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我是你的什么人
    宋言之一看到没穿衣服的慕小晨,白皙细腻的皮肤吹弹可破一样,立刻就勾起了他内心的男**望。

    但幸而慕云卿在一旁,目光严肃的瞪了宋言之一样,宋言之才没有轻举妄动。

    “快点,赶紧拍完照离开。”慕云卿对着宋言之吼道,一看到他那个欲求不满的模样就觉得心里一阵阵恶心,跟淡泊冷静的允家少爷简直是云泥之别。

    宋言之只好慢慢搂着慕小晨,压抑着自己的火热**,静静的等待慕云卿拍照。

    “你的头再过去些,靠太近了,都被照进去了。”慕云卿拿着手机拍起照来,因为不能拍到宋言之,免得露馅或者害到自己。

    宋言之被迫歪着头,待慕云卿拍完,才扭了扭脖子,有些酸涩。

    慕云卿满意的看了看手机中的照片,继而又露出了狠毒的笑容。

    拿出事先写好的纸条,放到了卧室里的床头柜上面。

    白色纸笺上面写着几个黑色大字:宝贝,今天真听话,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一会醒了,就早些回家,别让别人发现了。

    字体流利清晰,却一眼就能看出是男人写的。

    在慕云卿的眼皮下面,宋言之乖乖的穿好衣服,跟着她离开了酒店。

    一边回家一边把刚刚拍的照片连同酒店地址和房间号一并发给了允骕,用的号码当然是慕云卿在网上买的,靠身份证是查不到慕云卿身上的。

    慕云卿做完这一切后,心里冷哼,这一次,慕小晨,你是绝对进不了vincent公司的,你等着吧,我要把你拥有的一切,都抢过来,让你痛不欲生。

    眼里恶狠狠的光芒,如同此时大街上闪烁的街灯招牌灯光一样,冰冷,看似霓虹绚烂,其实也只是冷冰冰的机械,没有一丝人情味。

    刚回到家里,允骕找遍了别墅都没有看家慕小晨,一时着急便找来了管家,一问才知道,原来下午慕小晨接到一个电话出门后,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心里有气有急,慕小晨,你最好是有正当理由!

    允骕眼里一阵阵的冷意,却忽然收到短信,拿起手机一看,映入眼帘的照片,瞬间就让允骕有了摔手机的念头。

    还好控制的及时,允骕又看到了后面的酒店地址和房号,浑身的怒气不断燃烧,让一边的管家和佣人看的都**不已,心里暗暗寒颤,二少爷这是看到什么了?

    “来人,备车出门。”允骕因为怒火,连声音都带着抑制不住的愤怒,远远听到的司机惊吓的连忙把车开了过来。

    允骕很快的上了车,把地址说了出来。

    司机眼神微微变动,酒店?莫非是慕小姐出什么事了?

    不一会就认定了猜想,也只有慕小姐才能让二少情绪起伏这么大了。

    只是这一次到底发生什么了,希望他们两个能平安度过。

    允骕满脑子都是短信里面**着身子的慕小晨依偎在一个男人胸膛里的照片,满腔的怒火抑制不住,脸色也都沉到了黑青。

    慕小晨,你到底给我做了些什么?

    慕小晨的意识渐渐回来了,只是头还有些疼痛,皱了皱眉,缓缓睁开了眼。

    却是一下就看到了黑青着脸的允骕。

    头还是有些疼痛,便忍了忍,看着允骕,有些迷糊。

    “慕小晨,你是不是找死?”允骕扬起手里的便签,一把甩到了慕小晨的脸上,慕小晨还迷糊着,伸出光滑**的胳膊,拿起了便签一看。

    待定睛看到上面的字,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穿衣服。

    怎么会这样!

    慕小晨拉过被子,遮挡住自己。露出脑袋在外面,看着允骕。

    允骕见她现在的样子,嘴角一声冷哼:“你现在倒装起什么贞洁烈妇了?刚刚放荡的贱人不是你吗?”

    一听这话,慕小晨火一下就上来了。瞪着允骕说道:“你瞎说些什么?我什么时候那样过?你怎么这么冤枉人?”

    心里却是一阵刺痛,允骕他怎么又变成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了。

    “冤枉你?本来就是一个淫妇,才几日不碰你,都寂寞到找男人了。你还有什么事情昂不出来?”允骕咬着牙,一脸嫌弃的模样对着慕小晨说道。

    “你!你这么喜欢骂别人,怎么不变性成女人,然后当个泼妇啊。”慕小晨听了他的话,气的不轻,口不择言道。

    允骕又是一整冷哼,盯着慕小晨一脸夹着寒冰的坏笑:“我要是做了女人,谁来满足你这个淫/荡的女人?”

