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 想办法救她
    三人一起来到病房外,这时医生从病房里出来,看着还未苏醒的慧莹,允骕突然拎着医生的衣领对着医生大怒,“为什么不去救她?你就这样当医生的?”

    “别这样,允骕,你冷静点。”慕小晨赶紧去拉开允骕,并抱歉的对医生说:“对不起,医生,是他太着急了。”

    医生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看着允骕,只是简单的说了声:“抱歉”,摇了摇头表示无奈的离开了。

    允骕气愤的在墙上用拳头使劲的锤了几下,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之桃看着难过的大哥哥也不说话,别过了头。慕小晨心疼的握住他的手,不让他在这样伤害自己。

    一双乌黑又明亮清澈的眼睛望着允骕,“允骕,真的是医生他们无能为力,慧莹的这个病是白血病里也比较罕见的一种,目前国内都很少见,也没有成功治愈的病例。”因为听之前慧莹的主治医生讲过,慕小晨极力的向允骕解释,“如果有办法,谁不希望慧莹能好好的活下来啊,她还这么小,未来的路还很长,这不应该是她的宿命。可是真的没有有效的救治方法,所以慧莹也只能被送到这里,走完她短暂人生的最后一程。我们能做的就是在她生命的最后一程多陪陪她,你说呢?人生就是这样的,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是终点了。我们都要想开点,虽然我比你还难过。”

    听着慕小晨的话,允骕渐渐的冷静下来,他扭头看着窗外的医院,若有所思的点燃了支香烟,抽了几口,吐出眼圈,只有香烟能让此刻有点发晕的脑袋变得清醒。

    随后他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扔进了垃圾箱,掏出手机,打给了徐昭林。“有个孩子,得的是一种罕见的白血病,你要想办法救治她,我要让她能活下来。”徐昭林在国外留学几年,在医学界有一定的人脉资源,允骕心想,国内没有办法,国外总会有点办法吧,这个时候也只有靠徐昭林碰碰运气了。

    “好的。”徐昭林没有过问什么孩子,与允骕有什么关系,只是知道允骕一定在乎,只要是他在乎的人,那自己一定会想办法去救治。“把她的病历发一份给我,我来想办法。”

    “嗯,一定要想办法,不管花多少的钱,都一定要把她给我医好。”允骕狠狠的说道。

    “明白。”

    挂掉了电话,允骕去医生办公室,找医生要了慧莹的病历发给了徐昭林。

    那边徐昭林看着允骕发来的孩子的病历,神色凝重,这确实是罕见的一种白血病,死亡率几乎高达80%。目前国外也没有很成功的救助办法。但是既然是允骕发来的任务,那他一定会努力去想办法。

    他立刻到电脑面前接通了在国外的导师的视频,发了病历给导师,跟导师简单沟通了孩子的病情,与他商量尽快请国外有关著名的医学专家来一起商讨治疗方案。

    慕小晨到病房里照看慧莹,想着她随时都会醒过来,身边需要有人照料。她打了盆热水,沾湿了毛巾,拧干水,替慧莹擦了擦脸和手。看着依旧脸色苍白,嘴唇暗淡无色的慧莹,慕小晨心里难过的想哭,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就得了这种病呢?有时候老天真心的不公平,死亡对于这个孩子来说未免来得过于早了些,本该属于她的大好年华还在后面,可是此刻,这个可怜的孩子却只有躺在病床上,等待着她的还都是未知数。越想就越难以控制,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流,但是一想到等会醒过来的慧莹看到自己这样,心里会更加难过,慕小晨赶紧擦干了眼泪,克制自己不去想。

    之桃因为害怕躲在病房外面不敢进来,她心里默默的祈愿慧莹快快醒过来,不要离开自己。突然她想到了慧莹最喜欢现在院子里盛开的向阳花,她说那是生命的向征,她立刻转身跑向院子,想替慧莹摘几朵她最爱的花,等她醒来。

    大概过了一刻钟,慧莹渐渐地睁开了眼,清醒过来。看到病床前坐着的慕小晨,慧莹微微张了张嘴。

    “你醒了,慧莹,太好了。”慕小晨激动的握着慧莹的双手。

    “慕姐姐,谢谢你。”说着试图坐起来。

    慕小晨赶紧拿过枕头垫在慧莹的身后,摇起了病床,让慧莹半躺着舒服点。

    “刚刚突然晕倒,你真的吓到我们了,你知道吗?”慕小晨倒了杯水递给慧莹,让她喝下去。

    “没事,慕姐姐,我只是小睡了一下,害你们担心了,对不起。”慧莹喝了点水,舒服了点。看病房里只有慕小晨,心里有些许的失落,“之桃呢?怎么没看到她?”

