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 小女孩可能穿着紫色的裙子
    慕小晨缓缓睁开了眼,昨夜的折腾,让她浑身酸痛,稍微动一下,牵扯到经脉都疲惫不堪。

    旁边的允骕已经不在了,慕小晨嘴角挂起一抹笑容。不是嘲讽,而是自嘲。

    我真是傻,本来觉得待在你身边也许对我来说是好事,但是却是我想多了,你这个人根本不可能会懂得什么是人权。我一定要离开这里。

    暗下决心,慕小晨拖着劳累的身体,缓缓起身。

    下了床,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直直的照射进来。

    “原来已经这么晚了。”慕小晨自言自语道,看来自己睡了很久,也没有人叫自己吃饭。

    想到这儿慕小晨低下了头,自己早已无亲无故,哪里会有人真心对自己。

    看了看窗外楼下花园里大片大片的粉色芝樱,匍匐于地面,尽情的绽放,心情舒适了很多。

    叩叩~

    响起敲门声。

    “慕小姐,见你已经起来,那就下来吃饭吧。”门外传来管家厚实的声音。

    慕小晨颦眉,这么准时。而后看到拉开的窗帘,微微颔首,怕是自己拉开的窗帘被管家看到,这才知道已经起床的吧。

    摸了摸肚子,发现自己却是有些饿了。

    “好。我马上下来。”慕小晨的声音又不似最近带有感情了,而是一种冷漠的,事不关己的淡漠。

    管家隐隐觉得不对,但还是叹了口气,让二少爷自己处理这些事吧。

    慕小晨穿好衣服,身体还算是能行走,只是比较缓慢。

    颤颤巍巍的下了楼,在管家的注视下走到餐桌旁,余光瞥见关键不自然的神情,慕小晨也不打算理会,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准备吃饭。

    餐桌上,端端的放着一碗滋补汤,慕小晨皱眉,管家立刻上前贴心的说道:“慕小姐,这是二少爷亲自吩咐,给您煲的汤,趁热喝了吧。”

    管家说的情真意切,似乎是允骕有多疼爱她一样,可慕小晨听到,心里却并没有多么开心。

    很平淡,内心没有一丝波动,反而只要一想起他的粗暴,**不讲道理,心里就一阵阵怒火与悲凉。

    “嗯。”慕小晨淡淡答道,端起了滋补汤,慢慢喝了起来,汤药顺着喉咙jin ru身体,似乎还真的有些暖暖的作用。

    有钱,就是不一样。慕小晨在心里冷哼道。

    管家看慕小晨喝了下去,心里也是大好,转身又退回到后面的位置,随时等候吩咐。

    慕小晨慢悠悠的吃完饭,看了看外面,天气大好。

    管家让人收拾餐桌之后,便以为慕小晨要回房休息,却只见慕小晨晃悠悠,几步走向了门口。

    一下子也跟了上去,二少爷走时吩咐过,要注意慕小姐,不能让她出门,这可怎么办?自己又不好说明。

    慕小晨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也猜到了是允骕下的命令。叹了一口气,转身对着身后的管家说道:“我想在这整片花园里走走,你不用看着我。”

    管家一听,也算是放下了心,既然慕小姐只是想在花园里散步,不会离开,也算是没有违抗二少爷的命令。

    “好,慕小姐有事就请吩咐。”管家慢慢退回至门口,看着慕小晨往花园里走去。

    允骕的别墅很大,花园也是一大片的,除了一进来就能看见的大片匍匐的芝樱和两边的海棠花树以外,后花园里更是另一番景色。

    慕小晨穿过粉色的芝樱花丛,走到了别墅后面,后花园里挺立的大片的梦幻般的紫色一下吸引住了慕小晨的目光。

    紫罗兰花海般的簇拥绽放,里面小径来回交错,慕小晨忽然很想在里面嬉戏玩耍。

    却是一下被拉回了现实。

    我要找机会离开这里,一定有办法可以逃出去的!

