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 你到底想做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紧紧的不知道抱了多久,直到阿初拿着照着徐昭林给的药单买回来的药,“少爷,药买回来了。”阿初急冲冲的上来,看着两人温情的抱在一起,阿初有些不好意思的,但是也装着坦然自若。作为少爷的随从,他必须习惯视而不见。阿初放下了药就转身关门退出去了。

    允骕松开了手:“我去给你倒水,该吃药了。”说罢转身起来,拿起床头桌上的玻璃杯,尝了下水温,又加了点热水,然后把几种药分别打开,看了说明,取出药丸,一并递到慕小晨的手中。

    慕小晨看着平时冷酷的像冰一样的男人,在她生病的时候能这样的无微不至,莫名的感动起来,像她这样从小失去双亲,没有关爱的环境中成长,在每每脆弱的时候她特别需要这样的关怀与照顾。接过了允骕递过来的药,喝了水吞下,拿着水杯,对允骕说了“谢谢。”

    允骕没有说话,接过了慕小晨的水杯,放在了桌上,坐在床边把被子给她重新盖好,“吃了药睡上一觉。”

    “嗯,但是我还是想跟你说……”

    “别说了,我知道”没等慕小晨说完,允骕就打断了她的话,“我可以答应你去参加比赛,但是有条件。”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慕小晨没有想到允骕真的能答应她去继续参加比赛,有点欣喜。

    “前提条件就是你要好好吃药,把身体养好。身体不好,你去了也参加不了比赛。”允骕摸着慕小晨的手,盯着她纤细白皙的手指,还是第一次仔细看她的手,这双握笔设计服装的手还真是看起来赏心悦目。他来回的摸,慕小晨感受到了允骕干燥而有温度的双手,有点不好意思的往回缩了缩,脸上立马红的泛起了云朵。

    允骕见慕小晨缩手,又紧紧的握住,不让她抽走,“还有个条件就是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你要答应永远不能离开我。”他犀利的眼神盯着慕小晨,语气坚定又郑重,坚定的让任何人无法拒绝。

    “可是,我真的……”

    “没有什么可是,必须。”慕小晨正想说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我怎么答应永远不离开你,允骕又生生的打断了她。那种不可一世的态度容不得慕小晨说不。

    “好,我答应你。”这样一个外表冷酷,内心似乎又很柔软的男人,对自己这么好,她想说no都说不出口,从小到大,还没有谁能这样对待她,此刻的慕小晨还真的希望允骕也能永远不离开她。

    “行,那你睡吧,休息好了再说。”允骕听到慕小晨答应了自己,表面上没说什么,内心说不出来的开心,这个女人你这辈子也别想离开我。“我去公司处理事情了。”说罢,允骕站起来,向屋外走去……

    望着允骕高大的背影,连走路的姿势都是这样潇洒冷酷,慕小晨没想到自己也会像花痴一样的对允骕有了点想法,啊,慕小晨,你在想些什么啊,怎么能这样呢?允骕他要找的人不是我啊。慕小晨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头,想让自己保持头脑清醒。真不知道允骕要找的姑娘到底是谁,为什么他会认为是我呢?允骕外表看起来不可一世,冷若冰霜,实际上他还真是一个好男人,要是我是那个姑娘还真是幸福呢,哪个女孩子不想找一个对自己好的白马王子,把自己当成公主一样的照料呢?也许是药效的原因,慕小晨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闭着的双眼,浓密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倒影了两轮扇形,薄薄的嘴唇偶尔微微的动一下。睡着的慕小晨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有她的白马王子,她与自己心爱的人快乐的生活……

    慕小晨醒来已经是临近中午了,经过了这一觉,慕小晨觉得自己已经元气复原,她撑了个懒腰,这时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她迅速的起床,到卫生间洗漱好,穿戴整齐,给自己画了一个淡妆,让病后的自己看起来有点精神,不能憔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握了握拳头,做出了加油的手示,对自己说,“慕小晨,加油,你是打不死的小强!”然后慕小晨决定下楼找点东西吃。

