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游诸界 935 庄琴番外(四)
    程翔礼在家人面前把庄琴夸得绝无仅有。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什么有内涵啦,小才女啦,小天才啦,聪明啦,性子温和,脾气好,善解人意……

    程翔礼是程家这一辈里,最出色的。

    程翔礼的爷爷程平庸甚至有心越过自己的六个儿子,直接把家族生意交到程翔礼这个孙儿手上,对程翔礼自然是极为关心。

    知道了程翔礼有女朋友,早就说,要程翔礼带女朋友回来见见他。

    而程翔礼的父母更是好奇,该是怎样的女孩子,才能捕获了儿子的心。

    要知道程翔礼英俊,多才,风度翩翩,家世又好。

    从小学开始,就有女生喜欢程翔礼,给程翔礼送礼物,写情书。

    到了中学,更不得了。

    有好几个女生都追到家里来了。

    但是,程翔礼根本都不理会,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

    程翔礼的父母都要以为自己的儿子是不是要去当和尚。

    听说程翔礼有了女朋友,而程翔礼对这个女朋友非常满意,夸得天上少见,地上没有,他们好奇心也是非常重的。

    其他家庭成员也是一副好奇的样子。

    终于在程翔礼的爷爷程平庸的带头下,其他家庭成员的支持下,程翔礼顶不住压力了,答应要带庄琴回来见家人。

    庄琴皱着眉头,“我们不是说好了么?就是在人前假扮男女朋友。见你家人,不是我的责任和义务,我不去。”

    就在这个时候,程翔礼的手机响了,“我先接电话。”

    庄琴点了点头。

    程翔礼说了几句话,就把手机递给庄琴,“我爷爷,要找你说几句话。”

    庄琴万分不情愿,但是出于礼貌,还是接过了电话,“您好。”

    里面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是庄琴吧?翔礼给我说起过你。后天元旦,你来家里吃个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家人聚集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

    程平庸说了半天,庄琴真的不好意思不给一个老人面子,最后扭扭捏捏答应了。

    答应了,程平庸就让庄琴把手机给程翔礼。

    程翔礼接过手机,“爷爷。”

    “臭小子,爷爷替你搞定了。以后你要听爷爷的话,知道了没有?不过女孩子不错,听声音就很好,来的时候,别带东西,人来就好了。好了,后天爷爷等着你们。”

    说着,老人就挂断了电话。

    程翔礼看着庄琴,“抱歉。不过真的不用介意什么,去吃顿饭而已。”

    庄琴无奈点头,“好吧。”

    到了元旦这天,庄琴还是稍稍收拾了一下。

    平时,她不会化妆,但是,她学习过绘画,怎么可能不会化妆呢。

    她的物品里也有妈妈给她买的一套兰蔻的粉底,眼影,眉粉,唇膏……

    画了一个淡淡的妆,庄琴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还算满意。

    接着,庄琴换上了一件浅灰色的毛衣,下面穿了短裙,脚上穿了长靴,外面套了没有穿过几次的羊绒大衣。

    京城的暖气都很足,在室内,穿裙子,根本不会觉得冷。

    元旦连着周末,所以,一共放三天假。

    前一天,程翔礼就回家了一趟。

    到了早上八点半,开车停在了女生宿舍楼下。

    程翔礼不是那么喜欢张扬的人。

    所以,这辆不是很值钱的法拉利跑车,程翔礼是第一次开到学校来。

    专门为了接庄琴。

    往常,他也只是和那些富家子弟出去玩乐,才会开这辆车。

    程翔礼的车子停在了女生宿舍楼下,根本没有引起侧目。

    华清大学的学生很骄傲的。

    男生看到这样的车子会想:以后,我会开比这更好的车子。

    所以,不会围观。

    女生看到这样的车子会想:又是一个没有脑袋的富二代,真以为开来这样的车子会追到华清大学的女生么?

    所以,更不会围观。

    程翔礼倒是收获了不少鄙夷的目光。

    庄琴下来了。

    看到程翔礼,也觉得有些恼火,开这样的车子来学校,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富二代么?

    怎么这么没有脑子。

    程翔礼委委屈屈说道,“我十八岁的生日礼物。当时喜欢,爸妈就给买了。后来知道这车子不合适,想换别的,爸妈不给掏钱,说,下来想买车,就要自己去买。所以,只有开着了。”

    庄琴内心微暖。

    知道程翔礼还是为她考虑,才开车子来学校接她。

    程家这次聚会在老宅。

    老宅在京城郊外,是一个庄园。

    很大,很舒适,但是也很远。

    开车过去,就算全速跑起来,也要一个多小时。

    而且,根本没有公交车到达。

    所以,程翔礼开车来接她。

    车子跑了一个半小时,终于到达了程家的庄园。

    庄琴看到程家的庄园,也稍稍有点惊讶。

    庄园很大。看围墙就知道。

    风格是西式和华夏国古式矫揉在一起的风格,总体看起来还不错。

    当然,这不会带给庄琴任何压力。

    虽然庄琴出身中产,以前也没有接触过豪门的人。

    但是,她认为,凭借她的天赋,她的大脑,她过往的成绩,她的素质,让她在任何地方她都不会不自在。

    自然,更不会因为要进入豪门和人吃一顿饭就觉得有压力。

    车子在庄园内行驶了快十分钟,才到达了老宅。

    在老宅外,程翔礼停了车。

    两人下车,刚刚走到老宅大门口,就看到屋子里“呼啦”一下,涌出了一堆人。

    庄琴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一个家庭聚会就有这么多人,这个程家该有多庞大。

    而程翔礼苦恼了:早就告诉他们了,要低调,要低调,别吓坏庄琴了。结果这么多人跑出来,不是专门给他找不自在么?

    庄琴就看到领头的是一个头发雪白的老头。

    在这个老头身边,是一个中年男人,和程翔礼的面容有几分相似。

    看起来非常儒雅,不像是生意人,倒像是学者。

    在老头的另外一边,是一个面容宁静的中年女人,穿着厚旗袍,短发,烫成了小卷,看起来贤良淑德,脾气很好的样子。

    后面还跟随了五对中年夫妇,这五对中年夫妇的身后,是一堆年轻人。

    年长的,看起来三十多岁,年幼的才几岁。

    庄琴一眼扫过,就知道,总共有七十多人。

    领头的老头面上带着笑意,乐呵呵说道,“庄琴小姑娘,我是翔礼的爷爷,你也喊我爷爷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