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 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
    可是这两人的衣服分别是采用了棉,和麻两种材质,所做出来的服饰效果却几近相同。

    这是需要多高的生活技巧啊。

    judith果然唇边一抹微笑。

    这个慕小晨,还真是没让自己失望。

    “没错,她们所穿的皆是白露时节的服装。”judith声音不似之前的冷淡,反而从中透出一股欣赏和赞叹。

    原来真的是这样,慕小晨渐渐理解,judith并不是同外界传言一样的古怪,脾气不好,反而只是因为太注重服装设计,所以才会那样去苛刻一个人。

    猛地,慕小晨的脑子里忽的闪过自己昨夜的设计稿。

    华而不实,应该就是这样了吧。

    思路再一次涌来,慕小晨唇边勾起,看来今夜也会很快就画完的。这样允骕也不会怎么怪自己还工作了。

    “你先回位置上去吧,一会我给你份文件,你再好好看看,下班之前,将你的感想报告交给我。”judith淡淡的说道。

    “是。”慕小晨应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果然不一会,judith就将一份文件放到了慕小晨的桌上,动作似乎有些轻了,不像之前的态度,现在居然意外的温柔了些。

    慕小晨心中惊讶,拿起文件看了起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大约是六、七点的样子,慕小晨这才弄完。

    judith下午外出了,这才刚回来,坐在扶椅上,似乎是特地回来等待慕小晨的报告的。慕小晨立刻将报告递了上去。

    她眼睛扫了眼封面,对着慕小晨招手,说道:“你可以回去了。”

    “是。”慕小晨这才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慕小晨出了vincent的大楼,坐上了等候在一旁的易木笙开着的银色法拉利回到了别墅。

    走进客厅,管家客气的迎了上来。

    慕小晨看了看四周,没有允骕的影子。

    看来他还没有下班,慕小晨上楼洗了一下手,换了件衣服,然后走进了书房。

    慕小晨打算先改改画稿,之后吃完饭再洗澡什么的,这样允骕也不会生气。

    奇怪,慕小晨忽的想到,自己现在为什么要这么在意他的感受?

    摇了摇头,还是先改画稿吧。

    刚提起笔,有些冰冷的手就被一个温暖的大手握住。

    “刚回来就工作?”允骕冷冷的声音就在慕小晨耳边响起。

    允骕眉头一皱,她的手,很冰。

    慕小晨耳后有些不自在,扭了扭头,回答道:“嗯。”

    不知道继续说什么,允骕现在也没有说话,慕小晨只觉的自己背后一阵寒冷。

    “吃饭。”允骕缓缓起身,从慕小晨的肩旁边离开。

    慕小晨只觉得声音似乎很是冰冷,他在生气吗?可是这次又是什么原因?

    放下手中的画笔,跟着走下楼去。

    管家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只等着他俩上桌。

    两人一起走到桌前,慕小晨先坐在了以前的位置上,允骕换好衣服走了过来。

    慕小晨很自然的拉了旁边的凳子,允骕顿了一下,随即坐了上去。

    表情却还是有些阴沉。

    慕小晨很是犹豫,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开口问一下,但还是开口了。

    “骕,你心情不好吗?”

    允骕并没有回答,只是夹起旁边的菜放倒了慕小晨的碗里。

    似乎很自然一般,动作一气呵成,并没有太僵硬。

    慕小晨也只好吃起饭来,但还是时不时的抬眸瞅两眼旁边的允骕。

    允骕继续吃饭,慕小晨也埋头专心吃起饭来。

    “今早的事,易木笙都告诉我了,你让他去送一个外人去医院,自己打车去的。”忽的允骕开口,漆黑如繁星的眼眸中闪着一些冰冷。

    慕小晨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索性就没有说话,允骕便接着说道。

    “所以,迟到了?”

    慕小晨顿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但又随即说道:“但是judith没有说我什么。”

    允骕眯了眯眼睛,若有若无的点点头,而后很严肃却又似很随意的说着:“今晚吃完饭,直接睡觉!”

    慕小晨身体一僵,自己刚刚还在画设计稿,他不是没看到,现在为什么要这样说。

    “还不行,我还有……”慕小晨想都没想直接说道。

    却被允骕打断:“还有设计稿没画?今晚,无论如何不能再去工作了。”

    声音冷冽,也透露出一股威严。

    但是慕小晨想了想judith,明早一定要将改好的画稿交给她的。

    所以立刻抬起眸子,反驳道:“不行,我一定要工作!”

    允骕脸一沉,本来就不是很好的脸色现在也变得铁青,凉薄的唇角一点弧度也没有。

    她这是一定要跟我反着来?

