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离世
    下午早些离开的时候,刚在路上允骕就已经想念那个女人了。

    在公司处里事情的时候,他的脑子里也全是这个女人的模样和一举一动。

    吃完饭后,电也及时的来了,当明亮的灯光亮起来的时候,慕小晨才发现原来光对与自己来说是多么重要。

    在厨房收拾完后,便回到了房间。

    允骕此时正在浴室里洗澡,看到外面他随意丢放的衣服,慕小晨一阵皱眉,却还是将衣服捡起来放好。

    本该直接上床睡觉的她,看了看窗外的明星,似乎还不是那么想睡。

    她想要随意画上几笔。

    有些时候,灵感来的就是这样突如其来。

    摆好了画纸,慕小晨的脑海中闪现出白天一天在外面见到的所有新的事物。

    包括医院里面每个人脸上轻松的笑容还有之桃和慧莹两个孩子之间的羁绊,又或者是那些小动物和每一位随时都可能离世的人们。

    慕小晨的手很快便流畅的在纸上绘制起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画的是什么,只是随意的勾勒线条,似乎她的潜意识里有一种力量让她挥动着画笔。

    操作她的手,很快所有线条堆积起来的衣裙的外貌就这样展现在了慕小晨面前。

    慕小晨拿着画笔行云流水的动作将刚洗完澡出来的允骕彻底看的呆了。他不知道原来一个人专注可以到这种程度,而且这样认真的她,真的很不一样,真的很美。

    有一瞬间他想要将慕小晨藏起来,这样就只有他能看到。这样的她,他不希望和别人分享。

    慕小晨满意的看着自己的画稿,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允骕慢慢走近。

    “很美。”允骕忽的开口,慕小晨这才察觉原来他已经出来了。

    听到他第一次夸赞自己的设计,慕小晨心里很是惊喜,要知道,他之前从来没有对自己的设计有过任何的评价,反而还很不喜欢自己工作。

    慕小晨高兴极了,但是允骕却接着说道:“该睡了。”

    一下子回到了解放前,慕小晨还以为允骕是因为真的觉得自己画的好呢,没想到却是因为想让自己早些睡。

    好吧,其实也却是不早了。

    慕小晨几下收拾好了东西,慢慢躺到床上。

    “骕。”两人相依偎,慕小晨已经完全不会害羞,很平淡的开口喊道。

    “嗯?” 允骕准备闭眼,但又察觉到慕小晨似乎有话想说,于是便睁开了眼,准备陪她聊一会。

    “你说,死亡可怕吗?”慕小晨本身就是多愁善感的人,现在经历了这些,更加不能自拔。

    “可怕。”允骕这样回答似乎觉得不满意,于是补充道:“但是心愿完成了,便也不可怕了。”

    “心愿?”

    “对,最后满足的东西。”

    慕小晨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眼睛里闪着理解的光芒。

    的确,如果她所有想要完成的事情都做到了,即使现在马上让她去死,似乎都是不那么难以接受了。

    更何况,那些是早已经注定的,不可逃避的,死亡。

    “你知道吗,慧莹所剩的时间不多了。”慕小晨只是想要心里所想的事说出来,与另一个人一起承担。

    但是她不知道允骕是不是合适的人选。

    “嗯。”允骕眼里闪过一丝惊讶,而后便是淡淡的自己都不能察觉的遗憾。

    “你已经知道了?”慕小晨惊讶允骕什么时候知道的。

    “刚刚知道的。”

    “哦。”慕小晨语气恢复正常,继续说道:“所以,我想帮她实现愿望。”

    “你知道她的愿望?”允骕问道。

    慕小晨顿了一下,接着摇了摇头。

    她不知道,是啊,她也没有问过,慧莹自然也是不成告诉的,只是如果这样去问,她肯定是不会告诉的,况且这样也不太好。

    允骕勾唇,这个女人也真是什么想想就来。

    两人沉默了,很快一阵困意袭来,慕小晨陷入梦乡。

    次日,慕小晨忽然还是觉得自己想要帮慧莹一把,于是她暗暗决定,今天要时刻注意慧莹的举动,有时候,愿望就是在不经意间流露的。

    她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这么执着,但是只要想到慧莹,她便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也许是自己的一己之私吧,又或者是她第一眼见到那个小女孩的时候,就觉得她和自己很像。

