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身世之苦
    管家也算是在这个家的老人了,他一路见证了少爷的成长,青春期,直至成熟,到现在这样受万人称赞。

    这一路,他也算是看到过少爷经历了很多,所以现在这般脾性,他是全然能够理解的。

    不管是自家少爷,还是徐昭林医生。

    “所以,他有可怜之处?”慕小晨似乎也能理解他现在为何这般蛮狠无理了,在国外这么久,那些老外的粗鲁倒是学会了不少。

    管家摇摇头:“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他似乎很渴望在中国学习医术,他的爷爷是老中医,所以让他出国这么久,接触的全是洋人的玩意,刚刚您跟他说什么医德……真的会触怒到徐医生的……”

    虽然管家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慕小晨却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可怜之处,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仗着自己心中那一块伤痕而肆无忌惮的这样对待别人。

    “管家先生,你不用说了,我明白。”慕小晨最后开口了,她不是明白了要顺着点徐医生,而是明白了要如何与他相处。

    “那就好,慕xiao jie,这药还是我去取吧,你上楼照顾少爷。”管家微微敬了个礼,接过慕小晨手中的药单,走了出去。

    慕小晨看着管家年老却依旧挺立的背影,似乎知道了他能呆在允家这么久了原因了,因为他虽然老,但是却不倚老卖老,为老不尊。依旧勤勤恳恳的做自己的事,善于如何友善待人,不会提到一点伤心的地方。

    慕小晨微微一笑,转身走上了楼。

    一路上,她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用手在脸上掰了个微笑的表情,敲了敲门,走进了房间。

    “徐医生,允骕交给我照顾吧。”慕小晨走了进去,对着旁边的徐昭林说道。

    可是回应的却是他一张厌恶加嘲讽的脸。

    “你想照顾允家少爷?你是什么身份?你赔吗?”

    慕小晨是全然想不到徐昭林竟然会这么说话的,她在想就算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也可能只是简单的发发情绪,没想到这医生居然会这样去想一个人。

    “我是什么身份,徐医生不用知道,但是允骕对我很好,而且……也是因为我才生病的,我想要照顾他。”慕小晨正正声音,严肃的说道。

    徐昭林却又是一阵冷笑,但是看向慕小晨的眼神里却多了一份猜疑。

    她是允骕的什么人?居然说允骕是因为她才发烧的,怎么会。

    一眼从允骕渐渐平稳的脸色上划过,看着慕小晨一字一句道:“你是允骕什么人,我根本不想知道,我只提醒你一句,不要因为他的身份和钱财接近他,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

    话一出,慕小晨傻眼了,他以为她慕小晨是什么人?还故意接近允骕,要是说慕云卿这样她还能接受,可是他凭什么这样说自己,她可是一直都被允骕困在身边的……

    “很抱歉,你的提醒没有丝毫作用,而我根本也不是你同你腐烂肮脏的思想那样。”慕小晨冷眼,顿了顿答道。

    徐昭林也是很生气,她居然变相了骂了他?允骕身边的女人都是这样没礼貌的吗。

    “你怎么一点家教都没有?允骕他知道你这个样子吗?”

    “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他知道自己在几岁时便已经没有家了。慕小晨并不想继续同他谈论什么礼貌问题,抬起眸子,锋利的说着。

    “这为先生,如果之前我有什么让你看不顺眼的地方,我可以道歉,但是请你不要在用言语,眼神来侮辱我了。”

    慕小晨正了正身子,继续说道:“也许这是你的自由,但是我想,作为一个医生,一位白衣天使,还是和善待人的好。”

    说完便慢慢的上前,端起一旁已经冰凉的水,转身离去。

    没有在意身后徐昭林惊异的样子。

    希望他能够理解。

    慕小晨出了房间,走到了楼下,换好了热水,起身准备又端进去。

    “慕xiao jie,药已经煎好了,还有西药也备好了。”一旁的佣人忽的喊道。

    中药?慕小晨没有想到徐昭林在外国学医这么久,但是开出的药居然还有中药……看来,管家说的也不全是同情的话。

    “好,我拿上去吧。”慕小晨转身,微笑示意:“你们一会将这个端上来。”

    “是。”

