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全部杀了喂狗
    “二少……”阿初有些紧张,犹豫的叫着。

    看着自家少爷像是中了魔障一般的,愣在了那里,眼睛直直的盯着地上的女人。

    心里很是心疼,为什么会这样。

    允骕浑身轻微**,一步一步的向着躺在地上了无生息的女人那里走去。

    周围几个小混混都害怕的连连后退,直接被后面的人给擒住。

    “二少爷,这些人怎么处理?”阿初询问道,眼里透露着不忍。自己跟了二少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如现在这般害怕和紧张过。

    “全部,杀了喂狗!”允骕看都没有看那边一眼,还是直直的盯着地上的人,咬牙愤怒的说道。

    震怒的样子连周围的人都忍不住一颤,而背叛了死刑的那几个混混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求大爷饶命啊,我们也是被雇来的……饶命啊……”几个人皆瞬间**的跪下,嘴里止不住的求饶。

    心里也是又怕又惊,自己今日出来是没有看黄历吗,为什么会惹到这样的大人物……居然还打了他的女人……

    阿初似乎也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执行,还是先等少爷镇静下来再说吧,先把这几人压下去。

    “你们几个,先把他们押下去,等我下来。”对着那几人吩咐道。

    “是。”

    而后便又是几人的惊呼求饶的声音,哀声不断,不绝如缕,渐渐远去。

    允骕离地上的人的距离不算远,他却是觉得自己走了很久都没有走到一般。心情也是从来没有的沉重。

    “慕……小晨?”允骕轻声**的喊了出来。

    却没有一点回应。

    旁边的阿初都看不下去,瞥开头,心里很不忍。

    慕小晨,真的是你吗?上午还是好好的,现在毫无生气的躺在这里的人真的是你吗?不,我不相信,你回答我。你跟我说你不是慕小晨啊……

    **的伸出手,揽过地上的人,从麻袋里面渗透出来的鲜血刺痛着允骕的心。伴随着一阵阵的绞痛,允骕居然不敢伸手揭开罩在女人身上的麻袋。

    “慕小晨,你说句话啊……”允骕神色愧疚,两眼通红,小心翼翼的搂着她,生怕碰到伤口惹她痛。

    “慕小晨,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骂你了,你想干什么,我都依你……”痛彻心扉,只有当自己失去后,才会觉得原来自己有多么离不开那个人。

    在场的人皆是不忍心看,纷纷表情凝重,不敢看着那边的两个人。

    允骕终于克制住自己的**,就要揭开罩着的麻袋。

    “你们……在干什么?”

    动作很轻,刚拉到一半,允骕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猛地抬头,见到慕小晨正一手拿着面包在啃,一手拿着牛奶,愣愣的望着自己。

    “慕小姐!”旁边的阿初也看到了,震惊的说道。

    慕小晨才是很很惊讶,自己就是突然想上厕所,想着顺便看看时间,就去找卫生间了,然后肚子饿,只好又买了面包和牛奶,在慢慢上来,没想到却是见到这么一大群人,还有允骕真抱着一个罩着麻袋的人在说什么。

    允骕心里一阵惊喜,瞬间看到希望似的,放下手中的女人,冲上去,一把抱住了慕小晨。

    谢天谢地!还好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呀,我的面包!”慕小晨一阵惊呼,却是被允骕无视了,因为他动作太过,导致慕小晨没有反应过来,吃了几口的面包就这样被允骕和自己的衣服夹在了中间。

    这下衣服也脏了,面包也没得吃了。还好这边受伤的牛奶没事。

    慕小晨惊讶的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抱住自己的允骕,他的衣服还是今天上午的那套西装……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们,怎么了?”慕小晨惊讶的开口。

    允骕却是没有回答,紧紧的抱着慕小晨,浑身似乎有些**。慕小晨更惊奇了。

    “慕小姐,你不知道刚刚我们以为那个麻袋里的人是你,可把我们吓坏了,特别是二……”阿初见允骕没有回答,便自己答道,松了口气,浑身轻松。

    刚想说出二少爷很紧张的时候,却被允骕一个眼神瞪了回去,咽了咽口水,没再说话。

    “为什么会把地上那个认做我啊,而且,她怎么了?”慕小晨还是很蒙圈,从刚刚到现在硬是一句话都没明白。

    显然慕小晨还不知道这次南郊路会议的事情是个圈套,目的就是她自己。

    阿初本来想要解释的,但是因为允骕的眼色,便忍了下去。

    少爷真是体贴慕小姐,怕她知道了会害怕,所以才不让自己说道吧。什么时候允二少爷也这么关心起一个人来了。

    “阿初,去看看地上的女人是谁?”只要不是慕小晨,其余的都跟自己没有一点关系。允骕冷淡的说道,自己则是慢慢放开慕小晨,转而握起她的手。

    “是。”阿初回答道,变向着那里走去。

    缓缓拉开女人身上的麻袋,却出现一个陌生女人的面孔,但是却还是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韩小雅!”慕小晨看的一清二楚,震惊的喊出。这个人不正是和慕云卿一起诬陷自己抄袭的,那个富家小姐吗。

