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误会放大
    “好美啊,为什么是这样的色彩。”慕小晨很是惊异,这样的大山里,也不相似会有这样奇景的地方。

    允骕被勾了勾唇,看到慕小晨这样的反应,他很满意,也不枉他来着之前就找到了这个地方,并且安排人装饰成这个样子。

    但是说到装饰,这个湖其实原本就是有色彩的。至于原因……

    “这个湖泊也许是时间很长了,所以里面有很多鱼虾,也有很多鱼虾的尸体,而你看到的这些色彩,正是那些鱼虾的尸体腐烂后所产生的一些化学反应……”允骕看着湖里的光,慢慢的说道。

    “所以,就算是死了,也照样能够对时间产生美好的事物。”

    他没有刻意去安慰慕小晨,这是事实。

    慕小晨看着这湖泊表面像彩虹般的光芒,原本难受的心似乎不再那么紧绷,慢慢的,舒服些了。

    而这些,居然是允骕安慰她的。

    想到这里居然有些不可思议。

    慕小晨转过头来,目光有神的看着允骕,眼里充满了感激。

    允骕却有些惊讶,看到慕小晨这样盯着自己,还以为是他脸上有些什么呢。

    “谢谢你。”慕小晨对着允骕微微一笑,他会在她难过的时候安慰她,她很高兴。

    允骕也微微一笑,并没有多做回应。

    这里的风景是极美的,本身自然的优势再加上允骕派人的人工修饰,简直是如诗如画的美景,周围的树木围绕的恰到好处,附近的花花草草也没有一点是多余的。

    慕小晨在湖边坐了很久,而允骕也一直在后面看着她。

    大约是一个小时,慕小晨这才起身,准备回到医院。

    那些小动物似乎还没有喂食。

    回到了医院后,刚给小宠物们喂完食物,允骕便又因为公司的事情提前离开了。

    慕小晨一个人回到了娱乐室,等待着下午的无聊。

    却在窗台边随意眺望的时候看见慧莹在楼下院子里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慕小晨很是好奇,于是便走下楼,打算问一问。

    “慧莹,你在找什么吗?”

    “小晨姐姐,你看见之桃了吗?午饭之后我就没看见他了。”慧莹对着慕小晨问道。

    可是慕小晨哪里见过他,只得摇了摇头。

    慧莹明显失望了下,之后便接着找了起来。

    慕小晨有些惊讶,为什么她现在一定要找他呢?有事不在也是正常的吧。

    “之桃是有什么事吗?”慕小晨也跟着慧莹一起找了起来。

    慧莹抿了抿唇,还是对慕小晨讲了出来:“午饭的时候,木阿姨犯病了,我有些担心他……”

    木阿姨……木之桃的母亲?

    慕小晨也隐隐担心起来,她知道之桃是一个孝顺的孩子,看到自己母亲犯病,一定很难受吧。

    现在说不定在哪里偷偷抹泪,所以才不想让慧莹看见。

    可是慧莹也会担心他,慕小晨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安慰道:“没事的,之桃都是大小孩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她也不好直说他不想让她担心,便只能若隐若无的说道。

    “嗯。”慧莹听见慕小晨这么说,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我帮你一起找他吧。”

    “嗯。”

    两人便分开寻找起来。

    慕小晨环顾了医院四周,按照心里的猜测,慢慢估计着之桃可能会在的角落,忽的想到了后院养小动物的地方,那边似乎有一面墙,下面是可以坐的梯子,风景很好,可以看见前方一片农田。

    他也许会在那里。

    慕小晨于是赶快走了过去。

    果然在接近那附近的时候,听到了小孩的抽吸声。

    慕小晨小心翼翼的靠近,转了过去,果然看到了埋头哭泣的之桃。

    之桃轻声的哭着,却让慕小晨看着很心疼。

    她走了过去,扶住了之桃的稚嫩的肩膀。

    那抽泣的小人明显身体一僵,很快抬起头来。

    慕小晨清楚的看见他的脸上似乎有被人打过的痕迹,一大片的淤青在他脖子附近也有。

    之桃看见是慕小晨,瞬间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很快的埋下头去,将自己的脸隐藏起来。

    “你的脸怎么了?”慕小晨很惊讶,他就像是被谁打了一般,可是这里怎么会有人打他呢。

    “没……没什么。”之桃结巴的说着,似乎带着赌气的意味。

    “是被谁打了吗?”

