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体修
    猛然转身,钟发白左脚飞起迎向那只犹如脱水般干枯尖利的手掌,‘啪’击飞那只利爪,左脚顺势击向对方胸口。

    面对迎面而来的左脚,对方身体一轻朝后飞出数米外躲开钟发白的反击。

    “好久没有见到体修的道家高手了,像你这样的练家子,不多了。”一向冰冷的声音不由随着钟发白的反击变得有些郑重。

    虽然没有所谓的惊异,但钟发白的表现令对方不由重视起来。

    收起脚,钟发白朝对方淡淡一笑:“那你看我这水分是不是过滤的不错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钟发白如今只想向对方要一个满意的答复。

    “胡沼。”收起手,胡沼缓缓踱步到钟发白面前。

    他很清楚,与其和眼前这家伙作对不如打打交道,毕竟在这里自己还只是个小卒,想要爬上去,凭自己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只有发展长久的合作伙伴才能够得到最大的利益,而且和眼前这个人打交道还不会损失自己的利益,毕竟人鬼殊途,自己需要的不见得对方就会需要,这样在利益平分上就会少一个瓜分的人,只要自己能得到想要的最大利益,那在这个学校,无论做什么都是很有必要的。

    蓬乱的长发下,胡沼一张由苍白面色,淡到几乎不见的眼眉,鱼尾纹朝下的三角眼,有些浮肿的眼睑,酒糟鼻,大嘴所组成的脸庞,令人不由有些厌恶。

    满意的望着胡沼的这副姿态,精通相面的钟发白知道对方是个处事狠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亡命徒。但对于钟发白来说,这正是他想要的,只要能够给他足够的利益他会为自己做好一切力所能及的事,当然,前提是要给他一点甜头。

    “找个地方聊聊?”钟发白笑着环视四周,既然要合作,那就要找个合适的地方进一步交涉一下,不然事后反悔,自然是得不偿失。

    乌黑肮脏的小指扣着鼻孔,胡沼咧嘴一笑:“不急,虽然我知道像你这样的练家子不多了,所以,我得验验货啊,先不说你能给我什么,咱俩合作,要是我这边出了事,你总不能让我一个人抗吧?”

    体修虽然少,但是其耐力和法力都不相同,因为体修需要掌握格斗技巧,所以和一心提高法力的道士不同,他需要一心二用,也正是因为这样,数千年来,体修虽然深受厉鬼所敬畏,但也因为一心二用的关系,造成很多参差不齐的江湖术士,靠着自己所学的皮毛到处招摇撞骗。术业有专攻,这种所谓半吊子的江湖术士是最令人所不齿的,虽然从现在来看钟发白的底子扎实,但尝遍人生百味的胡沼可不敢把宝一次全压在他身上。

    “那就更要找个地方好好聊聊,你说是不是?”钟发白嘴角带着笑,将最后的字眼故意咬的很重。

    毕竟这里是对方的地盘,在这里想要策反,绝对不是一个绝佳的场所。

    摇摇头,胡沼缓缓走出教学楼,内心却不停的盘算:有勇有谋,不错,是个划得来的对象,不过这人既不能太笨,也不能太聪明,不过从现在来看,什么都是暂时的,只要他能让我的修为更进一步,而我又没有什么过大的风险,何乐而不为呢?

    就在胡沼盘算的同时,走出教学楼的钟发白目光朝不远处的莫琪两人微微一瞥。

    ‘那就是厉鬼?’陆宇偷偷瞥着步伐缓慢的胡泽,那不经意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好奇。

    对于陆宇的好奇,不由让钟发白内心一紧,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陆宇的目光都锁定了胡沼,这是个可怕的事情,虽然他表现的有些不经意,但和他打交道的可不是什么天真的孩童,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就能令对方疑心大起。一旦对方起了疑心,那不管你接下来做什么,都将于事无补,所有的计划都将会是透明的存在。

    ‘嗯’随着陆宇袭来的目光,胡沼脚步微微一顿,随后又朝前走去,但注意力却转向陆宇。

    在他看来,那个眼神是个极其危险的讯号,经过钟发白刚才的表现,原本就是惊弓之鸟的胡沼此时变的更加机警,那一个不经意的眼神足以令他提高警惕,一天之内出现两个阴阳眼,而且其中一个还是令人生畏的体修,看来其中有些不可描述的内涵在里面。

    就在胡沼两人互相猜疑时,莫琪缓缓来到陆宇身旁,双手按在对方双肩,此时一根洁白的发丝缓缓从陆宇头顶长出随风越飘越长。

    随着那缓缓上扬的发丝,钟发白不由握紧双拳,但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他知道莫琪这是在帮他,如果此时莫琪不这样做,那倒霉的将是他们三个,尤其是陆宇,一旦牛眼泪的药效消失,那他将成为第一只jin ru狼群中的肥羊任人宰杀。

