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取剑
    瀚云城坐落在南国的西部。如果说南国民风彪悍,那么瀚云城的百姓则更可以称之为凶悍。

    尽管天下五宗之中最是清静无为的太乙道教便在瀚云城附近,但对于瀚云百姓来说,信道与战斗互不影响。

    南国的修行者们决斗如果要选地方,大多都会选瀚云城。

    苏渊来到瀚云城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暗。

    今夜无月。

    他晃动着自己的胳膊,太久没用到翅膀,手臂有些酸。

    瀚云距离祁南的距离不短。为了能在明日前赶回去,苏渊不得已,进入了魔化的状态。

    镇魔狱并非地底的监狱。

    而是一座塔。

    塔很高,坐落在太乙教的后山上,这山名为道山,乃是当年道教鼻祖张五斗的所居住之山,颇有灵气。

    山很高,建在山上的这座塔便更高。

    若非是见到了这座塔,苏渊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瀚云。

    即便速度最快的修行者,想要来到从祁南到瀚云,也需要近两日时间。

    苏渊用了四个时辰。

    天很黑,无风,能隐隐看到道山上的灯火。

    太乙教,天下五宗之首,高手无数。

    仅仅是靠近太乙教,苏渊便感觉到了许多不弱的气息。他心道所谓天下五宗,的确有些意思。

    换做是白天,他会一步一步走完三千六百级台阶上步入道山。

    但现在他的时间不多。

    苏渊看着远处那山与那塔,寻思道:

    “要有风。”

    狂风大作。

    呼啸之间,道山之上云气崩散,山树摇曳,枝叶飘零,夹着道士们的惊呼。

    苏渊宛若一道流光,进入了镇魔狱中。

    道教大殿之中,一老者忽然睁开眼。

    老者看着闪烁的烛火,不多时,又闭上了眼睛。继续参道。

    只是嘴中念叨着:

    “有客到。”

    ……

    ……

    不请自来,是为恶客。

    苏渊不是恶客。

    这座塔里的很多兵器,都是他用过的。

    可以说它们最早的主人,便是苏渊。

    他只是来拿回一件属于自己的东西。

    每一层塔并不大,塔内的装饰看着也与寻常的古塔并无区别。

    只是苏渊惊讶的发现,这座塔居然能隔绝魔气。

    这些魔兵一旦没有了魔气,便失去了光泽,仿佛破铜烂铁。

    恰如魔物本身。

    苏渊看到了很多兵器,也慢慢勾起了一些回忆。

    他停了片刻,最终摇头,继续往上走去。

    他在塔的中层。

    距离最顶层,他还有四层的距离。

    他走的很慢,每一步也都很轻。仿佛是不想惊着这些沉睡的兵器。

    步上第六层的时候,他发现兵器少了一些,但这些兵器的主人们,生前都是一些比较厉害的魔物。

    苏渊没有停,继续走。

    第七层里他见到了一把枪,魔枪阿努比斯。

    他停了一小会儿,露出追忆的神色。

    第八层里,只有寥寥十数把兵器。

    看着这些兵器,苏渊终于相信,魔族是真的被人类打败。

    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从万魔山脉到祁南,再到瀚云城,他的确感知到了一些强大的气息。

    如今他身在道教。不久前他凝望道山之时,确实感觉到了一些让他颇为意外的强者存在。

    但即便是这些强者再多个数倍,想要彻底击败魔族,也几乎没有胜算。

    人类固然有着绝境中爆发的潜力。

    只是面对悬殊的实力差距,这种潜力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足够幸运的可以施展出来。

    战争,不是靠着奇迹就能打赢。

    在第八层停留了许久,苏渊走向了第九层。

    镇魔狱的第九层大概有哪些兵器,他一点也不意外。

    十魔斩中有七斩皆存于此。

    他没有功夫去看这些兵器。

    因为第九层中,还有一人。

    “前面八层的兵器看不上?”

    天色很暗,烛火之下也看不清这个人的脸。

    但声音听着并不苍老,甚至不应该如此年轻。

    苏渊没有意外为何先前未曾察觉到此人,这座塔本身就很邪乎。

    “倒也不是,主要是我要的,就在这一层。”

    苏渊看不见这个人的表情,但他能够感觉,这个人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有些意思,你竟然知道自己要找什么。”

    这句话的意思就很有趣。

    苏渊来了兴趣。

    “看来我之前也来了不少人?”

