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 丢进山里喂狼
    vivian意识到自己说出这句话已经没有了收回的余地,心想反正已经这样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索性就不管了,她扔掉手中的扫帚,撩了下到嘴边的发丝,冷眼对着慕小晨说“对,我就是讨厌你,从我第一次看到你就讨厌你,允骕那么傲骄的一个人,你凭什么可以留在他的身边?他根本不属于你。你也不配。”

    慕小晨有那么片刻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知道vivian平时对她态度冷淡,说话也没有好言好语,但是她不知道原来vivian是因为妒忌,一个女人的妒忌心还真是深不可测啊,不过允骕确实是让所有女人都爱慕的对象,是啊,我慕小晨何德何能能让他对我如此之好。想到这些,慕小晨似乎也理解了vivian。

    “就算你不喜欢我,你为何非要致我于死地?我知道是你推了我,才掉入湖里的。我不会游泳,差点淹死。你认为有这个必要对我吗?”慕小晨想不通vivian对自己到底能有多大的深愁大恨。

    听到慕小晨这样质问自己,vivian一时顿了一下,那天确实是没想致她于死地,只是那种情况下,仇恨遮眼,她一时冲动将慕小晨推入了湖里。后来vivian也有些后怕,可又想到当时确实周围没有任何人发现自己,也就心安理得,如果慕小晨真的死了,也算了了自己心头之恨。“我没有想杀你,只是一个恶作剧而已,我以为你会游泳,再加之现在都快到夏天了,天气也不冷,我只想看看你落水狼狈的样子。那种样子一定很美呢。”vivian笑着上扬的嘴角,把一切说的那么轻松。

    “恶作剧?难道这只是你所谓的闹剧一场?”慕小晨睁大眼睛,不相信的问道。

    “是的,还要我解释一遍吗?”vivian一直就瞧不起慕小晨,在她心里,慕小晨也不是天仙,只是有几分姿色罢了,看起来也就一个普通的女生,竟然傍上了允骕,想到慕小晨与允骕在冷战,她斜了一眼慕小晨,轻蔑的用手指指着慕小晨,“你看看你,从头到脚一个土,长相也土,穿着土,就你这样的傻大妞,你以为允骕一直能对你好吗?他只是图一时新鲜罢了,玩惯了漂亮的,换换你这个口味,哼,现在可能已经又玩腻了,要把你甩了吧?哈哈哈”vivian说完一通,感觉终于出了口气,仰头大笑,嘲讽的语言刺激的慕小晨握了握紧双手,手心有些微微出汗。

    听到屋内传出来的笑声,易木笙立即转身离去,该去向少爷汇报了……

    屋内两个对质的女人完全没有发现易木笙,也不知道她们两人的谈话此刻已经要传入他人耳里。

    “够了,vivian,允骕跟我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我想你也想得到他,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这一次我不想跟你追究了,希望不会再有下一次,我跟你无冤无仇,你讨厌我是你的事,以后咱们各自做好自己的事,也请你好自为之。”慕小晨有些气愤,但是想到好在自己现在没有事,也不想过多的与vivian去纠缠,惹得起,我还躲不起吗?以后我尽量离她远一点。慕小晨转身走向屋外。留下vivian若有所思的伫立在那里。

    那边允骕在公司,听完了易木笙一五一十的汇报,走到窗边,点了支烟,那双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乌黑的头发,自然的散在耳边,耳钻发出幽蓝的光芒。他的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那种冷气仿佛要将整座城冰冻。嘴里呼出了一个烟圈,“丢进山里喂狼……”冰冷的说出指令,允骕扔掉烟头,用脚狠狠的碾了碾。

    “是,少爷。”易木笙知道少爷的脾气,谁要是惹了他,他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这个女人真是敢往枪口上撞。听到少爷的指示,易木笙立马明白了该怎么做。

    出了公司,易木笙跟一群黑衣人驾车来到了医院,傍晚,在门口蹲点的一群人很快锁定了目标。

    vivian傍晚从医院出来正准备去往住所,一路走,一边想着今天与慕小晨的接触,正在洋洋得意,没曾想突然头上被人套上了一个黑色布袋,两边被人架起往前拖拽,“啊……啊……啊,你们是谁啊?为什么要抓我,救命啊,救命啊。”vivian很快被拽到了路边等待的车辆中,车子立马发动,扬尘而去。