    没有任何的犹豫,钟发白身体一转,双腿顺势一弹,一跃而起的身体左手五指张开扑向莫琪。

    此时的他只求胡沼能够拦住自己,如果胡沼不加阻拦,那莫琪必会被自己吞噬,那之前所做的努力将化为乌有。

    这个学校鬼魂很多,但是否能够在遇到一个有莫琪这样想法的鬼?这是个未知数,因为在这里,自己才是最弱小的,其实就算是眼前的莫琪,钟发白也没有想过对其百分百信任,但信任和保护有时候是不成正比的。

    所谓付出和回报,实则也是一场惊险的博弈,但正因为是博弈,才能让人不得不孤掷一注的去对待,也正因为是一场博弈,钟发白才会拼命的去保护对方,因为他知道如果就这样任人取走莫琪的性命,那他将连博弈的本钱都没有。

    就在钟发白纠结的同时,‘啪’脚腕一紧,随后巨大的力道使自己在半空纵跨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咚’砸在冰凉的地面上。

    眼睁睁望着钟发白被人砸在地面上,原本对胡沼还有些好奇的陆宇不由握紧双拳,眼中的兴奋继而转变成怒火。

    “冷静点,千万不要被胡沼察觉,而且你这样一股脑的蛮冲上去,不禁解决不了问题,还会连累他,只要你听我的,一定会渡过这次。”就在陆宇打算冲上前的那一刻,莫琪幽幽开口。

    从现在的状况来看,莫琪已经认定上了钟发白的贼船,虽然她很无奈但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如果任由陆宇去找胡沼麻烦,那陆宇一旦出了什么问题,最后倒霉的还是她莫琪。

    疼痛分很多种,其中心痛最难缓解,其次是深入骨髓的痛苦。而钟发白受到这猛然的砸击则要比深入骨髓的痛稍微轻一些,那是肌肉和骨骼受到剧烈冲撞的剧痛,虽然这种痛苦最强烈的仅仅是那受到**的那一刻,但也足以令人刻骨难忘。

    豆大的汗滴瞬间从汗腺中凝聚出来,钟发白咬牙忍痛起身,虽然对这种伤痛早已习以为常,不过这件事并没有完,这个场子他一定会从胡沼身上找回来,这么精明毒辣的鬼,怎么可能再留他在这个世界上。

    眼前的钟发白双手支地撑起身体,但脸上却没有胡沼想看到的那种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颊,多的也只是眼中对胡沼的冷漠。

    松开手,胡沼朝钟发白尴尬一笑,带着那丝伪善连忙鞠躬道歉:“哎呀,真不好意思手一时间顺了,你知道,像我这种人这些动作都是”

    有时候话不能说的太满,既然是合作伙伴,那总要什么事都留给伙伴不是,而且这种接茬也是有好处的,起码能给大家都找一个台阶下不是?

    “了解,胡大哥能活到这个年月,自然要有些防备,老弟都懂。”朝胡沼淡淡一笑,钟发白朝胡沼伸出手:“话说你倒是扶我一下啊。”

    既然对方想给自己下马威,那当然要接着,是自己来找他办事,以忍为谋,何况现在身旁还有陆宇,无论如何都不能露出任何的马脚。

    这么能隐忍可不是什么好事。胡沼盯着钟发白暗自揣摩。

    “欧,对了,发白,有件事我可要提醒你。”胡沼恍然般突然开口,随后朝莫琪一指:“那个谁,谁让你到这来的,一点规矩都没有想死啊!”

    其实胡沼心里清楚,所谓的合作不过就是个互相牟利的幌子,既然是幌子那所谓的诚信不过是比纸还薄还要脆弱不堪的东西罢了。

    不过也就是因为这样,有些东西,也就是所谓的利益,一定要摆在明面上,而且还要时刻的提醒一下对方,不求对方念自己的好,但求对方清楚,有些东西是要还的。

    ‘真是干脆。’随着胡沼转移的目光,钟发白内心不由一阵冰冷。

    虽然和胡沼只有这么短暂的接触,不过从这家伙的言谈上可以看出,他是个极度谨慎,做事滴水不漏的人,像和自己合作这样的事,胡沼怎么会让外人知道,陆宇看不见无所谓,而且他还是个人,就算波及也只是会波及到自己,什么开学新生独自一人胡言乱语什么的。对于身为鬼魂的胡沼来说这根本不是他操心的地方,但莫琪就不同了,首先她是一只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