疑的望着叶星辰。

    片刻之后。

    “哈哈……你,放我一条生路?”南天妖帝大笑了起来,望着叶星辰,道:“好,本帝倒要看一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可以置本帝于死地。”

    “冥顽不灵。”

    叶星辰脸色一沉,目光闪烁了片刻,只听见‘嗷’的一声,就看到,他那龙煌镇魔钟发出一声龙吟后,竟然幻化成了龙魂的模样,向巫灵儿冲了过去。

    “巫灵儿,我先放你出来。”叶星辰冷冷的道。

    “祖……祖龙魂?”

    “嘶!”

    看到龙煌镇魔钟,幻化出来的祖龙魂,南天妖帝的脸上,也闪过一丝惊惧的神色,随即想到了,骨象一族那阵法的坚固,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面的心,又回到了肚子里,冷笑道:“祖龙魂又怎么样?哼!区区一丝残念,也想打破我们骨象一族的阵法,不自量力。”

    砰、砰、砰。

    祖龙魂那巨大无比的龙尾,甩在了阵法上,发出‘砰’的一声震天巨响,整个魂海都摇晃了起来,被困在阵法里面的巫灵儿,先是一脸的狂喜,随即,看到骨象一族的阵法,丝毫没有破碎掉的混迹,整个人也变得失望起来。

    “哈哈……”

    看到这一幕,南天妖帝也笑了起来,那颗心算是彻底的回到了肚子里面。

    目光灼灼的望着叶星辰,冷笑道:“小子,就凭你也想跟本帝斗,把巫神宫的符文,全部交出来,本帝若是心情好,还可以饶你一命,否则,今天就让你,跟她做一对亡命的苦鸳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