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放开我,我来代替余苏可
    慕小晨看着余苏可,那个小鞭子男人所说的手放下,原来这条“蛇”,只是缠绕在苏可身上,堪堪遮住苏可下部的/部位,而且到了苏可娇嫩的胸口,边被表情淫恶的蛇头遮掩,另外边是完全是暴露的。

    如果余苏可放下手,就是蛇头边盘踞着苏可边的高耸,而另边像是眼看就要被蛇头口咬住!极其的香艳触目。

    如果这样的形象流出去,林皓晨传统的父母根本不可能接受,如果余苏可解约,她就会失去林皓晨跟自己所有的积蓄,苏可在慕小晨怀里简直要哭晕过去。

    “你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不是已经去了时装周。”慕小晨也急了,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当然是因为,她有幸拥有你这样的好姐妹。”就在这时,个娇娆轻慢的声音响起。

    个曼妙的身影,拖曳着洁白高贵的长裙,出现在慕小晨的视线:“余苏可是姐姐最好的朋友,我怎么能不多多关照!”

    “是,是你!”看到慕云卿精细描画的脸,慕小晨的眼睛里快喷出火来!

    慕云卿身后跟着的是宋言之,浅色的西服撑得挺拔的身材显得玉树临风,温和内敛的笑容跟与慕小晨并肩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再次见面,慕小晨只觉得虚假与伪善。

    慕云卿家,路把自己算计地,就差在大婚当日亲手把自己打包给允啸!

    那么,慕云卿现在作为玉女派炙手可热的顶级模特,设计心想参加巴黎时装周的余苏可签下设么万劫不复的合约,简直驾轻就熟的事。

    而余苏可怎么那么傻,明明知道因为自己被设计,到了现在还咬着牙不肯说。

    “你到底想怎么样?”慕小晨把余苏可护在怀里。

    “我想怎样?姐姐,现在可不是我想怎样。”慕云卿娇滴滴的拉着宋言之的手,慕云卿看慕小晨的眼神像是婉转的毒舌:“就像是da/vid说的,苏小姐,要不把衣服脱下,要不就把违约金放下。或者……”

    慕云卿上前步,猛然拉下慕小晨的衣领,慕小晨细腻的肌肤顿时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或者,姐姐你就帮你的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来的朋友顶上!”

    “不可以!”直说不出话来的余苏可反射性说道,护住慕小晨的肌肤。

    直以来慕小晨最洁身自好了,她跟名不经传的林皓晨都同居了,宋言之是市长的儿子,但是慕小晨从来不同意宋言之越雷池步。而且,这次她为慕小晨要到邀请卡,是希望帮助慕小晨jin ru心仪的服装设计公司,甚至是她直心心念念的vicent工作室。

    如果慕小晨把衣服脱掉,穿上这么露骨的“服装”迎来送往,慕小晨这辈子都别想在服装界抬起过来,慕小晨在设计上那么有天赋,更何况服装设计也是她母亲的心愿……

    苏可抓着慕小晨猛摇头,慕小晨也反射性的揪紧衣领,但是慕云卿已经眼看到慕小晨裸露的肌肤上星星点点的吻痕。

    “都来看,你们不是都来问我,为什么言之跟慕小晨解除婚约,马上跟我在起出现在公众视线了?”慕云卿像是看到血的母狼扑上来,把揪住慕小晨的衣服。

    “在婚礼上就跟野男人跑了,身上每天都是这样伤风败俗的伤痕!可怜言之婚礼异变才发现真相,可就算这样,她还妄想成为宋家少夫人,拒绝她就阴魂不善狮子大开口勒索,就算她是我的姐姐,我也觉得羞耻!我跟言之就是太过失望才彼此安慰下靠近。”

    慕云卿身上穿着的是纯白的公主般的长裙,但是她的动作却像是要撕开慕小晨的血肉般,那个允啸就是个性无能,这个慕小晨身上的痕迹能是谁带来的,定是允啸手下那批身强体壮各个健硕的部下。

    这么多的痕迹,个男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精力。慕云卿绝不承认她眼底划过的是嫉恨的光:她怎么想象,慕小晨肉干样纤细的身材,可以让男人这么疯狂!

    这样想着,慕云卿说出的话就更加恶毒。

    “她跟他妈样犯贱,身体比最下作的妓/女还脏,她个晚上不知道爬上多少男人的床!”慕小晨你满身不堪入目的野男人痕迹,你敢恬不知耻要钱,敢不敢给大家看看?”

    “你胡说,才不是!”苏可再害怕也忍受不了,明明是这个女人不知廉耻爬上慕小晨未婚夫的床!

    但是慕云卿才不理她,她非要让慕小晨肮脏的痕迹被所有人看到,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慕云卿,玉女系最炙手可热的明星才是宋家最完美的选择。

    “放开我,我来代替余苏可。”慕小晨低沉的声音响起。

    她的身体本来就脏了,今天的切,恐怕在余苏可为自己争取灵蕴邀请函的时候,就已经设计好,慕云卿怎么可能让自己拿到就职机会。

    “姐姐上次离开我家,说过再次相遇只有狭路相逢没有手下留情。”慕云卿安静下来,冷冷的看着慕小晨,满意地欣赏着慕小晨脸上的隐忍。

    慕小晨禁了紧捏住衣领的手指,最终松开了手。

    她的身体,反正已经脏了,也没有人在乎。

    今天,她跟余苏可必须要有人万劫不复,至少她要把苏可推出去!

    “再次见面,我刚刚成为你心心念念幻想无数遍的vicent工作室御用模特,而你从现在开始,像是肮脏的老鼠永远被踢出设计圈!”

    慕云卿居高临下,把扯开慕小晨的衣服。

    “她的身体谁敢看,本少就把他的眼睛挖出来。”

    就在这时,个低沉冷酷,直接扼住所有人心脏的声音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