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巫神宫印记
    “砰、砰、砰。”

    叶星辰只感觉魂海一震,那铺天盖地的毁灭气息,将他笼罩了起来,就像是有千、百把钢刀,在剔他的骨头,割他的肉一般,魂魄被撕裂的感觉,瞬间蔓延到了全身……

    整个魂海,都震荡了起来。

    “哈哈……巫灵儿,还有你那小畜生,都给本帝去死吧!”

    南天妖帝那声嘶力竭的声音,从‘琉璃盏’里面传了出来。

    “呼呼呼。”

    叶星辰的魂魄也被波及到了,就像前世得了脑震荡一般,不光是眼前的一切恍惚不断,整个人更是有种恶心、想吐的感觉,透过琉璃盏上的灯焰,看到里面的南天妖帝,已经变成了一大团耀眼的金光。

    随时都有可能,从‘灯焰’里面席卷出来一般。

    “巫……巫灵儿。”

    最先受到殃及的就是她,看到巫灵儿的身影,在自己的魂海里,寂灭、消失了,叶星辰的心底也‘咯噔’了一声,他虽然不清楚,南天妖帝的自爆是怎么回事,但也明白一点,若是继续放任下去,到时候,不光是巫灵儿了,连他和白骨小兽恐怕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南天妖帝的笑声,越来越刺耳了。

    琉璃盏上面的灯焰,更是忽明忽暗的闪烁起来。

    “小子,快阻止它……”白骨小兽脸色大变的道。

    “阻止?”

    叶星辰苦笑了起来,炼化巫神宫的符文,已经将他的星海,几乎抽空得一干二净了,更何况,那青铜琉璃盏,虽然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就住进了他的魂海里面,但却一直不受他控制,反倒是险些成为琉璃盏器灵的南天妖帝,操控琉璃盏的时候,更加的得心应手。

    琉璃盏上的毁灭气息,越来越重了,让他也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而一旁的白骨小兽,通晓的东西虽然不少,却也奈何不了青铜琉璃盏这件天宝。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向自己和叶星辰飞过来。

    那空洞洞的眼眶里,也闪过一丝惧意。

    “南天王八蛋,都要死了,还不安分,想拖着本少爷给你垫背,休想,本少爷今天就跟你拼了……”叶星辰咬了咬牙,低吼了一声,只听见‘砰’的一声闷响,星海里面残余的那些星力,席卷了出来。

    瞬间涌进了,青铜琉璃盏里面,灯焰再次变得明亮起来,硬生生的将南天妖帝爆发出来的金光,禁锢在了灯焰里面。

    “砰……”

    只可惜,这样的局面只僵持了片刻功夫,灯焰就碎了,那铺天盖地的金色火焰,如同山洪、海啸一般的席卷了出来。

    淹没了整个魂海。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星辰才浑浑噩噩的醒过来,看到‘魂海’里面那一地的浪迹,整个人愣了愣神,才恍惚,道:“我……我还没死?”

    “废话,你要是真的想死,出去了自己抹脖子吧。”白骨小兽那疲惫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小东西,你……”

    听到白骨小兽的声音,叶星辰的脸上也是一阵狂喜,等他转过头,看到白骨小兽现在的模样,后面那些惊喜的话,全部都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现在的白骨小兽,看上去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白骨铮铮的身体,碎了一大半,空洞的眼眶里面,更是萎靡不振,现在的它,就像是一副已经死了千百万年的枯骨,躺在了那里。

    “小东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叶星辰抬起头,望着魂海里面那坑坑洼洼的景象,皱了皱眉头,苦笑道。

    “这还用问……”白骨小兽撇了撇嘴,没好气的,道:“南天老乌龟那王八蛋,自曝了,一个帝境畜生的残魂,自爆起来还真特么厉害。”

    想到先前的那一幕,白骨小兽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到现在,还有些心有余悸。

    “我知道它自爆了。”叶星辰用力吐了一口浊气,同样有些心有余悸的望着白骨小兽,皱了皱眉头,道:“那老王八蛋自爆的威力不小,我们两个是怎么活下来的?”

    “喏……”

    白骨小兽费力的抬起爪子,指了指他的头顶上,道:“那玩意救了我们。”

    玩意?

    唰!

    叶星辰抬起头,这才注意到,一座脸盆大小的黝黑宫殿,悬浮在自己的头顶上,‘嗡嗡’声响不断。

    “巫神宫?”

    叶星辰微微一怔,错愕,道:“它帮我们挡住了南天老乌龟的自爆?”

    “嗯。”

    白骨小兽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

    “巫灵儿呢?”叶星辰问道。

    “不清楚……”白骨小兽换了一个姿势,四仰八叉的躺在魂海里面,道:“那小娘皮,八成是死得连魂渣子都不剩了吧!小子,大爷我这一次,可是因为你,才遭受了这无妄之灾,要不是把所有星力都给你了,哼!区区一个南天老乌龟的残魂自爆,又岂会伤到本大爷?”

    “知道了,等我出去,就给你找宝物、绝药和天地宝材,让你一次吃个够。”叶星辰也知道,这小东西向来嘴碎,若是留在这里,它起码能念叨几天几夜,好让自己记住它的恩情,一辈子对它感恩戴德,言听计从。

    “你就留在这里,好好休息吧!”叶星辰丢下一句话,出了魂海。

    呼、呼、呼……

    山风吹拂,一阵阵凉意袭来。

    叶星辰睁开眼睛,就看到,青牛、雪狐狸和其它古兽残魂,还紧守在自己周围,生怕自己被人打搅到一般,那一张张兽脸上,满是担忧、忐忑的神情。

    看到这一幕,他的心底也是一暖,随即,想到巫灵儿因为自己的缘故,死在了魂海里面,看到这些古兽残魂的时候,心里又是一阵内疚,假装咳嗽一声,清了清喉咙,道:“各位,我炼化巫神宫,花了多久的时间?”

    唰!

    听到叶星辰的声音,周围那十几头古兽残魂,都是微微一怔,随即就清醒了过来,一个个目光灼灼的望着叶星辰,紧张,道:“小子,你成功了?”

    “蠢货,你看不到,他额头上的印记?”不等叶星辰开口,站在一旁的青牛,舔了舔嘴唇,身体颤栗不止的望着叶星辰的额头,激动,道:“印记,哈哈……真的是巫神宫的印记,想不到,你这小子居然真的把巫神宫炼化了。”

    其它那些古兽的残魂,也紧盯着叶星辰的额头。

    “青牛,这就是巫神宫的印记?”虎兽激动的问道。

    “嗯……”

    青牛点了点头,站在它右手边的狼兽,也是激动不已的,道:“是……是巫神宫印记,绝……绝对不会有错,我……我见过巫神宫的样子,这印记,跟巫神宫一模一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