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怀疑
    慕小晨到了办公室,想着允骕妈妈刚才说的那些话,心里多少还就点郁闷,这两天接二连三发生的事让她心里很不就滋味,想想下午没什么事,她还是去找傅野奕问个清楚吧,于是她打了电话给傅野奕。

    “你在哪里啊?能出来见个面吗?”电话通,慕小晨就直接问道。

    傅野奕正在家里练习魔术,突然接到了慕小晨的电话,还是她主动约他见面,“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傅野奕有些疑惑。

    “嗯,有点事情,咱们还是见面再说吧。”

    “行,那约哪里?”

    “就在商业街那边的樱花蛋糕坊吧,我现在就过去,大概4点半能到。”慕小晨看看手表上的时间,她想着正好去那边买点蛋糕带回去给允骕吃。

    “好,那等会见。”

    慕小晨收拾了包就打算出去找傅野奕。

    慕云卿正好经过听到慕小晨又不知道跟谁约的见面,鄙夷的瞪了她眼,慕小晨从她身边经过,不屑的看了她眼走掉了。

    ......

    慕小晨到了蛋糕坊,傅野奕还没有到,她买了几块允骕爱吃的蛋糕,找了个桌子坐下来,点了杯奶茶等傅野奕。

    “等久了吧?”傅野奕的说话声把慕小晨拉回了现实,她正在低头看着手机好的时间想着怎么跟傅野奕开口,他就到了。

    “哦,没事,我也刚到会儿。”慕小晨起身打量了傅野奕翻,他今天穿着身休闲的运动卫衣套,显得挺有精神与活力的。

    “说吧,找我什么事?”傅野奕在慕小晨的面前坐了下来。

    “嗯,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慕小晨挠挠头,还是有些不好开口,看着傅野奕盯着她,她只好清了下嗓子说:“就是前两天,允骕开车出现了幻觉跟别人撞车了,后来我又在剧院晕倒,他赶来看我,路上又被人围堵,差点被人打,我想问下,你给我的那个有助于失眠的精油,有没有问题,这两件事跟你有没有关系啊?”

    傅野奕听立马表现出有些生气的样子,心痛的说道:“你这样问我,让我很受伤。我可是都是为了帮助你啊,没想到你最后还怀疑到我的头上了。”

    看傅野奕生气了,慕小晨连忙抱歉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是我太莽撞了,我也是太过于担心允骕才过来问下你。因为用了那个精油之后出的这两件事,而且检测有点致幻的成分,所以我才,我才……”

    “你才过来问我?这种治疗失眠的东西多多少少会有点成分,再说了你找的什么检测机构啊?准不准?我这个东西不知道治疗了多少人了,别人都没有问题啊。”傅野奕极力的解释并带着些怨气。

    “嗯,对不起,请你别生气好吗?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怀疑你的。”慕小晨想想傅野奕的话也有道理,再说也确实是他为了帮自己才做的这些事,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哎,算了,没关系,你记住我直是把你当好朋友的,而且我也没有害允骕的动机啊,你想想是不是?我跟他又不熟,我为什么要害他呢?你不要多想。”傅野奕恢复了平静,镇定的说着。

    对啊,他本来也没见过允骕,为什么要害他呢?也没这个理由,确实也解释不通。慕小晨在心里盘算着,“对不住啊,你说的确实有道理。都是我的错,算了,不说这个事了,你也当我今天什么也没说吧。”

    傅野奕挑了挑眉,“好吧,请你吃饭吧,快到饭点了。”

    慕小晨看着手里的蛋糕,摇摇头道:“算了,我还回去有事呢,谢谢你,下次有时间再起吃饭。”慕小晨说着就起了身。

    傅野奕看慕小晨也没有要吃饭的心情就只好说:“那好吧,那我们下次再约。”

    “嗯,好,那再见。”

    “再见。”

    两人互相道别后,慕小晨就打了车回别墅去了,傅野奕看着慕小晨坐的车子渐渐离去,眼神里突然闪现出股特别的光芒。

    ……

    徐昭林打电话给允骕想问他头上的伤怎么样了,但是允骕没有接电话,他打了电话给阿初。

    “阿初,允少的伤怎么样了?”

    “好多了,徐医生。”

    “哦,那就好,我打电话他没有接,在干吗呢?”

    “允少估计在公司开会没听到电话吧,我在给他修车,我也不知道。”

    徐昭林听,怎么又修车,车子上次不是才修过嘛,“又修车了?”

