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围杀
    灵魂被抽净的女子身体变得异常干瘪,犹如一团破布般落在地上,身上翠绿的幻心草随着女子团起的人皮裸露在外。

    男子悠悠的捡起地上的幻心草冷哼着:“这东西,也就能改变一下对方的记忆,哎,可以改变她的记忆啊,怎么就这么冒失的做掉她了呢,她要是不死,没准会省掉自己不少的麻烦,啧,一心想着融合自己,把这事儿给忘得一干二净,是不是鸩给我的东西有副作用,不然怎么会出这样的差错?”

    直到把幻心草拿在手里,男子才想到自己的差错,只是看着地上的人皮,什么都晚了。

    “你下手还真是不留情啊,好歹也是个艳鬼不是?怎么就舍得下手呢?”空旷天台的地面上,缓缓出现一片潮湿,随后从潮湿中涌出一股泥浆,随着泥浆越升越高,逐渐化作一具人形,随后马山带着一脸笑吟吟的表情,望着面前的男子。

    男子缓缓摘下面具,周礼的脸庞出现在马山眼前:“你忘了我是什么身份了吗?我是智囊,不是色鬼,一切对我对大人来说具有威胁的东西,都要清扫干净。”

    从见到鸩的那一刻起,周礼就开始为自己打算,如果说的更准确来说,那就是当它发现钟发白在遇到鸩之后还能安全的活着,他就开始为自己的以后进行审时度势的筹谋,它自认为自己的实力和智慧不输于任何人,却要为一个草包鞍前马后,更重要的是,自己这辛辛苦苦所做的一切竟然得不到阴灵峰的一分赏识,在它的记忆里,阴灵峰把自己当狗一样呼来喝去,甚至说让所有厉鬼来践踏自己,难道自己没有独挡大任的实力吗?为什么非要自己去用自己的智慧来为一个草包服务,凭什么!

    “你为大人清理道路,那你呢?”马山笑容不变的盯着周礼,但声音却变得更加有些和颜悦色,就好像对周礼很是欣赏一般。

    人鬼终殊途,说到底,马山能做的周礼能做;而周礼能做的,马山去不一定,这就是鬼魂存在于这个不属于它的世界的好处,不用在乎礼法,也没有任何的礼法能束缚的了它!

    恭敬的朝马山抱拳,周礼一脸谦虚:“周礼说到底也不过是一只游魂,怎料有幸能和大人共事,这是周礼的福分,以后周礼定会在跟随鸩大人同时,谨遵聆听马山大人的教诲。”

    作为一只厉鬼,无论什么时候和一个明知杀不了的道士作对,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而且看马山的样子,应该也是受到鸩的一些点拨的,这样的人就算不是亲信,地位也要比自己高出不少,所以作为一个新人,所谓的巴结和阿谀奉承是少不了的,对于这种事,周礼很是熟络。

    “周大哥太谦虚了,如今我们同为大人办事,但论资历来说,小弟还是太年轻,需要大哥的多多提携啊。”马山嘴上说着,笑容满面微微抬手朝周礼做了一个搀扶的动作。

    周礼的马屁拍的马山舒爽无比,本着迎面不大笑脸人的道理,马山欣然接受,不过出于本能的直觉,那件一直压在心里的事也该有个答案了,哪怕模糊一点也好,起码有个头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