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真相如此
    车里的允骕蓦地感觉到心里一阵失落,刚刚那一瞬间,好像错过了什么一样。

    望了望窗外,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刚刚突然有种很熟悉的感觉,那到底是什么。

    到达慕云卿家楼下,允骕一个人上了楼,挥退了下人。

    按响了门铃。

    家中的慕云卿正在等着宋言之的好消息,很是兴奋,只要这一次成功的整到慕小晨,好好解一下心中的气,也算是给她一个教训,让她老是一副圣女的模样,凭什么允家的二少爷会对她这么不一样。心中愤愤不已。

    却是忽然听到了门铃声,还以为是宋言之回来了,等待了一会,怎么不见用钥匙开门。这才翻了个白眼,慢悠悠的起身去开门。

    “怎么,忘了带钥匙吗?你这人……”慕云卿刚一开门就看见门前的高大的允骕站立于门前。

    头发似是端正的打理在脑后,露出白皙光洁的额头,狭长充满男性魅力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一股男人阳刚之气扑面而来。

    慕云卿被这样的允骕彻底迷倒,似乎都不在乎他来的目的,只是想这么靠他近近的。

    却也是在几秒后回过神来。

    “允……少爷!”慕云卿惊呼。

    他怎么回来这里?难道是来找我的?等等,他现在应该是在生慕小晨的气才对,莫非他发现自己对我有意思了,天哪,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好激动。

    慕云卿尽力平复自己的心情,笑吟吟的迎接到。

    来人却没有理会她,直直的从旁边走进了家里。带起的阵阵清风,拂在慕云卿的脸上,又是一阵陶醉。

    他居然直接进去了?难道是真的对自己有意思?

    “允少爷来这,不知有何事?”慕云卿也急忙转过身来,走向客厅。

    允骕直接走到客厅,刚想要坐下,似乎又是觉得沙发上有些不干净,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掸了掸沙发上的灰尘,这才轻轻的坐下。

    修长笔直的腿翘起搭在了另一条腿上,就像从杂志画报里走出来的男人,又是把慕云卿迷的心里一阵惊叫。

    这种男人简直是几万年难得一见的,宋言之跟他完全没得比,简直是有云泥之别。

    “慕小姐觉得我是来干什么的?”允骕没有直接回答,冷淡的反问道,眉眼一挑,似乎是有勾引之意。

    却是也是被慕云卿这么理解的,他是想要我吗?

    心里很是激动,这比整慕小晨要激动一百倍,身体似乎已经热起来了。

    允骕眼睛眯了眯,瞬间沉下脸来:“慕小姐难道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周身的空气迅速凝结起来。

    慕小晨惊喜的表情凝固脸上,感受到允骕的冷意,心下有些疑惑。

    什么?想和他说的?他现在应该是还在和慕小晨冷战才对啊。自己对慕小晨所做的,他应该是全然不知才对啊。难道慕小晨那个贱人跟他说了?该死。

    内心丰富不已,面上却装出一副无辜懵懂的样子,允骕看了一眼却是内心极度反胃,想吐。

    “允少爷,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慕小晨可怜巴巴的说道,大大的眼睛里似乎开始要流出泪来。

    允骕皱了皱眉,厌恶的情绪更加明显了。但是心里却是更加生气,都到现在了,她还在跟我装蒜。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你对你堂妹慕小晨做过些什么,心里都没有数吗?”允骕眼神凌厉,语气冰冷严厉道。

    慕云卿这下是真的被吓到了,紧张起来。他果然是知道了什么,可恶,难道他和慕小晨和好了吗?为什么会这样,那日的事情他不在意吗?

    “我……什么也没干啊。”慕云卿继续装无知。

    啪!

    允骕却是忍不了了,向慕云卿面前一俯身,一巴掌拍向茶几。震起茶几上的茶杯抖了抖,洒出一些茶水来。

    这下慕云卿被吓允骕眼里的恨意吓的**起来,伪装也一下就软了下去。

    “允少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拿走了她的设计稿,别的什么也没干,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慕云卿被吓的把第一次偷拿慕小晨的设计稿的事情说了出去。

    允骕眼神一沉。

    设计稿?是报名用的设计稿吗?

