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接近事情的真相
    “哼,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了。”允骕鼻子冷哼一声,冷淡的说道,却是信誓旦旦的坚定。

    慕小晨惊异的看着他,还是莫名其妙的。

    “我不跟你说了,吃饭去。”挥开他的手,直直的朝着饭桌走了过去。

    允骕却是更加生气慕小晨的这种态度,一把上前拉了回来。

    被拉的重心不稳,慕小晨差点栽倒旁边的小方几上。

    “你干什么!”看着允骕一点紧张的感觉都没有,反而像是要任由自己倒下去,慕小晨心里冒火的吼道。

    允骕眼神一挑,“心虚了,要走?”

    这下是真的忍无可忍了,慕小晨真的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莫名其妙,自己为是,鬼才懒得搭理他。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便转身想再次离开,下午还有vincent实习的会议要开,没有时间在这里耗着。

    看到慕小晨居然还要转身离开,无视自己。

    允骕也终于抑制不住了,一把扛起慕小晨,径直的走上了楼。

    管家在外面看这这一切,也是不敢直视,只偶尔一瞥,不知道他们之间又发生什么事了。

    慕小晨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自己就已经被允骕扛着扔到了房间的地板上。

    “你疯了?”慕小晨愤怒的对着允骕吼道,揉了揉自己被摔痛的胳膊肘。

    看到慕小晨有些痛的表情,允骕心里的心疼被妒忌与愤怒掩盖,直直的朝着她走了过去。嘴角噙着坏笑。

    “我没有疯,我很正常。”正常的爱一个人,正常的为那个人而妒忌,而发疯。

    这样的允骕很不正常,慕小晨有些害怕的往后缩了缩。

    直到被允骕堵上了墙角,慕小晨紧张起来。

    允骕像是一头猛兽一样,愤怒起来,没有人可以阻挡。

    单手抬起慕小晨的下巴,愤怒的,没有一丝温柔的吻了下去。

    攫取着口中的甘甜,粗鲁,疯狂。慕小晨快被吻的喘不过气来。

    “唔……”奈何嘴里说不出话来,就被允骕疯狂的席卷,难受,喘不过气来了。

    慕小晨扒着允骕的衣服,想把他推开,却是更加触怒了允骕。

    坚实的身材,哪是慕小晨能搬动的,一番疯狂的掠夺后,允骕更加粗鲁的托起慕小晨的身子,让她上不去又下不去。

    慕小晨被禁锢的很难受,泪水止不住的要流下来。

    允骕看着她白皙的脸上苍白的连一丝血色也没有,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泪珠,紧咬着嘴唇很是痛苦的样子,心里的不忍又慢慢起来了。

    动作渐渐缓慢,慕小晨终于能喘得过气来。

    “你放开我……放开我……”慕小晨是真的很不喜欢这种感受,本来就憋屈的,稍微逼迫一下,自己就像是不会呼吸了一样的难受。

    允骕的眼底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异样,而后望着慕小晨片刻。才缓缓放下她,退后了几步。

    她就这么不喜欢自己的触碰,就一定要把自己逼成这样吗?

    允骕一双漆黑狭长的眼睛微微闪了闪,表情恢复成了之前的冷漠。

    没有了允骕的束缚,慕小晨大口大口的呼吸的新鲜的空气,脸色也渐渐恢复红润,但却并没有抬眸看允骕一眼。

    他到底在发什么神经?为什么每次都要这么对我?我慕小晨这辈子就是来换别人债的吗?一个两个欺负也就算了,就连这个男人都这么阴沉不定,真的要想办法离开这里了。不然什么时候被可能就被扒皮吃肉了。

    两人之间一时氤氲阴沉,没有人开口说话。

    允骕的眼里满是慕小晨诧异和厌恶的神情,嘴角一抹自嘲,看来是自己太天真了,以为这个女人和别人不一样,以为她会慢慢爱上自己,就像自己找她、念她这么多年一样。

    “滚,我不想再看见你。”允骕冷冷的吐出几个生硬的字来。

    慕小晨听到后,抬起头,神色惊讶,却没有悲伤。

    他居然放自己走了?这么轻易的。终于可以不用忍受这个男人的折磨了,心里很又惊又喜。

    忍着身体上的疼痛,缓缓站了起来,整理好衣服。坚定的离开了允骕的视线。

    一下楼,管家就迎上来伺候吃饭,但是却被慕小晨挥开了。

    管家很惊讶,看着慕小晨拿着包,似乎要出门的样子,着急的往楼上看了看,二少爷居然还没有下来。

    慕小晨刚走到门的时候,管家一时心急,想要拦住她,说道:“慕小姐,你要……去哪?”