    “别提了,这是另辆车,被砸的都没形了。”阿初抱怨道。

    “怎么回事?被砸了?”徐昭林有些疑惑。

    “是啊,允少晚上开车去医院看慕小姐,走了公司后面的背街,然后被群人围攻,差点人都没命……”

    阿初还没有说话,徐昭林就赶紧挂了电话,他听就急了,跑出诊所就开车赶去了允骕的公司。

    徐昭林直接冲到了允骕的办公室,允骕正在跟下属签文件,见到徐昭林急急忙忙的进来了,他就示意同事先离开。

    “怎么了,急急忙忙的?”

    “你说怎么了?你遇到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说下啊?”

    允骕抬眼看着徐昭林紧紧的盯着自己,心里突然明白了原来他已经知道了自己遇到危险的事。他没有说话,站起身走到了窗户边,“你怎么知道的?”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你说,你怎么就突然遇到这样的危险?”徐昭林上前步问道。

    “那天我接到电话,说是慕小晨晕倒住院了,我就去找她,为了抄近路,就走了公司后面的背街,后来有几辆车把我给围住,然后车上下来的人就开始乱砸,我想打电话求助,但是没有信号。说起这事啊,我还直奇怪。那条道虽然说背,但是不至于没有信号。”允骕摸着下巴,思索着。

    徐昭林听了允骕的解释,他突然想到了自己原来在国外的经历,“我原来在国外看到过种小玩意,种电子设备,它可以搜索到当时距离自己很近的手机设备,连接后就可以控制那个手机。我在想你说没有信号,真怀疑会不会是你的手机被控制了啊。”

    “应该不可能吧?我也没有近距离接触过谁,平时除了公司就是家里。”允骕摇头想想不可能。

    “会不会是慕小晨啊?你们两个近距离接触肯定多。况且怎么那么凑巧,他就正好住院了,你因为去看他才遇到危险。”

    听了徐昭林说的话,允骕有些生气,他的脸色阴沉,盯着徐归林说:“我说你不要对她有偏见行吗?这种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徐昭林耸耸肩,不说话,心里依旧觉得慕小晨很可疑。

    “她个小姑娘,她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再说她有什么动机要伤害我?”允骕低沉着声音质问着。

    徐昭林本来就对她直不看好,经过这些事总觉得慕小晨嫌疑最大,但是允骕又不以为然,还生气,他也不好再继续说什么。“行了,你自己小心点吧。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徐昭林说完就转身走出了允骕的办公室。

    允骕想着徐昭林的话,真的是有些不可思议,怎么还怀疑起慕小晨了,真的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平复了下心情,继续坐在老板椅上看文件。

    突然间手机微信声音提示,允骕打开手机,是慕小晨发来的照片,他点开看是两块蛋糕的照片。坚接着慕小晨又发来了语音,允骕点开,听到:下班了早点回来,我买了你爱吃的樱花蛋糕。允骕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他简单的回复了两个字:好的。

    慕小晨在别墅收到了允骕的回复,嘴角挂出丝笑容,她在房间里边看着设计书边等着允骕回来,知道他最近因为公司的事,再加上出的这些事焦头烂额,想买点他爱吃的甜食让他心情好些。

    翻了几页,电话响了起来,慕小晨拿起看是苏可的,这个苏可自从上次出国还直没有回来。

    “苏可,你还知道打电话给我啊。”慕小晨带着点抱怨的口气问道。

    “哟,听这口气,生我气了呀。”苏可听出了慕小晨假装的生气。

    “可不是嘛。”

    “哎呀,别生气了,我这不是出国,直没有回来嘛,上次参加了活动后,公司又安排我参加了期封闭训练,我这直也没有手机,都没有联系你,这不训练结束,我就打电话你了嘛。”苏可解释着。

    “这样啊,那我就原谅你了。”

    “你的比赛我都知道了,jin ru决赛了,真替你高兴。”

    “谢谢,真希望我决赛能赢,那样我妈妈的手稿就可以要回来了。话说,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可想你了。”

    “肯定能赢,我也想你啊。就这几天吧,快了,公司还有事呢。”苏可也想快点回国。

    “嗯,那就好,回来咱们再好好聚聚。”

    “行,我给你带礼物了……”

    就这样,两个闺蜜煲起了电话粥,直到允骕下班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