    “放开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要抓我去哪里?”vivian惊恐的乱叫。

    “别动,再动就杀了你,你给我老实点,臭女人。”黑衣人重重敲了下vivian的背,让她安定下来。并用绳子反绑住了她的双手。

    听到黑衣人这样说,vivian吓的不敢吱声了,开始哭起来,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要抓我?我又没有招惹谁。招惹?不对,不对,难道是慕小晨?vivian边哭边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这个贱女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不是不追究了吗?这是怎么回事?莫非她跟允骕又和好了?天啊,如果真是这样,那……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允骕真的会杀了我……

    “你们是允骕派来的,对吗?告诉你们允少,说,就说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都是我不好,他想怎么惩罚我都成,但是千万不要杀我啊!”vivian几乎哀求的抽泣着。可是任她怎么苦苦相求,车上的人都无动于衷。

    很快车子来到了山路上,停了下来,“把她丢进去……”易木笙对黑衣人说,随即黑衣人架着vivian往山森里走了一段,“好吧,就丢在这里。”其中的一个黑衣人丢开了vivian,不经意间松了松绑扎在她手腕的绳子,“你就在这里等死吧,晚上可能会有狼。”说罢,两个转身离去。

    “别呀,大哥,求求你们了,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不要啊,你们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们啊!”被黑袋子套住的vivian看不到眼前的情况,听到黑衣人说的话,明白了他们要将她丢在山里喂狼。惊恐的几乎要抓狂,可是任她怎么哀求,怎么呼喊,两个黑衣人都没有回头。

    完了,我肯定死定了,慕小晨,你这个贱女人,我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要找你报仇……

    慕小晨第二天在医院做义工,她并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在临终关怀医院,看着医院里每天都有人离去,慕小晨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人生短暂,未来不知道在哪里会出现什么状况在等着自己。中午在食堂吃完饭,慕小晨到花园走走,看着之桃和惠莹两个可爱的孩子在花园里嬉戏,心里有种莫名的酸楚,天气很好,两个孩子看起来是那么活泼可爱,可生活却对她俩都开了玩笑。

    之桃与惠莹追逐嬉闹间看到了靠在栏边发呆的慕小晨,“那不是慕姐姐吗?”之桃赶紧跑到了慕小晨的身边,笑着说:“慕姐姐,你怎么发呆了?想什么呢?”

    慕小晨回过神,看着眼前两个阳光可爱的孩子,“没有,姐姐就是有点累了,一时有点恍惚。”爱怜的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头,多希望两个孩子什么事都没有,生活可以不要如此难过。

    “慕姐姐,今天还没有看到乔哥哥呢。”惠莹想难道乔哥哥还在生慕姐姐的气吗?

    “哦,他今天有事,没有过来,等忙完事情就会来看你们的。”慕小晨想到允骕,也不知道他这会在忙些什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时不时的会想到这个家伙,脸一阵莫名的滚烫。“你们中午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两个孩子异口同声的说:“不。”然后之桃似乎想到了什么,“慕姐姐,你们是来参加比赛的,你会设计,那你肯定也会画画,那你能不能教我们画画呀。”黑色纯净的双眼忽闪着睫毛看着慕小晨。

    “当然可以,你们想学,我很乐意。”看着今天天气晴朗,花园里草木繁盛,一片盛开的向阳花在微风中摇曳,慕小晨也顿时来了作画的兴趣,她是学服装设计的,当然有绘画的基础,慕小晨天生对画画有种天赋。“那我们去取画画的材料,来公园里,我教你们画好吗?”“好”三个人就手拉着手高高兴兴的去室内拿画画的材料去了……

    取了材料来到花园教两个孩子画画,两个孩子都很认真的学习,虚心听慕小晨讲解画画的要领,令慕小晨感到欣慰,多么想两个孩子能一直这样无忧无虑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下午慕小晨帮助医院里的老人清理房间并陪他们聊天散心,就这样一天忙碌而充实的的义工工作即将结束,慕小晨看着外面太阳夕下,伸了伸胳膊准备下班。这时医院的广播响起:“前来参加比赛的vivian小姐人在哪里?如若听到广播请速速来院办公室,有知情的参赛者也请转达告之。”听到广播,慕小晨才渐渐想起,似乎今天一天都没有见到vivian,也许是昨天谈话之后,她知道了自己做的那事,心里过意不去,先回去了?慕小晨没有多想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打算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