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7 顿悟
    那日松的嗓音非常好,歌曲也很美丽,飘荡在草原上。

    草场,水泡子,牛羊,马匹,歌声……

    一切就好像一幅美丽的画卷,还是带着声音的画卷。

    张旭真觉得,草原该有的一切,眼前都有了。

    张旭突然觉得身子一震。

    顿时,周围的灵气都往张旭的身体涌来。

    这些灵气,带着草原特有的气息,进入了张旭的身体,在张旭的身体内,经脉内运行。

    张旭一动不动。

    而张旭身下的马匹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呆立在了原地。

    张旭这个时候的感觉十分奇妙。

    他觉得自己的心神似乎和草原,水泡子,每一个地方,每一株青草,每一个牛羊联系了起来。

    好像,自己成为了纵行在天地间的清风,抚摸过了每一样东西。

    那日松的歌声听起来更加飘渺。

    好像隔了一些时空,感觉有点蒙,但是更加清晰了。

    似乎被剔除了杂质。

    张旭内心大喜,他知道,自己顿悟了。

    因为草原的美景,草原上充沛的灵气,他顿悟了。

    顿悟,是可遇不可求的。

    寻常武者,能够顿悟一次,就可以给别人炫耀一辈子了。

    顿悟,不仅会提升武者对于天地之力,天地规则的感悟,也会让武者提升实力。

    因为顿悟,吸收入身体内的灵气,是海量的。

    甚至可能比得上寻常武者几个月,甚至几年吸收的灵气。

    张旭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一切。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张旭觉得进入身体的灵气开始变少。

    张旭知道,顿悟过去了。

    张旭检查了检查自己的身体,更是大喜。

    五气朝元境界已经巩固了。

    现在的张旭,给人感觉不是才才踏足五气朝元的新手,而是好像踏足了五气朝元几年的人。

    更重要的是,张旭身上的伤势,都在草原特有灵气的滋养下,痊愈了。

    现在的张旭恢复如初,已经可以动用灵气和武力了。

    这才是让张旭高兴的。

    就好比一个人本来具有超能力,但是突然有一天,这超能力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动用了。

    这个人肯定会觉得百般不舒服,百般难受。

    甚至内心也是有些不安。不知道碰到了一些事情,自己是否能够应对。

    现在,可以动用武力了。

    就好像超能力回来了。

    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再受到束缚。

    心情自然是十分舒畅的。

    张旭决定了,回去就替朝鲁治疗伤势。

    朝鲁的伤势虽然严重,但是施针就可以让他痊愈。

    张旭高兴了,顿时面上露出了微笑,神采飞扬起来。

    就是不远处的那日松,也感觉到了张旭的好心情,“张旭,你看起来心情不错啊。这里的美景,让你心动了么?”

    张旭点了点头,“是的,这里的风景太好了。”

    那日松有些错愕,看着张旭身下的马匹,“这匹母马怎么了?怎么感觉灵动了不少不说,似乎心情十分好的样子。”

    张旭笑了。

    他吸引了很多天地灵气过来,他身子周围的天地灵气浓郁了很多。

    不可避免,被身下的马匹也吸收了不少。

    动物吸收了灵气,会提升肉,身强度不说,也会提升智力。

    再这样来几次,这匹马成为灵兽也是有可能的。

    那日松到底是牧民,对于自家马匹的状况非常了解,一眼就看出来了张旭身下的马匹和以前不一样了。

    张旭自然没有说出来原因了。

    那日松惊讶过后,也是没有再关心这个事情。

    中午的时候两人随便吃了一些饼子,喝了一些带的奶茶。

    牧民放牧,一般都是一整天,没有说中午还回去的。

    张旭下了马,坐在水泡子旁边的草地上,盘膝而坐,闭上了眼睛。

    开始修炼起来。

    身体的伤势好了,五气朝元境界也巩固了,这里的灵气又十分充沛,张旭如鱼得水。

    那日松也没有打扰张旭,他只以为张旭有些累了,在休息。

    到了下午四点多,太阳西斜的时候,张旭睁开了眼睛。

    那日松说话了,“张旭,我们该回去了。”

    “好。”张旭上了马。

    那日松赶着牛羊,往家里行去。

    回到了帐篷旁边,已经快六点了,哈森早已经打开了围栏,在等待了。

    那日松和哈森把牛羊赶进围栏里。

    张旭下了马,把马匹的辔头,马鞍都收拾起来。随着那日松一起放入了帐篷里。

    一家人加上张旭在大帐篷里聚集了起来。

    两个女人已经做好了晚饭。

    晚饭是烤羊腿,烤羊心,炒羊肚,羊脑烩菜,奶豆腐,奶皮子,包子,馅饼,还有热乎乎的羊肉汤和奶茶。

    众人也不客气,都是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张旭发现了,这些羊肉里,蕴含着淡淡的灵气。

    非常淡,如果他不是实力高强,根本感觉不出来。

    估计是因为,草原上的灵气比较充沛,那些草吸收了一部分。

    羊吃草的时候,也吸收了一部分。

    所以羊肉稍稍带点灵气。

    就是因为有这点淡淡的灵气,羊肉品尝起来十分鲜美。

    而这一家子,除了受伤了朝鲁,其他人的身体都十分强壮。

    和长期食用这样的羊肉,也是有关系的。

    朝鲁吃得非常少,和他的身材,年龄很不相称。

    张旭知道,是因为朝鲁受伤了,不仅脏腑,连肠胃的功能都有些衰退,所以,吃下去东西很难消化。

    他的饭量就非常小了。

    不过朝鲁还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陪着大家一起吃饭。

    那日松,哈森看着朝鲁的时候,面上闪现过一丝忧色。

    张旭就知道,显然这两人也是知道朝鲁的身体状况的。

    热热闹闹吃完了晚饭,两个女人开始收拾起来。

    男人和孩子面前都摆放了一碗奶茶,开始说话了。

    正说着话呢,就听到巴音,巴图开始叫唤了起来。

    那日松挺直了身子,“看来是有人来了。”

    说着,站立了起来走出了帐篷。

    过了一会儿,那日松带进来了三个人。

    三个人都是壮汉,一个五十多岁,两个二十多岁。

    五十多岁的那个人,是后天五层境界。

    张旭有些纳闷。

    因为,这三个人说起来是客人。当地人十分好客,有客人来,他们会非常高兴。

    但是,那日松脸上的神情没有那么好。甚至看起来有几分阴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