    慕小晨走上了紫罗兰围绕的小径,她一直往前走,一直向前。一边散步,一边思考,怎样才能趁允骕不注意,躲开这么多佣人,逃出这个地方。

    紫罗兰独特的香味萦绕在慕小晨的周围,一眼望去的紫色,像是一中迷障一样,慕小晨似乎走了很久都没有走到底。

    心里想着事情,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走了很久了,身后的叫喊声拉回了自己的心绪。

    “慕小姐!慕小姐。”管家及时的出现,不然慕小晨不知道自己还要往前走多久。

    “有什么事吗?”慕小晨停下脚步,看着赶来的管家说道。

    管家一脸急忙,却是犹犹豫豫,迟迟说不出口,到最后,只简单说了句:“不能往前面走了,后花园很大,容易迷路的。”

    慕小晨有些奇怪了,后花园再大,也只是个花园,怎么可能会迷路这么夸张,难道是在这前面有什么。

    但不管是有什么,慕小晨还是没有想出离开这里的方法,允骕让人看得这么严,别墅里的仆人时时刻刻都在某个角落盯着,没有允骕的同意,自己想要逃出去,恐怕只有翻墙爬院了。

    奈何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力气要是能翻墙,还至于被允骕欺负吗。

    “回去吧,我不往前便是。”慕小晨反正也走累了,同意回去。

    管家一听,松了口气,跟在慕小晨身后,缓缓向前院走去。

    “管家,这里为什么种了这么多紫罗兰啊?”慕小晨随便问问,只是好奇。

    “这…也许是少爷喜欢…或者我也不知道了。”管家不是不知道,更不是什么允骕喜欢紫罗兰,只是他依稀记得十几年前,少爷在被一个小女孩救了之后,便命令后花园全部种上紫色的花。

    也许是那个女孩穿着紫色的衣服。

    当然管家并没有说出来,只是心里回忆了下,对少爷的痴情,摇了摇头,而后又看了看慕小晨,心里全然清晰。

    原来少爷竟是这样一个深情的人。

    慕小晨被管家的话搞得云里雾里。而后也不太在意了。

    回到房间后,便又去书房,想着画设计稿来。jin ru书房,里面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一定也看不昨夜的痕迹,慕小晨摸了摸被熨烫好的设计稿,心里一片酸楚。

    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怎么这么让人捉摸不定。

    刚刚起床的时候,慕小晨就发现了,她的后背因昨夜的事,被书笔伤到留下的血痕,已然被上好了药。

    心里没有感动,却是无尽的恐惧与想要逃离。

    此时,在最高楼的办公室里,允骕接着从家里打来的电话,管家正一五一十的跟他说着慕小晨起床后的一切动作,包括喝下了汤,去了后花园。

    允骕的眼睛眯了眯,露出猎人瞄准目标般的眼神,挂掉电话后,嘴角上扬。

    “慕小晨,你只能是我的。”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接受我,爱上我。

    高大俊朗的男人立在落地窗面前,俯看着高楼下的街道与人群,车来车往,冷峻的脸上浮现出特有的自信与冷冽。

    慕小晨在别墅里待了好几天,允骕也早出夜归,跟之前一样看到慕小晨就会戏耍她,各种亲昵。

    但却没有再像那个晚上一样强要了她了,只是很温柔的,满是疼爱的尊重,虽然晚上也都是非要抱着慕小晨入睡,但是却似乎是有些不同了。

    慕小晨来不及惊讶,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那些。在等vincent公司通知的几天,她一直在想着怎么逃出去,迟迟没有办法。

    就连vincent公司的通知也像搁浅了一样,茫茫之中渺无音信。

    慕小晨等了几天,有些疑惑,实在不该这么慢,无奈中只好打电话询问。

    “是叫慕小晨这个名字吗?”电话那头传来标准的女声。

    “对,麻烦您帮我问问。”慕小晨有些焦急,不会是落榜了吧,可她有信心,一定不会的。

    “……是这样的,慕小姐,您的履历表我们确实是收到了,可是却没有您的设计稿,然后默认您没有参加入职vincent的考核报名。”还是正宗的官腔女音,却带来了让人震惊的消息。

    “没有设计稿?怎么会,我明明交了啊……”慕小晨五雷轰顶,怎么可能这样,当时明明交了履历也交了设计图的。

    不可能没交,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实在不好意思,我们确实没有看到您的设计图,所以只能抱歉了,认定您此次没有报名参加审核。”

    “没事……那这样的话,没有设计稿,我现在能补交吗,或者直接参加考核也行啊,就当我报名了。”慕小晨情绪有些波动,略带紧张的说话。

    “慕小姐,很对不起,这是不符合规定的,您没有资格参加入职审核。”女音终于也不客气了,但还是很客观的说道。

    这么会这样,慕小晨一心想加入vincent,却临门一脚出这样的事情,自己明明是交过设计稿的。

    “没关系了。”慕小晨伤心欲绝,说话声音也黯淡了许多。

    电话挂断了,慕小晨独自一人坐在出书房的楼梯上,默默的流泪。

    是不是连老天也想要我不好过,如果想欺负我,大可以直接来,为什么要让我先是惊喜,然后再落入绝望。我慕小晨的命运怎么能这样。

    慕小晨忽的笑了起来,嘲笑命运对自己的不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