    可是她怎么会被打成这样,躺在这里啊。

    允骕眯了眯眼睛,也是很是惊讶,慕小晨认识这个女人?只是看起来关系并不好。

    这时阿初像是想起来了,醒悟的点头说道:“对了,二少,我们在市里的晚会上见过她的,韩小雅!服装商城韩家的女儿。”

    允骕没有回答,是谁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阿初也没有在意,接着便是一副奇怪的样子:“那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啊?”

    很惊讶,看了看韩小雅的打扮似乎还很名贵,应该也不像是路过吧。

    “看来得问一问楼下那些人了。”允骕阴鸷的一撇,对着阿初说道。

    阿初领会,叫了几个手下将韩小雅抬到了车里,先去医院治疗。

    允骕也带着慕小晨先行回到了车里。慕小晨只能从玻璃车窗上看到外面的阿初似乎在审问着跪着的几个人。

    疑惑不解,问道:“刚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允骕轻轻看了外面一眼,转而认真的对慕小晨说道:“没什么,我会处理的。”

    听到允骕这样说,慕小晨似乎猜到了什么,难道此事又跟慕云卿有关?莫非今日被打的对象是我?

    慕小晨被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表情有些害怕,允骕也有所察觉,揽下慕小晨入怀里,温柔的说道:“不管你的事,不要害怕。你没事就好。”

    不要害怕个鬼啊,这样看来,明明对象就是我啊,那就是上厕所就了我一命?看来自己真命大。可是韩小雅就没那么幸运了……真是对不起她,替自己受了罪。

    慕小晨这样想这,却是又奇怪起来,仿佛自己就是该被他们欺负一样,全都是心怀不轨的人的错!做坏事一定会有报应的。

    就这样乖乖的被允骕抱着,莫名的安心,可是慕小晨表情却沉了一下。

    他还在因为之前的事情生气吗?今天上午那一堆莫名其妙的问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允骕察觉到慕小晨安静了下来,轻轻的抚着她的头,还在耳边小声的说到:“对不起,真的很感谢你。没有出事…”

    真不知道如果你受了伤,我会怎么样,慕小晨,你这辈子绝对不能想要离开我!一定不会。

    慕小晨神色暗沉,他在对不起什么?是刚刚差点受伤?还是因为今天赶我离开,又或者为了之前误会我的事情?

    不管怎么样,他不信我是真,他恨我骂我也是真,对不起也抚平不了已经发发生过的事情,我还是要离开的,骕。

    没过一会,阿初也已经全部都审问出来了,敲了敲车玻璃,恭敬的等待允骕出去。

    可是允骕却还是一直抱着慕小晨,久久不见动静。

    阿初知道自家少爷的脾性,也是一直安静的等在外面,没有在继续敲。

    “外面有人找你呢……”慕小晨小心提醒道。

    “嗯。”允骕应了声,也在没有任何动作,抱着慕小晨静静的享受这种安静,似乎刚刚的恐惧还没有平静下来。

    慕小晨无语,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只是乖乖的待在那里任由允骕搂着。

    大概又过了十几分钟,允骕才渐渐松了力度,将慕小晨释放出来。

    而后轻声的对着慕小晨说道:“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似乎是在等待着她的回应。

    慕小晨这才领会过来。

    “嗯。”微微一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允骕很是满意,转身下了车,仿佛是不想让慕小晨听见一般,和阿初又望旁边的走了几步,才说了起来。

    “怎么回事?”允骕马上一脸严肃,冷冷的问道。

    阿初立刻回答:“二少,事情是这样的,宋言之利用韩小姐想要吓一下慕小姐的借机,雇佣了他们来调换人手,而后以韩小姐的名义来收拾……”

    话没说完,允骕的表情却又是猛地阴沉起来。

    呼之欲出的愤怒,让阿初自觉的住了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