    那抹看着柔弱却坚定的身影一怔,转过身来,对着往前迈了一步的管家,微微一笑。却没有回答,接着转身离开了。

    去哪?我哪儿知道要去哪,不过只要离开了他的身边,在哪里我都能好好的活下去。只要不在这里……

    慕小晨的走向大门的身影全部映入楼上窗边的允骕的眼里,幽深漆黑的眼瞳阴了又阴。

    这个女人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走,她到底是有多想到宋言之那里去。

    允骕的心里似乎一直憋藏、隐忍着什么,但却被自己强大的寒冰般的冷漠给压制了下去。慕小晨,我一定让你有一天会求着回到我身边的。

    直到慕小晨柔弱的背影消失在了外面,允骕才离开窗户,走下了楼。

    管家一直站在门口眺望慕小晨的身影,看到自家少爷终于是下来了,这才带着疑惑犹豫的迎了上去。

    “二少,这……”管家看了看门外,又望了望允骕,一脸的无奈。

    允骕直直的走过管家,坐上了餐桌,准备起吃饭。

    管家很是纠结,这两位年轻人到底又怎么了?哎,真是不明白。

    摇了摇头,拿起餐布,伺候起允骕用午餐。

    整个午饭,允骕看似一口一口在吃,嘴里却是食之无味,想到慕小晨,却是越来越烦躁。

    她现在出去,会去哪儿,真的是回宋言之的家吗,午饭也没有吃,会不会饿……

    眉峰微拧,自己现在了还担心那个女人干嘛,明明是自己让她离开,去宋言之哪里的,可是他的心里却始终有一个拧结,堵在胸口,闷闷的。

    心里有一股冲动,想要马上追回慕小晨,然后带她回来,一辈子都不让她离开。可是脚步像是被冻结了一样,沉重的迈不开腿。

    到底是在顾忌些什么。

    倏忽,外面响起一阵急忙的脚步声,允骕心中一喜,猛地向门口望去,莫非是她又回来了?

    但是阿初的身影浇了盆冷水给他。

    允骕脸色一沉,刚刚的惊喜、紧张的神情不复存在,脸上像是笼罩了层烟雾一样,让人难以看清他的情绪,但是却能感觉到周身的寒冰,万年不化。

    “二少,你让我查的那个号码,虽然已经注销了,但是我查到了它之前的售卖信息,有一番波折,但是还是让我给查出来了。”阿初虽然也很奇怪少爷的神色似乎略有不同,但还是兴奋的说道。

    允骕眯了眯眼,似乎是不太在意一样,让他继续说道。

    “那个号码是以慕云卿的名义买下来的,然后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周前又立刻注销了。”阿初接着说道。

    边说边打量允骕的神情,允骕猛地抬起头,眼神中闪过一丝光亮。

    慕云卿!怎么会跟她有关?难道这是她和宋言之的圈套……

    允骕手中的汤匙被他攥的咔咔作响,周身的氤氲瞬间冰冷到零下。

    “备车,去慕云卿家。”允骕一刻也等不了,现在慕小晨也不知道在哪里去了,不过自己必须把这件事情查清楚,可如果真的跟慕小晨没有一点关系……

    阿初有些惊讶,但还是立刻出去备车,一旁的管家隐隐觉得又有事情要发生,不过自己还是希望少爷能把慕小姐接回来,她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

    允骕的神情痛苦起来,隐隐夹杂着后悔和愤怒。事情一定要查清楚。

    大步的上了车,望着窗外,隐隐有些自责,想想自己对慕小晨做的事情,难道一直都是在冤枉她吗,难怪她与自己那般说,可是我却没有信她,还说出了那样的话……

    越是想到自己对慕小晨的言语,越是自责后悔,但是也越是痛恨慕云卿和宋言之。

    慕小晨离开允骕的别墅后,便是一身轻松,心情似乎并没有什么不悦,要是真的有,那就是允骕之前的虐行自己还没有报复回来,便被赶了出来。

    “这样也好。”慕小晨自嘲一笑,反正自己早晚也会想办法逃出来的,这样光明正大岂不是更好。

    抬起手腕上的表一看,瞬间惊讶。

    “不好,这里到南郊似乎还有些路程,已经两点了,快来不及了。”慕小晨着急的自言自语,便是快速的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南郊路行去。

    咕咕,慕小晨无奈的摸了摸肚子,自己午饭都还没有吃呢,但是还是vincent更重要……都怪允骕那个家伙,坏人。

    嘴里不停的抱怨,却也是只能快点赶去南郊路了。

    允骕坐在车里,望着窗外。

    一个十字路口,黑色的劳斯莱斯与一辆出租车擦肩而过,不过一个驶向了南边的路,一个驶向了西边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