    “不是,是我自己摔的。”之桃紧张起来,他不想让别人知道,其实确实也不是被人打的,只是中午他母亲犯病,他很紧张害怕,跑出去的时候不小心踩滑了,摔下了楼梯才这样的。

    好在没有人看到……除了刚准备离开的允骕。

    他害怕看到母亲那个样子,他伤心允骕不知道原因却责怪了他,他也不想看到每次这样之后……慧莹看他的眼神。

    就像是充满了同情,他不喜欢的同情。

    慕小晨看到之桃沉默,继续问道:“自己摔的?这伤痕却不像是摔出来的啊?”

    心里思索很久,这医院是没有什么坏人的,唯一能说上会打人的似乎只有他们这些外来人。

    “真的是我自己摔得……不信,你问那个叔叔……”之桃不想让慕小晨继续追问下去,但是说到后面这句话时却又蓦地小声起来,毕竟还是能想到允骕说他时候的模样。

    允骕?

    慕小晨很惊讶,这事为什么会跟他有关系?

    难道……慕小晨脑海里闪过他们初次见面时,之桃撞向允骕的画面,该不是之桃因为伤心跑走的时候,又撞到了允骕,所以允骕少爷脾气一下起来……

    不,不会的。

    她觉得允骕不会是那样的人。

    可是慕小晨的脑海里重复这之桃说“不信,去问那个叔叔”的声音,那样的语气,似乎要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只有允骕才会这样威胁别人不能把事情说出去,也只有允骕才会那样惩罚一个人,即使对方是个孩子。

    虽然现在似乎矛头都指向了允骕,可是慕小晨却发现,她的心里还是相信这允骕的。

    这一点她不能否认。

    很快慧莹也找到了这里,两人一起安慰之桃。

    下午,允骕处理完了公司的事,迫不及待的又回到了医院,想着这个时间段慕小晨该是在娱乐室,于是大步走了进去。

    想早一秒见到她的心情难以压抑。

    可是当他推开门见到慕小晨时,却意外的对上了慕小晨有些冷淡的神色。

    “你中午出去的时候遇到之桃了?”慕小晨避开了允骕的怀抱,直直的问道。

    允骕有些惊讶,“嗯。”

    “那……他脸上的伤,是你做的吗?”慕小晨慢慢看向允骕,一字一句的问道。

    闻言允骕不敢相信,为何这个女人居然质疑自己。

    “我说不是,你信吗?”允骕眯了眯眼,看像慕小晨的眼睛里带着冷漠。

    慕小晨心里像是针扎一般刺痛了下,这样的允骕,她再熟悉不过了。

    “不信。”不由自主的,她居然说出反话,她怎么会不信,她简直就是义无反顾的相信允骕啊。

    允骕被她决绝的语气伤到了,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咔的一声断的干干净净。

    “是我打的,你想怎样?”允骕一脸阴鸷,威胁的眼神看向慕小晨,他原以为他们之间已经到了互相信任的地步,可是他万万没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还会这样不信任他,居然还为了一个孩子而质问自己。

    慕小晨听到允骕这样说,心里最后的侥幸没有了,真的是他做的。

    她的心里似乎有刀绞一般,为何在她都要选择接受他的时候,他居然还是这个样子,同以前折磨她的时候没有两样。

    一个孩子居然下的去手,而且还是一个刚看到母亲痛苦正在挣扎的孩子。

    “我居然忘了,你……一直是这样的人。”慕小晨悲愤的盯着允骕如同恶魔般的眼神,狠心的说道。

    一直是这样的人?允骕心里苦笑,什么样的人?他才想问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为何这样的冷漠,他这样待她居然却不能感化她坚硬的心吗?就算他曾经伤害了她,却也过去了,她一直是怀恨在心的吗?

    呵,真是讽刺。

    允骕的心膨胀似的疼痛。

    可是外面却表现的更加冷若冰霜。

    “对,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人,慕小晨……你满意了吧。”既然是她选择的不相信他,那他就彻底做那个坏人不让她相信的人好了。

    “你……”慕小晨蓦地张口,却说不出话来。她的心里似针在扎,眼眶慢慢湿润起来,她不能哭,为什么面对这样的允骕,她会这样难过。

    允骕冷冷的瞥了一眼面前表情悲伤的女人,他的心里有些刺痛,却也强忍着没有做出什么表现。

    “慕小晨,你这样的女人,难怪宋言之和你在一起两年都没有真心爱过你……”允骕淡淡的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转身离开。

    虽然只是单单的一句话,却像尖刀一般划开慕小晨的心。

    浑身不停的**着,看到允骕离开的背影,酸涩的感觉瞬间充满了她整个心脏。

    他怎么会这样说她?宋言之没有真心爱过自己……不是因为她从来没有相信过他啊……他怎么可以这样伤害她?

    慕小晨蹲坐在地上,泪水止不住的滑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