    “你在说一遍?”允骕威胁的目光看的慕小晨阵阵发凉,这样的眼神她看过很多次,都是在违背了他的命令的时候,可是以前是因为那时自己不清楚,但是现在自己即使知道,也不能屈服。

    他果然还是这样子,以自己为忠心,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让所有人无条件的服从他,没有一点点人情味。

    “不可能,我还要画设计稿!”慕小晨如他所愿,再说了一遍。

    她的眼神里带着坚定和悲凉,星星点点的泪水几乎都要在眼眶里渗透出来,慕小晨知道她其实是怕他的,想到之前的粗鲁和残暴,想到了之前因为被陷害的时候,从允骕眼中流露出的那种厌恶与戾气。

    慕小晨心中阵阵酸涩,但是这一次,自己不能屈服。

    允骕真的再也忍受不了了,邪戾的眼神看了一眼她,随即立刻将慕小晨打横抱起。

    慕小晨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又是这样,又要这样,这次想干什么?在此以身体威胁自己,让自己怕他?

    一旁的管家看着,心底隐隐着急,这两人又是怎么了,怎么聊了几句气氛就又这样了。不过他也却是被慕小晨敢直接反抗允骕的勇气给惊讶了。

    但是自己只是个管家,管不着自家少爷的事,只得在后面干着急。

    允骕将慕小晨抱上了楼去。

    进了房间,将慕小晨扔到了床上。

    慕小晨有了之前几次的经验,立刻抱起被子,将自己围得严严实实。

    “你要干什么?”声音居然有些**。

    允骕邪魅一笑,张嘴说道:“你不听我的,我当然是给你一些惩罚。”

    慕小晨听的阵阵发抖,嘴角却扯出一抹微笑:“呵!惩罚?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就因为我住在你家?吃你家的饭?”

    她知道,自己说这些话只会惹得允骕更加生气,但是她别无它法。

    因为自己工作的事情,她必须和他有一个结果。

    要么他不在干涉自己的工作,要么她离开他家,自己一个人生活,照样无人干涉。

    虽然慕小晨清楚,这两种的可能性都不大,毕竟对象是允骕,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慕小晨!你很厉害。”气人这方面,允骕没有说完,却是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何要生气了。她有自己的梦想,自己却因为她为了梦想,不爱惜她的身体,所以生气?

    每次晚上看着她一直画着画稿,回到床上的时候身体都是冰冷的,所以他才会一直拥着她入睡,只为了让她暖和,当然也有自己的私欲。

    但是今天这次,她居然还是要为了这件事情,和自己反着来,还要说出这样的话来。

    允骕两眼微瞪,看着慕小晨。

    慕小晨也略显警惕的看着他,眼神里是不能摧毁的坚持。

    “你到底……要我怎么做?”允骕却是忽然松懈了所有的寒冷,眼神里带着浓浓的怜爱与叹息。

    慕小晨看着这样的允骕,身体一僵。这样的允骕,是她从未见过的。

    就在慕小晨愣神的几秒钟,允骕猛地上前,一把抱住了她。

    紧紧的用在怀里,久久不愿意松开。

    慕小晨更惊讶了,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这样,难道没有生气了吗?不是该因为我反抗他而更气愤吗?

    但是在这样的允骕面前,慕小晨也软了下来,居然伸出手,缓缓的抚上了允骕的背。

    允骕似在低沉的抽泣一般,趴在慕小晨的发间,身体一阵一阵的**。

    慕小晨一动不动,就这样让他抱着。

    心里不禁疑窦,他是在外面什么气了吗?还是工作上不顺利?不会是因为家庭吧,可是好像也不该……

    把他变成现在这般无奈与像个小孩一样窝在慕小晨的发间的原因一一猜想了一遍,却始终没有想到过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久,允骕这才恢复平静。

    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从慕小晨的身上离开。

    “我陪你一起工作。”镇定的看着慕小晨,认真道。

    慕小晨惊讶,陪她一起工作?可是他不是一向喜欢早睡的吗。

    见慕小晨还在犹豫,允骕走向了浴室,似乎下定决心了,转过身来又对着发呆的慕小晨说了句。

    “还不快点,今晚还想画到几时?”

    慕小晨这才回过神来,看来他是真的要和自己一起在书房待着了。

    既然自己也没有办法,就只好随他去了。

    “这里给你,我去楼下的浴室洗。”允骕拿好了东西,就要走到楼下的浴室。背影高大,慕小晨还是很惊异,到底允骕在想些什么,他这样关心自己,却又总是强迫她,到底他是怎么一个人呢。

    慕小晨发现,自己居然还是不怎么了解允骕。不管是家里,还是他的性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