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你跟舒景柔很般配
    慕小晨看着徐昭林,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

    徐昭林问她:“怎么回事啊,发生了什么?刚才那人是谁?”

    慕小晨只答了一句:“宋言之。”就不再说话了。

    徐昭林见她似乎吓住了,也就没有问了,把她拉到路边,坐在马路边。

    徐昭林拿出手机打给了允骕:“是我,你来一下这里,等会我发定位给你。慕小晨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允骕低沉着声音问道。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一个叫宋言之的人绑架了她,差一点就被几个男人给强暴了。幸亏我及时发现了。算了,等你来再说吧。你快点过来。”说完,徐昭林挂了电话,走到慕小晨身边陪着她。

    允骕还在宴会上,挂了电话,他立马冲出了宴会厅,任陈艳芝在身后叫他也没有回头。

    允骕按着徐昭林发来的位置,开车找去了。在车上,允骕想着刚才徐昭林说的话,恼火极了,他打了电话给阿初,冷冷的说道:“给我听着,找人把宋家彻底弄垮。” 然后愤怒的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到了地方,允骕停下车,看到慕小晨和徐昭林坐在路边。他赶紧走过去,发现慕小晨面无表情的坐着。

    徐昭林说:“已经这样坐半天了,也不开口。”

    “怎么了?说话呀,慕小晨。” 允骕把慕小晨揽入怀里,深情的问道。

    慕小晨依旧不说话,允骕又问:“你是不是害怕了?别怕,我来了。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慕小晨确实是害怕了,响着刚才车子里的那几个男人恐怖的面孔,差一点她就失去了贞洁。要不是徐昭林的及时出现,恐怕现在自己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被允骕抱在怀里,感受着允骕的温度,慕小晨才缓过了神,她忍了半天,终于憋不住了,一下“哇”的大哭了起来。边同刚才在宴会厅上受的委屈,她一股脑的想要发泄。

    徐昭林见慕小晨哭了,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站起来走到一边,想让允骕一个人安慰她就好。

    允骕一看慕小晨哭的那么伤心,也不知把措了,还没有见过慕小晨哭过。允骕有些慌了神。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劝解。他抚摸着她的头发,轻声说:“别哭了,都是我不好。我刚才不应该让你一个人先离开的。对不起。”

    慕小晨一听哭的更委屈了,声音也越来越大,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允骕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就想办法逗她,假装着卡通人物的声音说:“主人,我错了,你就放过我吧。”见慕小晨还是不为所动的哭,就索性放开慕小晨,站起来,学着卡通动物又继续说:“主人,你看你这么漂亮,哭的妆都花了,再哭就不漂亮了,你是我的小呀小美女,怎么能这样哭泣呢?”允骕边说边唱了起来。

    慕小晨被允骕笨拙的动作和表情给逗乐了,她又哭又笑起来。

    允骕见慕小晨被逗乐了,心里也稍微松了口气:“好了,好了,别哭了,现在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了吧?”允骕从兜里掏出了纸巾替慕小晨擦眼泪。

    慕小晨接过纸巾自己擦起来,抽泣着说:“我从宴会厅出来,不知不觉走到了这背街上,然后碰到了宋言之,他说都是因为我,他家落败了,他爸爸现在也下台了,他要报复我。然后找了几个男人过来,差一点,我,我就……”慕小晨想着刚才又委屈了,“幸亏遇到了徐昭林,是他救了我,要不然我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呢。”说完,慕小晨扭头寻找徐昭林。

    徐昭林见这边慕小晨好像也缓和了,就走了过来。

    “谢谢你,徐医生。”慕小晨起身郑重的给徐昭林致谢。

    “不客气。举手之劳。”徐昭林也没有想到今晚真是阴差阳错的让自己碰到了慕小晨,并救了她一命。

    “谢谢。”允骕拍了拍徐昭林的肩膀以示感谢。

    “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正好出现在了这里呢,徐医生。”慕小晨觉得不可思议,怎么这么巧就碰到了徐昭林。

    “我是在旁边吃饭,然后散步,走到了这里,刚好他们车门打开的时候,我一眼瞟到了你。所以才有了后面的事。”徐昭林如实的解释。

    “真是太巧了,徐医生,你可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太感谢你了。”慕小晨感激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都早点回去吧。”允骕看了看时间,对徐昭林说:“你开车了吗?没有,我送你。”

    “开了,停在那边,我在走回去就是了。你们先走吧。她也受惊吓了了,你们早点回去。”说完,徐昭林瞅了眼慕小晨就转身去取自己的车了。

    允骕扶着慕小晨也上了车,往别墅开去,一路上,慕小晨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回到了家,允骕让慕小晨先去洗澡,自己去打了几个电话。

    慕小晨洗完了澡出来,心情也平复了很多。她想去厨房倒杯白水喝,看到了允骕还一个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财经节目。

    她走过去,“你还不休息?”