    慕小晨端着药,走上楼去。

    走进房间,徐昭林居然还保持着刚刚的动作,又似乎在想些什么,看到慕小晨又进来了,这才赶快反应,站起了身。

    虽然没有再说话,但是态度确实也不好。

    慕小晨没再看他的眼神,反正也与自己无关。

    轻轻的端着药走到了允骕的床边,小心翼翼的喂给他。

    虽然他还没有醒,但是喝药这种天性动作,还是可以很好的喝下的。

    只是似乎中药有些略苦,他虽然处于昏睡状态,却依然不忘淡淡的皱起眉。

    慕小晨似乎觉得这样的允骕有些可爱。

    嘴角露出的微笑,却再一次在徐昭林的心间引起阵阵反感。

    这个女人连喂个药都如此做作。

    虽然他也说不上来,但看这个女人的外表,其实不是那种妖媚的女人,但正是这样一幅清纯乖乖女的样子,更是引得他生气。

    因为这样会让他想起他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时交往的那个女人一样,明明相爱了三年,最后却跟着一个富豪美国佬跑了。

    呵~真是讽刺。

    徐昭林一想起就是一阵嘲讽,那个贱女人,也是这么一副可怜单纯的模样,所以自己才会因为同样身处异国,而对她产生莫名的好感,最后在一起。

    在他各种厌恶之际,慕小晨也已经喂完了药,刚准备起身将药碗拿下去,却忽的被徐昭林拉住了手腕,因为身体没有平衡好,握住药碗的手一滑。

    啪的一声,碗摔落在地,碎成几片。

    “你干什么?”慕小晨一阵惊讶,瞪向徐昭林。

    徐昭林忽的松手,他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怎么了,似乎是将他前女友与慕小晨重叠在了一起,而后居然情不自禁的动作起来。

    慕小晨明显的能看到徐昭林眼神中的迷茫和愤怒。

    真是个怪人。

    随即俯身,捡起地上的碎片来。

    心里却暗暗想到,还好已经喝完了,摔了也没关系,不然多浪费啊。

    也许是心里在想其它的事情,就连她的手被碎片划伤了食指,自己都浑然不知。

    还是在刚收拾好,下人送上来热水时,才惊讶的提醒道:“慕xiao jie!你的手指……”

    这时慕小晨才似乎察觉到食指处传来一阵刺痛,抬起一看,才看到那一道血痕,不长不短,大约一个指节的长度,虽然不深,却也在源源不断的渗出血来。

    徐昭林也才察觉,眼神一瞥,看到了那伤口,皱了皱眉。

    “没事,我下去处理一下就好。”慕小晨扯出微笑,并未多看徐昭林一眼。走下楼去。

    现在允骕喝完了药,该是会好一些了,一会大概就要醒了,他还没有吃完饭,厨房师傅是不是要休息了,而且那些油腻的东西吃了也不好。

    煮粥吧,慕小晨忽的想到,转身走向了厨房。

    还是手指上传来的疼痛才让她忽的想起手上还有伤。先去贴个创可贴,这样想着,慕小晨拿出药箱,简单用冷水冲洗了伤口,就贴上了邦迪,继续转身走向厨房。

    徐昭林待在允骕的身边,静静的看着他。

    已经多少年没有这样和他两个ren mian对面了?徐昭林想笑,却发现自己根本笑不出来,他以为自己出国留学,取得很大的成就,这样就能和允骕成为一辈子的好兄弟,可是哪怕自己现在是国际上都著名的医学博士,但心底里,却依旧一片悲凉。

    是与生俱来的自卑感吗?

    可是他知道允骕不会在乎这些,为什么自己就是放不下呢。

    神色一片凄凉,叹了口气。

    “你在想什么?”忽的允骕的声音想起,惊了徐昭林一跳。

    “你……你醒了?”徐昭林立刻抬起头,对上了允骕的眼睛,掩去了刚刚的那一片悲凉。

    允骕顿了一下,看的出来他并不想对他说实话。

    而后便慢慢起身,靠着垫子,坐在了床上。

    “嗯。”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回来了?”徐昭林问道。

    “一开始。”

    “那你……怎么没有找我?”徐昭林的语气似乎有些生气。

    允骕抬眸,看向徐昭林眼睛的深处,他……似乎变了很多,却又似乎没变。

    “没有为什么”允骕很直接。

    徐昭林瞬的不再说话。在他的眼中,允骕似乎变了很多,而且是连以前的影子都没有的那种,但是他也能知道,这就是允骕,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能理解允骕会变成这样的人。

    因此他不会生气。

    “她呢?”允骕问。

    徐昭林知道他说的她是指慕小晨,淡淡的看了眼外面:“刚给你喂完药,拿着碗出去了。”

    在听到给他喂完药,允骕忽的开心起来,但是却并未流露。只对着徐昭林慢慢吐出一句。

    “把她叫进来。”

    徐昭林目光沉了沉,看向允骕。

    她到底是他什么人,为何允骕会这样在意那个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