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贵客?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贵客?

    第二天。

    天还没有亮,所有来‘悬空山’参加喜宴的人,都挤在了鬼海的码头边上,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手里都捧着大个、小个的礼盒。

    献朝的那群官宦子弟,也来了。

    看到叶星辰、雪狐狸的时候,都下意识的躲到了远处,生怕被他们撞见了一般。

    “雨仙姐,那人杀了金吾卫,还敢跑到悬空山去参加喜宴,该不会是去闹事的吧?”一个年纪看上去,比刘雨仙小了两、三岁的少女,偷偷的望了叶星辰一眼,压低声音道。

    “他闹不闹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刘雨仙撇了她一眼,淡淡的,道:“我说过,从此他走阳关道,我们走自己的独木桥。”

    “我知道了……”被刘雨仙怪责了一句,少女赶紧低下头,那生涩的小脸上,满是委屈的神色。

    鬼海上的风浪很大。

    随便一个浪头,都有七、八十尺高,拍打在岸边的礁石上,发出一阵‘砰’、‘砰’、‘砰’的闷响,还有一些体型不小、修为也不弱的海兽,就在浅海的地方游来游去,不时露出它们那猩红、暴戾的眸子,望着码头上的这些人。

    “海兽?”叶星辰稍稍有些诧异的道,他依稀记得,虽然所有海域里面,都会孕育出一些强大的海兽,但绝大多数都呆在深海里,很少会出现鬼海这样的情形,光是浅海的地方,就聚集了上万只,不同种类的海兽。

    而且,这些海兽的身上,都散发着很浓的戾气。

    数万头海兽聚在一起。

    即便是站在岸边,都会心悸不已。

    “叶少,鬼海里的这些海兽,都是悬空山饲养的,从小就吃着武者的尸身长老,所以,它们身上的戾气才会这么重,比起其他地方的海兽,这片海域的更加凶猛、残暴。”杨炼魔小声的解释道。

    “悬空山饲养的?”叶星辰眉头一拧。

    “嗯……”杨炼魔点了点头,他也看出了叶星辰的不喜,苦笑道:“悬空山,当初为了交好献朝的那些皇子、公主,到处洗劫一些奇珍异宝,险些犯了众怒,所以,从鬼海一直到山顶,布置的防御手段,多不胜数。”

    “还真是谨小慎微啊?”雪狐狸一脸嘲弄的,道:“就算是青丘、巫神殿也没有这般的避讳生人。”

    青丘?

    巫神殿?

    听到雪狐狸随口提的两个名字,站在一旁的杨炼魔,眼皮子顿时也是一阵狂跳,若是寻常的‘悬空山’弟子,或许没有听说过,但他不一样,身为悬空山的长老,平日里也看过不少的典籍。

    不管是青丘,还是巫神殿,他都不会陌生。

    想到雪狐狸的那些手段,杨炼魔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底早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他几乎可以肯定,跟着叶星辰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多半就是从‘青丘’那个狐族的古圣地,里面出来的。

    “嗡……”

    鬼海上的气浪,一阵翻滚。

    就在这时,一艘造型古朴,足有十几层高的宝船,从天而降的落了下来,强大的气息一览无余的散发出来,原本还呆在浅海里的那些海兽,看到宝船的时候,那一张张兽脸上,都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顷刻之间,就消失在了海面上。

    “叶少,悬空山的渡船来了。”杨炼魔小声道。

    “嗯……”

    叶星辰点了点头,渡船,很快就落到了码头边上,十几个衣着显贵的悬空山弟子,趾高气昂的从宝船上走了下来,朗声道:“准备了贺礼的人,上船吧!”

    一群人,拿着贺礼走了过去。

    倒也没敢拥挤。

    “叶少,我们也过去吧!”杨炼魔带着叶星辰、雪狐狸,刚走到渡船边上,几个‘悬空山’的弟子,就将他拦了下来,一个个面露古怪的望着杨炼魔,戏虐,道:“咦?这不是我们的七长老吗?”

    “七长老,你不是去大秦仙国了么?回来做什么?”一个穿着外门弟子衣衫的青年,眉头一挑,望着杨炼魔,毫不客气的问道。

    “怎么,本长老回一趟悬空山,还要你们允许不成?”杨炼魔冷着脸道。

    看到杨炼魔发作了。

    ‘悬空山’的那群外门弟子,也没有露出半点的惧意,就连码头上,那些前来参加婚宴的宾客,也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出闹剧。

    “嘿……七长老,若是平日里,我们的确管不了你,不过这一次可不一样了,门主交代你的任务,怕是还没有完成吧?擅自跑回来可是大罪啊。”另外一个外门弟子,‘吧嗒’了一下嘴,怪笑着道。

    “滚开,门主怪不怪罪我,还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杨炼魔咬了咬牙,双眼通红的望着这群外门弟子,若是以往,他也不会这般的生气,而现在,有叶星辰和雪狐狸在场,被这群外门弟子当众刁难,让他瞬间就怒火中烧了起来。

    听到杨炼魔那一声‘滚开’,十几个外门弟子的脸色,都阴沉了起来。

    “杨炼魔,不要给脸不要脸。”为首的青年,一脸阴森的笑,道:“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七长老了,我呸!识相的马上滚回大秦仙国去,办不好门主交代的差事,还有脸跑回来,你不嫌丢人,我们都替你臊得慌……”

    看到这群外门弟子,如此不给自己面子,杨炼魔心底也是一阵无力。

    他也知道,这些‘外门’弟子,在悬空山的身份虽然不高,但背后都站着其他几脉的长老,因为那七长老的位置,时常会有几个排名靠后的长老,有意无意的让他们的人,跳出来刁难一下自己。

    “我是带人来参加婚宴的,惊扰了贵客,我怕你们几个吃罪不起。”杨炼魔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心底的怒火,望着这几个外门弟子道。

    “贵客?”

    听完杨炼魔的话,那十几个外门弟子都是微微一怔。

    随即,都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

    “哈哈……杨炼魔,你也认识贵客?”

    “该不会是,哪个小疙瘩里面出来的,什么世家子弟吧?”

    “啧啧!七长老,不知道你带的是什么贵客来,要不,介绍我们也认识一下,好让我们也沾点光?”

    “……”

    一大群外门的弟子,都恶意的取笑了起来。

    杨炼魔双拳紧攥,满脸怒容的望着这群人。

    “他说的人就是我,怎么,不能来参加悬空山的婚宴?”叶星辰抬了抬眼皮,带着雪狐狸,不急不缓的从后面走了上来,望着这群外门弟子,淡淡的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