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可不可以原谅
    允骕听到这个确定的回答,自己的心如同在被一遍一遍地凌迟。

    小晨,当初的你容易心软,我对你稍微言语相加,你总会满足一些自己无理的要求。为什么?为什么这一次这么的决绝?为什么这一次就这么的狠心?

    你对我,还有爱吗?难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爱,真的会消失殆尽吗?我不信,我不信这是真的!慕小晨,你不能从我的生命里消失,绝对不可以!

    “小伙子,这姑娘都说了不同意了,你就别勉强啦。”在人群里有个大妈劝道。

    “强扭的瓜不甜。何必呢!”

    “不要为难小姑娘啦。”

    “我们的飞机还要飞呢,下去吧。”

    周围的乘客看着慕小晨坚决的样子,风向逆转,开始站在慕小晨这边。

    “赶紧站起来吧,真是的,有什么话好好说嘛。跪着不肯起像是在逼人家小姑娘同意似的,这多不好看呀。”那个刚才发声的大妈又说了一句。

    “你闭嘴!”允骕大吼一声。所有人都被他吓了一跳。

    然后允骕抬起头突然温柔地看进慕小晨的眼睛里,突然笑了起来说:“小晨,我可以证明给你看,我为了挽回你,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允骕上一秒还看着慕小晨的脸笑着,下一秒突然起身,然后伸手把在旁边的一个在吃牛排的商务男人手里的刀夺了下来,刀尖对准了自己的心脏。

    突然间机舱里混乱成一片,尖叫声此起彼伏。大人抱着小孩迅速地脱离座位,往后面退去。

    空姐还有其他的机务人员,站在允骕的对面,一直在说:“允先生,请你不要冲动!这个事情用暴力是解决不了的。”

    “我不会伤害其他人。你们最好离我远一点。”允骕低吼道,然后转过头看着慕小晨。

    “小晨,如果我把你受过的苦,也都在我身上一一实验过一遍,你会不会原谅我?”允骕脸上的泪痕未干,现在又流下泪来。

    我曾经让你受了多少苦,就让我自己也来尝一尝,哪怕对准自己的心脏也没有关系。

    慕小晨在允骕的脸上看见了疯狂,她也急了起来,喊道“允骕,你不要用自己的生命来做这种无用的假设。没有如果,也没有重来一次。”

    “真的没有了吗?”允骕听到慕小晨的话心里一疼,却笑了起来,笑自己天真。

    “没有如果了。”慕小晨艰难地回答。

    这句回答像一句晴天霹雳,正中允骕的头顶。

    心好痛!像被千万把刀同时一刀一刀地割过。

    手里握着的这把刀又算得了什么?

    看看真实的刺痛和刺痛又有什么区别。

    允骕在刀柄上的力稍微一加,那把小刀的刀尖没入了他胸口的皮肤。一行小溪似的的猩红色的血从那个小口流了出来,瞬间把他白色的衬衣染红了刺眼的一片。

    允骕的手继续用力,刀继续没入胸口,他向慕小晨露出一个惨白的笑容,“小晨,我现在知道你当初有多痛了。”

    “对不起。”允骕看着慕小晨说,然后身体开始颤颤巍巍地往下倒。

    慕小晨向前一个跨步双臂扶住了允骕,看着面色已经苍白的允骕,心早就已经疼成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片一片的了。

    “你为何要这样?我本来就已经不恨你了。”允骕胸口的鲜血把慕小晨的衣服也染红了一片。

    “那你肯不肯原谅我?”允骕虚弱地问她,慕小晨回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其他的乘客纷纷惊呼起来。“要出人命啦!”“叫救护车啊!”机舱里乱成一团。

    “请问飞机上没有有医生,或者护士?”空姐在机舱里面不顾形象地大喊起来,结果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慕小姐,请你一直保持这个姿势抱着允先生,以免允先生的伤口造成不必要的额外损伤。我们已经通知了医院,救护车会在几分钟后到。”空姐过来对慕小晨说。

    “好。”慕小晨答应。

    “小晨,我好想我们一直就像现在这样,你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允骕虚弱地看着慕小晨说。

    “你现在很虚弱,先不要说话了,救护车马上就到了。”

    “要是我死了,你会不会原谅我?”允骕又坚持继续问道。

    “我们现在不谈这个,你先不要说话。”

    这时候空姐拿些止血带过来,然后手法娴熟地帮允骕暂时把伤口堵到最小。

    “我刚才在问你话,小晨,你会原谅我吗?”允骕锲而不舍地问。

    “我……”慕小晨刚想回答,空姐的声音在机舱的上空响亮地叫起来:“救护车来了,大家让一下,让担架进来!大家让一下!”