    “嗯,的确不少。他们跟你不一样,他们来,却并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

    “我要找的兵器是那一把。”苏渊指了指时渊剑。

    一把封在剑鞘中的剑。

    魔族的兵器很少有鞘,大多是锋芒毕露。这一把显得很另类。

    “咦?”

    阴影之中的这个人很是疑惑。

    “我书读的很多,你莫要骗我。”

    “我书读得也很多,我不骗你。”

    苏渊也不着急。

    “我以为你会挑别的兵器。”

    “我就要这把剑。”

    “为什么?”

    “它是我的。”

    “原来如此。”

    “你不怀疑?”

    “当然怀疑。”

    虽然怀疑,但这个人还是缓缓走向塔壁处,取下了这把剑,甚至将这把剑抛给了苏渊。

    苏渊接过了剑,也疑惑起来。

    “那我走了?”

    “不能走。”

    “还有何事?”

    “你说这把剑是你的,我道教之人从不侵占他人的东西,所以我将这把剑给了你。”

    “然后?”

    “那么你也该证明,你的确是这把剑的主人,如此才堪称礼尚往来,方为有道。”

    苏渊沉默了片刻,认为有理,说道:

    “如何证明?”

    “此剑最早的记载为前代魔帝所持有,这把剑我一直很好奇,堂堂魔帝,为何要带一把不能拔出来的剑。”

    苏渊沉默。

    他的确没有想到是这样的。

    “你看起来,并没有两百岁。”

    这个人也沉默了片刻,明白了苏渊的意思。

    “我的确没有经历过人魔大战,我还年轻。但道教之中,经历过那场战斗的,不在少数。”

    苏渊顿了顿,说道:

    “我没想到它们无法拔出这把剑,但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必须拔出这把剑,我才能带它走?”

    阴影中的人点点头。

    “说话算话?”

    “修道之人自然说话算话。”

    苏渊没有说话了,而是拔出了这把剑。

    时渊剑剑刃很宽,剑身散发着湛蓝色的光芒。

    阴影中的人,原以为这把剑拔出来会有惊天动地的大场面,他自己曾试过拔剑。

    剑的确险脱离了几分剑鞘。但最终他没有拔出来。

    所以他没有想到此人拔剑如此轻描淡写,也有些失望,这剑出鞘的场面过于平静了些。

    但很快,他轻咦了一声。

    因为他发现了一件怪事……

    烛火之下,他的影子……

    没有跟着他的身体动。

    而是慢了几拍。他寻思少许,恍然道:

    “原来如此,好剑。”

    他露出满意的神情。

    “我这算不算证明了自己是这把剑的主人。”

    “算。”

    “那我能否带走它。”

    “能。”

    “很好。”

    “不送。”

    苏渊觉得有点意思。

    “我就这么拿走了,道教的人不追究你?”

    “只要我不说,谁知道你拿走了这把剑。”

    苏渊心道是这个理。

    寻思片刻,他开口道:

    “你在帮我。为什么?”

    “做自己觉得有道理的事情,乃是修道之根本,这不算帮,我只能拔动这把剑几毫厘,但你能轻易拔动,足以证明你就是这把剑的主人。”

    苏渊略微讶然。

    “你能拔动它?”

    “与你比,自然不能。与往常那些盗剑的比,这把剑,的确比较给我面子。”

    “都有哪些人盗过剑?”

    “大多不记得了,能记住的除了你,便只有一个姓柯的,但是那个人来的时候,是我师傅在守塔,我也只是听我师父说过,那姓柯的带走了一把骨头做的剑。”

    苏渊明白了,露出微笑。

    骨魔的罪骨居然被人类拿去用了,他其实有些意外。

    “你能拔动这把剑,可谓非常不错,叫什么名字?”

    “你远来是客,当先报名字。”

    “这把剑叫时渊,我叫苏渊。”

    “李太乙。”

    太乙教有个李太乙,业玄剑宗有个云无业。

    苏渊觉得很妙。他记住了这个人。

    “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再见到你。告辞。”

    “慢走不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