    慕小晨心里又是一震猛地刺痛,被慕云卿陷害,现在又被允骕骂成这样,做人真的好难。

    “随你怎么想吧。”一副无所谓的口吻,却让允骕看了更加刺眼。

    这个女人真的要这样对我?

    “穿衣起来,随我去医院。”允骕冷漠的命令道。

    慕小晨听过允骕命令别人,都是这种语气,却没有想到,有一日他也会这样对待自己。

    “去医院做什么?”慕小晨对上允骕的眸子,问道。

    “检查。”允骕简单的两个字,却是又一次让慕小晨的心一阵抽痛。

    他既然这么不相信自己,何不早早的放我走?一次又一次的发脾气,一次又一次的对我好,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慕小晨真的不明白,他原来从未信过自己,又为何屡次帮助自己,仅仅是因为儿时曾经救过他吗?

    “我不会去医院的。”慕小晨同样平淡的对允骕说道。

    允骕眼神阴鸷,看到慕小晨连连犯寒:“你再说一遍?”

    “我是不会去医院的,我又不是你的什么,做不做这种事情于你和关?”慕小晨瞪着迎上了允骕的目光,生气的说道。

    好啊,侮辱我,我干嘛还要听你的。

    允骕又是一阵愤怒,眼里的怒火似乎要把慕小晨燃烧殆尽,但慕小晨始终一副于你没有任何关系的模样,心里一阵抽疼。

    “脏。”最后终于是突出嘴里最后一个字,离开了慕小晨所在的地方。

    留下慕小晨一个人,坐在床上,细细体会那最后一个脏字。

    呵,就你干净。

    慕小晨听到外面砰地一声,便知道允骕依然离开,这才缓缓起身,走向浴室。一步一步,脑袋就像要炸开了一样,看来是那个迷药的副作用了。

    忍住痛,慕小晨欣赏起这间房来。

    看着这总统套房如此华丽明亮的装潢,慕小晨心里也是嘲讽,这慕云卿为了陷害自己,也真是下了血本。居然给自己办了这么豪华的酒店套间。

    浴室里,慕小晨清洗着自己,她知道自己其实并没有受到侵犯,只是被脱光了衣服而已。但是慕云卿为何要这样陷害自己,为了允骕生自己的气吗?这样对她有什么好处。

    不管有何目的,她都达到了,因为允骕根本就不相信自己。这样也没关系了,自己同允骕,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无为所谓信任,迟早都要分开。

    慕小晨把自己清洗干净后,可能是因为泡了会的原因,头脑也清醒了些。

    穿上衣服,拿起手边的电话,拨给了慕云卿。

    “喂,这里是慕云卿。”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么快就醒了,还给她打电话,慕云卿对着电话说道。

    “慕云卿,你到底想干什么?”慕小晨对着电话那头说道,言语间似冷非冷。

    慕云卿顿了一下,而后瞬间就换了个口气:“慕小晨?你这么快就醒了?”

    慕小晨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慕云卿嘲讽的脸,继续冷淡的说道:“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为什么?你说呢?”慕云卿跟刚刚在奶茶店截然不同,恢复了平常桀骜阴险的口气,听的让慕小晨恶心。

    “当然是为了我亲爱的堂姐了,我想让你知道,天下的男人都是一个样。不管是允家少爷还是宋言之,都能在我的指尖颠覆。”

    慕云卿语气十分阴冷,慕小晨听了倒是一阵嘲讽:“颠覆?你以为你是如来佛祖吗?还能把人压在手心里吗?”

    “你!”慕云卿气结。

    “我劝劝你,好好的活,过得实在一点,不要整天陷害来,欺骗去的,最后害的迟早是自己。”慕小晨一副老成的语气说道。

    “你以为你是谁?跟我说这些,你配吗?”慕云卿被慕小晨的模样气的直冒火。

    “没有什么配不配的,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慕小晨说完,直接挂了电话,气的电话那头的慕云卿明明达成了目的,却还是一副愤怒至极的模样。

    慕小晨细细想了想慕云卿说的,还是觉得跟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宋言之也好允骕也罢,都不属于自己,她想要去颠覆,那就尽管去,我只要专心我的vincent审核就好。

    至于允骕……他误会,就让他误会着吧,清者自清,他会明白的。

    慕小晨叹了口气,果然还是不要相信慕云卿他们了。而后出了酒店,打了个车,回到了别墅。

    一回到别墅,还以为又会迎来允骕的怒火,却是没有看见人。

    管家佣人看自己的眼神也怪怪的,倒不是那种厌恶嫌弃,只是有一种有难言之隐的感觉。

    回到房间,继续思考起自己的设计稿来。

    却不经意间瞥到了书上的一句话:

    来看阳明山上花,红云一抹泛朝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