    周围围观的人自动让出了一条道,就个穿着医护服的人抬着担架小跑着进来。

    其中两个人上手就要来抬起允骕。突然允骕用尽浑身的力气,甩开了他们的手。

    “允骕,你干什么?”慕小晨惊诧地看着允骕。

    允骕的嘴唇发白,动了好一会没出声,只是看着慕小晨。

    医护人员继续过来想把允骕给抬起来。允骕又像刚才一样把身体侧过一边不让抬。

    “慕小姐……”医护人员和空姐无奈的看着慕小晨。

    “我们要去医院,允骕,你听到了吗?”慕小晨对已经接近半昏迷的允骕喊道。

    允骕看起来脸色更苍白了,眼皮想合没合上,快要晕倒的样子。他的嘴唇却在动,像是想说什么的样子。

    “你想说什么?”慕小晨凑过耳朵到他嘴边问。

    “小晨,原谅我好不好?我要你说‘好’。”允骕的声音虽然虚弱,但是慕小晨还是清楚的听清了他说的话。

    慕小晨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允骕还在虚弱地看着她。

    过了几秒,慕小晨轻声回答说:“好。”

    允骕满意地笑了笑,然后闭上了双眼。医护人员立刻把他抬上担架,然后往飞机出口运走。

    周围的乘客看到允骕终于被送上救护车,也呼了口气,陆陆续续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慕小晨心头顿时乱成一团麻地坐在地上,担心、焦虑、无措交织在一起。

    空姐跑了过来,蹲下对慕小晨说:“慕小姐,允先生在救护车上要求你陪同他一起去医院。”

    慕小晨反应过来说:“好。”然后跟着空姐走去了机舱。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上了救护车,允骕闭着眼趟着,插在胸口的刀还在,周围又多绑了一些止血带。

    允骕的脸看着很安静,像个婴儿的睡脸。

    “小晨……小晨……”允骕在意识不太清醒的状态,一直叫着慕小晨的名字。

    慕小晨握住允骕的手,眼睛有点泛酸。

    虽然他给过她无尽的折磨,但是此刻,躺在床上的人只是一个需要安抚的人。他为了求得自己的一声原谅,竟然可以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我在。”慕小晨把脸贴在允骕的手背上,允骕感受到了似的,手微微的颤抖。

    豆大的泪珠从慕小晨的眼眶里流出来,瞬间打湿了允骕的手背。

    从机场到医院有二十分钟的路程,允骕一直紧紧地握住慕小晨的手,好像生怕她离开自己。

    而此时坐在自己车里的林海接到了司机的电话。

    “林总,慕小姐的那辆飞机没有延误了大概半个小时,现在起飞了。”

    “怎么会延误?不是准时上了飞机吗?”

    “不知道,好像说是飞机上有人捣乱,然后产生了点争执,有人受伤了。然后在飞机上等救护车。”

    “慕小姐有事吗?”

    “这个我不清楚。”

    “有几个人上了救护车?”

    “一群人把那个人抬上进救护车的,旁边还有空姐空少什么的,我看不太清楚。”

    “好,知道了。你回宅子里吧。”

    挂了电话,林海隐隐觉得不安。慕小晨,到底现在在不在飞机上?自己是希望在,但是莫名的直觉有想告诉自己,慕小晨很有可能见到允骕了。

    答案到底是什么?

    这时,一辆救护车从林海的车旁呼啸而过。

    是从机场方向来的,林海反应过来,立刻踩下油门,跟了上去。

    林海一定要探个究竟,慕小晨,你应该比我想象中的更坚持才对,难道你真的要再次掉进允骕给你的坑吗?难道他伤害你还不够吗?难道你忘了临走前对我说过的话了吗?

    林海开着车,在离前面的救护车很近,但是透过车后的玻璃窗看不清里面是谁。林海盯着救护车里面模模糊糊的人影,不安的感觉渐渐的强烈。

    救护车的示警声让它在一路上畅通无阻,连闯两个红灯,林海的车跟在后面遇见红灯不得不停了下来。

    最后林海紧赶慢赶地终于追上了救护车,到了医院就停在救护车的不远处。

    救护车停在医院的紧急入口处,门打开了,一张担架被从车上抬下来,而担架上的那人心口处竟然插着一把刀!

    随后又有个人从救护车上下来,手还和担架上的人紧紧握在一起。是慕小晨!

    他一眼认出了她,她还穿着早上的工装服和渔夫帽。

    林海看到了慕小晨的衣服上那一片血红色,甚至比他们十指相扣的手更刺眼。

    ps:书友们,我是柠檬茗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