    “拿走了之后呢?”允骕继续阴沉逼问道,往后退下,坐回了沙发上。

    “我拿走之后,她虽然没有报名成功,但是后面……后面不是有您……您的帮忙,她可以再交一次设计稿吗……”慕云卿害怕的口齿不清。

    允骕眯了眯眼,所以那个女人才会亲手做一桌饭,只是想要报答一下我吗。

    “我说的不是这件。”允骕继续说道,神色有些不耐烦了。

    慕云卿更加害怕,闷着头一股脑的继续说道:“后面联合韩小雅诬陷她抄袭的事,我是真的无辜的,我没用弄清楚事情,才会被韩小雅那个婊子带偏的,我真的很对不起慕小晨……但是后来不是真相大白了吗……”

    表情真诚,一脸的抱歉。

    可是在允骕的眼里却是很刺眼,似乎一眼都不想多看,但是这件事情为何自己却不知道。

    应该是这一周之内发生的事情,可为何她没有对自己提起过,那她今日心情好的原因,也是因为自己被冤枉的事情水落石出,才会那么高兴的,可是自己的猜疑,却浇灭了她的喜悦。

    允骕心里隐隐作痛起来,但还是冰冷的对慕云卿冷冷的一眼,说道:“还有呢?之前给我发照片的事情呢?”

    又是一阵猛地**,慕云卿是彻底的惊慌了,他怎么这件事情都知道了?可是怎么会,自己明明已经用非法手段将那张卡注销了,而且是绝对查不到自己的身上来的啊。怎么会这样?

    “说!酒店的住房人的名字是宋言之又是怎么回事?”允骕眼神阴鸷,死死的盯着慕云卿,后者一阵阵的冷汗。

    “……那日,我约上了慕小晨,只是想要好好的因为宋言之的事情道歉,然后喝了几杯,慕小晨喝多了,我就扶着慕小晨去了最近的宾馆……”事到如今,实话实说一定会死的很惨,但是不说死的会更惨。慕云卿**的说道。

    “因为我一个人力量有限,所以叫来了宋言之一起。把慕小晨带到宾馆后,因为宋言之也在,就想着要开个玩笑,逗一逗她……就拍了张她与宋言之……搂在一起的照片,想着第二天醒来她看到会很惊讶的。”慕云卿似乎快编不下去了。

    “没想到后来手滑,就发到您那里去了……”慕云卿浑身**,结结巴巴的说完。

    允骕用小拇指都能猜到,这是慕云卿编出来的,但是事情的真相也最清楚不过了。

    她真的是被冤枉的,可是自己那日却是全然不信她的话,她都那样说了,我却还是没有相信她,甚至还叫她去……

    越想允骕心里越是后悔,懊恼和心痛……今天还因为这事,又一次那样对她,还对她说了滚,真是该死,自己真是混蛋……

    “允少爷?”慕云卿说完,却是见到允骕埋着头,似乎很是悲伤。

    他到底有没有相信自己的话,真是太恐怖了,千万不能说出今日之事,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慕云卿的声音渐渐拉回了允骕的神志,猛地却是更加愤怒起来,周身似乎是有寒气又冒着火气,深邃的眼睛里的阴暗似乎是要将自己撕裂。

    允骕缓缓开口道:“慕云卿,你想死吗?”声音仿佛来自地狱,充斥着阴暗与湿冷。

    “不……允少爷请息怒,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以后再也不会有了……”慕云卿被吓的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求饶道,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允骕判了死罪。

    “如果你不是个女人,如果你不是慕小晨的堂姐,现在你恐怕已经躺在太平间了。”允骕的威胁彻底击垮了慕云卿,连跪着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屁股瘫软在了地板上。

    允骕已经这么深爱这慕小晨了吗?可是那个贱人哪里比自己好?居然会看上她那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

    可恶,慕云卿心里对允骕的惧怕渐渐转化为对慕小晨的憎恨,浓浓的满是希望慕小晨身败名裂的诅咒。

    正在这个时候,门那边忽然响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便开门,宋言之一边轻松的说道:“云卿啊,我已经找好了混混了,估计现在都已经埋伏好了,就等着慕小晨那个贱……”

    宋言之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看见瘫坐在地上的慕云卿对着自己惊恐的摇着头,可是已经晚了,该说的也都说完了。

    当他对上允骕要杀人的目光时,自己也立刻被吓的连退了好几步,险些栽倒在地上。

    “允……允,允少爷?你怎么……在这里……”宋言之比慕云卿还要惊恐,舌头都捋不直了。

    允骕一步一步,向着宋言之迈了过来,似乎每一步都有地动山摇之势,每一步踩在地上都是对宋言之的一种恐惧。

    “你再说一遍?”允骕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的声音,让宋言之浑身**不已,险些就要尿了出来。

    眼睛里满是如魔鬼般的允骕,冷漠如冰霜,却是有满满的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