    “我看一会儿,你先去睡吧。”允骕继续看着电视。

    慕小晨去厨房倒了两杯水,出来给允骕放下了一杯,也坐到了沙发上。

    她喝了口水,抿了抿嘴,然后对允骕说:“其实,我发觉得你跟舒景柔挺般配的,你妈妈说了,她是你家给你找的儿媳妇,你将来的未婚妻。”慕小晨想着今天晚安,允骕妈妈对自己说的话,酸酸的说道,语气中带着的醋味,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允骕被慕小晨这突然一句的酸溜溜的话给逗乐了。没有说话,还是继续看电视。

    “你笑什么?我说的是真的,难道不是吗?她要学历有学历,要长相有长相,要家境有家境的。”慕小晨撅着嘴巴嘀咕着。

    “你想多了,我不喜欢她。你别听我妈的。”允骕看慕小晨还是有些醋意,继续解释说:“我妈喜欢那是她的事,反正我不喜欢她。刚才在宴会上我让你先离开也是有原因的,我相信你没有泼她,我让你先离开也是少一些事非,如果那个场合下还让你待在那里,继续跟她们纠缠,最后受伤的肯定是你。你明白吗?说以我没有维护你,你也不要放在心里。我肯定是相信你的,我知道舒景柔是什么样的人。”

    慕小晨听了允骕的解释,心里有点好受了。但一想到宴会上,允骕妈妈对别人说的她那些坏话,她就一肚子委屈,难受极了,又生气了,对允骕说:“你不用跟我解释,你妈妈都说了,我是不要脸的女人,只会缠着你。”

    允骕见她又生气了,只好哄道:“我说了,别听我妈的。她更年期,你别理她。”

    慕小晨越想越气愤,允骕的妈妈那样说自己,诬蔑自己,真是太伤人了。又想到碰到宋言之发生的事,她的火一下子就窜了上来,“反正你妈说了,我跟舒景柔比什么都不如,是我一厢情愿的要跟着你。都是我死皮赖脸的绑着你。你早晚会把我给甩了,去跟舒景柔好的。我相信天下男人一般黑,你也会这样,早晚你会厌倦了我,甩了我,去找她,对不对?”

    允骕听到慕小晨这样说,也一下怒了,脸色立马沉了下来,他阴冷的盯着慕小晨,那眼神似乎要将她吞噬掉。

    慕小晨看着允骕拉下了脸,也知道刚才说的话有些过重了,也许惹怒了允骕。也就不说话了,别过了头。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尴尬起来,空气似乎都凝固住了。

    允骕盯了一会慕小晨,站起来,强行把她抱起来,往楼上卧室走去。慕小晨被这突然一抱给弄的不知所措,还好家里的下人们都早已休息,要不然看到这一幕就……她用手捶打允骕的胸膛,小声的挣扎着:“放开我,放开我。”

    允骕不管不顾,把她抱入了卧室,用脚带上了门。把慕小晨扔到了床上。然后他开始脱掉自己的外套,一下扑到了慕小晨的身上,慕小晨被他压的有些难受,就叫:“你弄疼我了,放开我。”

    允骕的大嘴含住了慕小晨的嘴,她说不出话来,允骕报复性的咬住她的嘴,不断的挑逗着。他边吻边脱掉了慕小晨的衣服,强行jin ru了她的身体。那种干涩的疼痛让慕小晨有些难过,她知道允骕是在发泄自己的情绪。

    慕小晨一瞬间觉得允骕只不过是把自己当成了宣泄**的工具,从一开始他把自己带回别墅再到今天,每一次都把她弄的生不如死,她哭了起来,泪水打湿了允骕的脸庞,允骕突然停了下来,没有了兴趣。

    允骕穿好了衣服,起身下了床,背对着慕小晨说:“休息吧,我去隔壁睡。”转身就出了房间。

    慕小晨一个人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心里莫名的委屈与痛苦随着眼泪不住的滑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