    从小就那样坚强,独立。

    到了医院,慕小晨很快便看到了在一个病房前的慧莹。

    慧莹此时正在病房前凝望,面色似乎有些沉重,湿润的眼眶,眼睛里写着满满的担心。

    慕小晨一张望,那间病房真是昨日傍晚发病的那位老人的病房,莫非是……

    心中一紧,慕小晨快步的走了过去,身边的允骕看到慕小晨神色不对,也快步的跟了上去,看个究竟。

    慕小晨的手覆上了慧莹的头,小女孩这才发现慕小晨在旁边,心里防线一下子奔溃,转过身来抱住了慕小晨。

    “小晨姐姐,李奶奶现在又不好了……她那么慈祥,为什么要这么样痛苦。”慧莹不明白,难道上天就这样不公平吗。

    平时淑芳奶奶每次都很慈爱,经常会给她和之桃糖吃,现在却神色痛苦的躺在那里,为什么不能让她舒服一点呢。

    慕小晨透过门的玻璃,清楚的看到里面病床上的老人神色痛苦,一脸的挣扎。病房里的人似乎都很着急,因为看情况老人似乎坚持不了了,但是她的儿子却只能明天到,现在处于挣扎中。

    “快,打电话给他,淑芬奶奶已经……不行了。”老一点的医院人士悲伤的说道,旁边的护士赶紧拿出手机,拨打起视频电话来。

    那边很快的接通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着急的传过来。

    “妈,妈,您再坚持一下,儿子这就赶过来。”虽然上司给的请假时间是明天,但是他的母亲已经不行了,他现在说什么也要赶快赶来了。

    护士举着手机对着老人的面前。

    病房里面的人都像约好了一般沉默。

    慕小晨抚摸着慧莹的头,安慰着。

    旁边的允骕也大致了解了现在发生的事情,一贯的平淡神色里也闪着一丝不一样的意味。

    他并不是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只是从小的生活让他变得不露声色,对待外人一贯的冷漠。但是自从他再一次遇到了慕小晨,他便重新开始有了别的情绪。

    屋内的老人根本不能开口说话,只是凹陷的眼睛一个劲的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儿子,张口却没有声音发出。

    电话那边的儿子看到这样的母亲更加心痛了,不停的说着:“妈,您在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了。”他能不能马上到,其实他心里知道,只是他却不希望母亲就这样离世,她明明一直都渴望见自己一面的。

    老人面色痛苦,眼泪从眼眶滑落,嘴张开,却只能发出呓语。

    旁边的儿媳很心痛的看着婆婆,握住她的手说道:“妈,坚持住。”

    老人此时却已经是油尽灯枯了,再坚持?怕是已经不行了。

    只见老人再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后,最后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儿子,之后便安心似的闭上了眼。

    “妈!”

    “淑芳奶奶!淑芳奶奶!”护士和老人的媳妇最后的喊着,可是老人却再也没有真开眼睛。

    电话那边的儿子也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这是他的母亲啊,他却没能赶上最后一面。

    外面看着的人心里也像是堵了什么东西一般的难受。

    只听见里面老一点的像是院长一样的人说道:“放心吧,淑芬奶奶走的很安详。”

    这时之桃也忽然赶了过来,看见这一幕也瞬间知道了什么。

    表情有些不好,却还是拍着慧莹的肩膀,安慰她不要难过。

    而后里面似乎还说着什么,慕小晨却没有心情听下去了,慢慢的走上楼,到了娱乐室。

    允骕也在后面跟着她,进了房间。

    “那位老人没有痛苦。”允骕忽的开口,似乎在安慰慕小晨。

    “嗯。”慕小晨知道,她也不是有多么悲伤,只是身处这样的环境,被渲染的很悲伤而已。

    人固有一死,不是吗?

    她所心疼的,只是这些人,活着的却生着病的人,还有担心那些生着病的人的健康人。不论是哪一种,都让人心疼。

    允骕难得的安慰,慕小晨还是有些欣慰的。

    就在慕小晨有些走神的时候,允骕忽的上前一把拉起她的手。

    慕小晨还有些愣神,就被允骕大力的拉向外面。

    “怎么了?”慕小晨惊呼。

    “反正上午不会有人,我带你去个地方。”允骕微微一笑,手上的力量微微放松了些。

    也是,早上没有人回来娱乐室的,慕小晨这样想想变没有反抗。

    允骕一直拉着慕小晨离开了医院大楼,来到了后山。

    说是山路其实也不怎么难走,反而像是被人完美的布置好了一样,一条宽敞的好走的小路出现在慕小晨面前。

    哇的一声,慕小晨几乎要惊呼出来,允骕拉住她一直穿过那条小路,面前的一片如画般的风景出现在慕小晨眼前。

    这是一片原来是天然而后经过人工修建的湖泊,也许是阳光的照射缘故,湖里居然映在表面的五彩缤纷的样子,甚是壮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