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夫妻夜话
    苏渊归来的时候,苏家已经熄灯。祁南城也过了灯火通明的阶段,万籁俱寂。

    便连一向练剑很晚才睡的苏宴也都已经睡下。

    但自己的寝屋里灯火却还亮着。

    苏渊走进屋的时候,趴在桌子上的林小虞便马上醒了过来。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嘟哝着说道:

    “相公,你回来了。”

    苏渊点点头。

    “饿不饿?”

    “不饿。”

    “那我给你打热水去。”

    “噢。”

    往返八个时辰,加上取剑耽搁了一小会儿,再临祁南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这个时间,便是下人们也已入睡。

    一些琐事只能林小虞亲自来做。这些事林小虞也本就会。

    看着林小虞忙进忙出,苏渊心里有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他形容不来。

    热水很快备好。

    苏渊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准备宽衣就寝。林小虞则将毛巾木盆这些全部收拾好。

    许是忙活了一阵,林小虞看着反而精神了些。

    “不睡?”

    “……”

    林小虞脸红了起来,露出疑惑的神情。

    前些天,二人虽然没有正式成亲,但也算有了夫妻之名。

    可并无夫妻之实。

    苏渊对于女孩子的心思还没有把握的很好。他毕竟是半路跳槽做了人类。

    但有些问题,即便是放在千年以后,活了了十几二十年的男人们,也是不大明白的。

    他前几天觉得床有些小,两个人睡着不踏实。便以一种《武炼基础》里提到的打坐方式,睡在屋里的别处。

    几天以来皆是如此。

    林小虞睡床上,他打坐入睡。

    二人醒来后便是苏渊指点林小虞修魔。

    寻常那些琐事,端茶倒水洗衣做饭,晚上洗浴的热水之类的全都是苏家下人的活儿。

    但苏渊知晓在一些普通人家,这些事情一直是妻子替丈夫做。偶尔也有极少数个例是丈夫替妻子做。

    林小虞为苏渊做这些,倒是第一次。

    也是苏渊第一次看到。

    这让他意识到了一件事。

    这是他的妻子,来得有些莫名,没有经历那些故事里的爱恨纠缠。没有太多恩恩怨怨误会矛盾。

    没有人类所说的浪漫,也没有爱的死去活来。

    很平淡,就是深夜归来,灯火阑珊早已不再,但那个人还是在等他。

    他忽然有些喜欢上这样。

    这一次他躺在了床上。

    林小虞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在哪儿。

    “要不……今晚我打坐,相公你看着很累……”林小虞有些慌。

    “这床其实也没有那么小。”苏渊沉默了几息后说道。

    然后他看着林小虞的脸越来越红。

    他仔细的想着一个问题,自己似乎从来没有问过林小虞的意思。

    回想起林小虞在那次宴会上说的不想嫁人,他觉得自己结论下得有些早。

    可林小虞这个时候很小声的“嗯”了一声。

    便慢慢宽衣解带,然后拉扯了一下被子,睡在了苏渊的旁边。

    二人面对着面,没有说话。便连困意也没有。

    对视了许久,苏渊才缓缓说道:

    “果然还是有点小。”

    “……”

    林小虞更慌了。

    “那我……下去吧。相公你今天毕竟忙活了一天……”

    “习惯一下就好了。以前以天地为榻久了,适应适应便好。”

    苏渊打断了林小虞的话语。

    “嗯。”林小虞更小声的嗯了一下。

    于是二人又陷入沉默。

    林小虞脸上的红却没有退下。

    她看着苏渊的眼睛。苏渊也看着她。

    林小虞的眼睛里只有羞涩与慌张。

    苏渊的眼里则是平静。他的眼睛仿佛是深渊。

    凝视的久了,林小虞确信相公眼中没有那些**。她内心松了口气,又有种难以言明的些微失望。

    不过最终,林小虞是有些欣喜的。

    她想明白了一件事。

    也许相公对自己还没有那种感情,但肯定不是利用自己来打击林家。

    看着林小虞的神情变化,苏渊其实知道林小虞在想些什么。

    他也确信了一件事。

    林小虞不会拒绝自己。

    但他没有准备好。

    他只做了一阵子人,还有很多地方不了解。他读了很多书,确信有那么几件事是人生大事。

    他听说过刻骨铭心四个字。

    或许是因为人类寿命比较短。修行者中似道祖佛祖这般的存在,也不过三五百年寿命。

    对于自己这样的存在,这四个字该是奢望。

    时间总会淡化一切。

    但他还是想将某些流程补足,讲究一点,不那么将就。

    “过阵子,待到魔域的那些事情结束,我的弟弟妹妹们稍微……强大一些,我与你之间该办个婚礼,或许不是很隆重,但我是苏家未来的家主,你是家主夫人,这种事不能漏下,以免让人笑话。”

    林小虞好不容易褪了红的脸又红了起来。

    “嗯。”

    还是低低的嗯了一声,小脸上挂着笑意。

    “相公真的去了瀚云城?”

    “自然。取了一把剑,要给小晏用。”

    “可是……这是半个月的路程啊。”

    “我不一样。”

    “倒也是。我听小半和苏宴说,我修魔的境界,可算是明心境界后期,与路真人一个层级。”

    “嗯,其实比路无笛要差点儿,不过很快就会补上的。”

    “相公,那你是什么境界?”

    “怎么连你也好奇这个?”

    林小虞解释道:

    “从东坡桥回来后,我便问了小半和苏宴很多事情,也算了解了一些武道修行的知识……我比他们都清楚,相公有着深不可测的修为。听说路真人都败给了相公。”

    “只是感觉,相公你终归需要让世人知晓你的境界,不然会有很多麻烦。路真人败给了同龄人,还是曾经被断言为无法修行的普通人,这件事很快会传开,那时候,我担心会有很多人来试探相公。”

    苏渊看着林小虞,微笑道:

    “你心思很缜密,说下去。”

    “嗯……我猜测相公你的境界很惊世骇俗……我能感觉到你不想让人知道,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但在那些宗派前来试探之前,相公不妨主动……展露一个境界。”

    沉默几息后,苏渊认真的说道:

    “有理。”

    如果自己完全魔化,其实力只会在神武之上,那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太过于惊世骇俗。

    显得不真实,便的确会引来不少麻烦。

    如果不魔化呢?

    始终维持着人类的样子,自己能够做到哪一步?以此躯体又会否再有提升?

    苏渊仿佛是发现了新的目标。

    然后他揉了揉林小虞的头。觉得林小虞真的很不错。

    林小虞倒是没有了方才的慌张,却很害羞。

    “看来,是该有个境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