    “她刚还在这里呢,可能就在外面。你等着我去帮你叫她”慕小晨正准备起身去叫之桃,却被慧莹拉住了衣角。

    “慕姐姐,不要叫她。”慧莹虽没有看到之桃有些失落,但是她也理解她的苦衷。“之桃其实很胆小的,不管是她妈妈发病,还是我发病,她都是最害怕的那个。我知道她是害怕失去我们。我也不想有一天跟她分别。”

    “嗯,我明白”慕小晨明白慧莹的话。这么小的孩子,眼看着要送自己的亲人朋友离去,她一定是害怕的,内心无法承受。

    “她妈妈跟我都会离去,我们一撒手走了,一了白了,可是她一个人还要继续生活,所以她一定会害怕,慕姐姐,以后如果我们不在了,你能经常关心一下之桃吗?我知道你是好人。”慧莹像个大人一样的郑重对慕小晨请求,慕小晨感觉说不出来的心塞。这么小的孩子这么懂事,承受了不该属于她这个年经所应承受的痛苦。

    “你和之桃都是我的好妹妹,你们一定都不会有事的!”慕小晨握紧了慧莹的又手,“不要担心,好好配合医生,相信上天自会有安排。”

    “谢谢你,慕姐姐,感谢上天让我们遇到你这么好的姐。”慧莹虚弱的发自内心的向慕小晨道谢。

    之桃在门外徘徊,手里捏着刚从外面摘得向阳花,她早就听到里面两个人的对话,知道慧莹已经醒来,但是她还是没有勇气进去,她不敢看到慧莹的脸,就像她不敢看到发病的妈妈的脸,她害怕她们与她说再见,留下她一个人孤孤单单。

    允骕在楼下打了几个电话,安排了一通事,然后走到病房门口,看到在门外徘徊的之桃,他上前问道:“怎么不进去,在门口做什么?”说完向屋内瞅了一眼,发现慧莹已经醒了过来。

    之桃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允骕见她不好意思,也不管,就提着之桃jin ru了病房。

    “哎哎呀。”允骕放下了她,她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慧莹望着紧张的之桃,四目相对,之桃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把手中的向阳花递给慧莹。“喏,你最喜欢的。我刚刚下去摘的,你闻闻香不香。”

    慧莹看着自己最喜欢的花,闻了闻,“香,真香,谢谢你,之桃。”之桃高兴了。

    “为什么最喜欢这个花呀?能告诉姐姐吗?”

    “慕姐姐,这个花叫向阳花,它的花语就是向着太阳努力生长,代表着勇敢、快乐与生命力。正如我,我也渴望我能努力生活,有足够的生命力,可是……所以我喜欢这种花,我觉得它代表了我。”慧莹望着手中的花,向慕小晨解释。

    “原来是这样啊,慧莹,你肯定能活得好好的,要相信自己,相信奇迹。”慕小晨想跟这个可怜的孩子鼓鼓劲。

    “嗯,慕姐姐,我会努力的。”慧莹给了慕小晨一个坚定的眼神。

    之桃看着虚弱的慧莹,心疼极了,上前拉着她的小手,担心的问道:“你感觉好点了吗?还难受吗?你知不知道刚才多吓人,我怕你就这么突然的离开我。你不要这样吓我,好不好。”

    “好多了,之桃,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慧莹不忍心之桃一次次看着自己发病。

    看着两个这么懂事的孩子,慕小晨感慨万千,磨难总是能让人成熟。

    这时站在一旁看了许久的允骕开口了:“我已经找了朋友,他正联系专家进行汇诊,相信很快能找到治疗方案。”

    慕小晨听到允骕这样说,开心的对慧莹说:“你们知道吗?这个大叔可是很能干的人呢,在a城他无所不能,所以我们要相信他,慧莹,你一定要有信心战胜病魔。”说罢看着允骕,知道他肯定又要生气了。

    听到慕小晨又说自己大叔,允骕低沉着眼睛望向她,“你,又叫我大叔,我有那么老吗?”那种感觉恨不得生吞了她才好。

    三个人看着允骕的黑脸,有点生气,却又憋着的样子,一同笑了起来,病房里传来了久违的笑声,一切都是那么和谐,慕小晨想着,如果能一直这样开心的活下去该多好,生活本来就应该是美好而快乐的,但是往往上帝总是给你制造了些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