    “慕小姐,你起来了,午饭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刚忙完午饭的阿姨看着从楼梯上款款走下来的慕小晨,赶紧招呼,这个别墅里,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小姐在少爷心中的地位,都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阿姨拉开凳子,慕小晨走到餐桌坐下,看到阿姨为她精心准备的午餐,开始大口吃了起来,肚子早已经发出了无数遍的指令,此刻也顾不得形象了,边吃边夸奖阿姨做饭的技术,“真好吃,阿姨,谢谢您。”阿姨看着慕小晨吃饭的样子,听了慕小晨的夸奖特别的开心,“慕小姐,我这都是受少爷的指示,你吃好就行。”心想这个小姑娘长的好看,又很平易近人,对我们这些下人也好,少爷这回找对人了。

    慕小晨吃完饭,想着可以去继续参加比赛了,上楼拿了包就准备出发。不知易木笙早已开着那辆黄色的法拉利在门口等待她了。走到门口看到了那辆熟悉的车,易木笙站在车边,打开车门,“慕小姐,请,我送你去。”慕小晨知道这都是允骕安排好了的,微笑着对易木笙点了点头,就坐上了车……

    回到了医院,慕小晨找到了之桃和惠莹。询问了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知道了原来之桃和惠莹昨天并没有去哪里,而是去了读书角,之桃也告诉了慕小晨伤是怎么造成的,还真是她冤枉了允骕。慕小晨心想只要两个孩子没事就好。她又想到vivian来跟她说的那些话,突然想起自己那天掉进湖里好像是有人在背后推的自己,而不是失足掉入的。在联想到这,慕小晨心中嫌疑最大的也就只有vivian了,那天她为什么会来跟自己说两个孩子失踪了?想到这些,慕小晨觉得有点可怕。她从包里掏出了手机,正准备拨打允骕的号码,想跟允骕为两个孩子失踪的事道个歉,并告诉他自己这一系列的疑问,转念一想又怕事情没弄明白之前,允骕一冲动就做出点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索性还是自己先搞搞清楚再说吧。

    手机重新装进包里,慕小晨决定去找vivian,心中最大的怀疑人就是她,但是慕小晨又不相信是vivian陷害的自己,因为她实在找不到她要害自己的理由,所以慕小晨决定去当面问问清楚。

    vivian正在埋头替医院的一位老人清理房间,边做卫生,心里还边在发着牢骚,一点没有察觉门口站着的慕小晨,慕小晨就站在门口静静望着vivian,她还是没能找出理由她会陷害自己。清扫完地上的垃圾,vivian一抬头,吓的手上的扫帚都掉落了,没有想到这么快慕小晨竟然生龙活虎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想到昨天她掉进了湖里,周边又没有什么人,不过看到她完好如初,vivian似乎也松了口气,毕竟如果慕小晨死了,她还真的不知道如果真相水落实出的时候,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结局。想想vivian也觉得有点后怕。

    vivian很快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捡起了扫帚,冷冷的没有表情的看着慕小晨,“你来干什么?”vivian也怕慕小晨是来质问自己的,她准备打死也不承认自己所做的一切。

    “我来就是想问一下你,昨天你怎么说之桃和惠莹失踪不见了?害我昨天找了那么久。”慕小晨问vivian,并没有带着质问的口气。

    “我也是听到别人说的,我也不知道,正好碰到你了,我就随口问你咯。”vivian搪塞着慕小晨。

    慕小晨听到vivian的回答,知道她是随意的回答,明明昨天她见到自己的时候的状态根本不是这样的,“是吗?可是你昨天明明看起来特别着急。我后来找这两个孩子还不知怎么掉到湖里了。”慕小晨想再试探一下vivian。

    “有吗?我有着急吗?我怎么不记得了,你肯定记错了。你掉到湖里了,那肯定是你自己不小心掉进去的。”vivian不看着慕小晨,眼神对视会让她感到心虚。她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扫帚。

    慕小晨知道vivian肯定是不会承认的,通过她的回答,慕小晨感受到了vivian的心虚,她根本不敢正眼看自己,越来越感觉还真的就是vivian陷害了自己,所以慕小晨决定用激将法激她一下,让她说出实情,“vivian,别装了,事到如今,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慕小晨用犀利的眼神盯着vivian,大声的吼道,那眼神恨不得能把vivian吃掉,vivian也被慕小晨突然转变的态度吓了一跳。

    随即vivian心中的怒火瞬间就被点燃了,她本来就恨这个女人,她还如此大声的对自己吼,“哼,我恨你,我就是看不惯你,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