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笔锋
    一只蜡烛被七八个男女围在中间,在空荡的教室里不时闪着微弱的烛光,随着烛光的跳跃,那地上的人影时不时窜上墙面,将寂静的教室张显出几分诡异。

    “真的要玩啊?”透过烛光,一满脸雀斑的女生唯唯诺诺的望着身旁的同伴,余光却不时瞥着对面的长发女生。

    细细打量着那长发女生,那股因为长相而产生的自卑感再次涌上心间。

    就在此时,周围男生的目光早已留恋在长发女生身上,乌黑的发端越往下发色越深,最后发梢与后半段的长发已成一抹墨绿。就这样披肩的长发下,一张与年龄不符的妖魅绽开在众人眼前,娇小的瓜子脸庞,黛青的娥眉下上卷的睫毛微微抖动,一双淡褐的秋瞳水雾缭绕,挺秀的鼻梁下,娇嫩的唇带着粉嫩的唇珠。

    环视着四周,望着那些目光越来越火热的男生,长发女生将目光停留在雀斑女生身上:“怎么,害怕了?”

    只是极其简短的话语,却带着极致的媚意,话虽然是对眼前这个女生说,其中的含义却好像并不在她身上。

    “这有什么,我保护你们。”果然,随着长发女生的话,四周的男生纷纷挺胸而出。

    下意识垂下头,显然雀斑女生对于男生的激昂有些不太适应。

    柔荑随意的捋了捋长发,长发女生挺挺身,正了正僵硬的坐姿,脸上没有出现任何的波动:“谢谢。”

    她知道眼前这些男生心里想什么,她也很享受这种如同众星捧月的感觉,不然她有怎么会找来一个极其平凡的女生来抬高自己,但她也很清楚要怎样来回应这些人,一直以来她都视这些为一场游戏,一个自己可以驰骋的游戏。

    果然,随着长发女的感谢,众人火热的目光开始在长发女身上扫视,虽然长发女穿着一身深黑的开胸毛衣,但更好的将圆润挺拔的胸口展现出来,那深壑的暗光周围,脂玉般的肌肤在这些衬托下有些格外耀眼。

    在那有些紧凑的毛衣下,修长的手臂和盈盈一握的柳腰显得更加挺拔。

    泛白的牛仔热裤下,那修长光滑的双腿映着泛黄的烛光,竟比腰间那条lv的腰扣还要有些耀眼。

    偷偷望着热潮此起彼伏的男生和一脸冷漠的长发女,雀斑女生目光不得已移向桌面那铺开的洁白版纸上,随后缓缓拿起桌上那只高级钢笔。

    “嘛呢!”突然间,一男生吼叫着,目光紧紧瞪着雀斑女生,余光却一直注视着长发女生。

    在眼前这个狼多肉少的状况下,一切的突出,对他来说都是有必要的。

    果然,长发女生的目光转向雀斑女生,片刻又转到男生身上。

    眼见着长发女生朝自己投来的目光,男生身体一正,有板有眼的呵斥:“就这一支,回头让你玩坏了,我们还怎么玩!”

    什么事都需要一个理由,但一个小小的过错,哪怕将它无限放大,也要比所谓的莫须有的罪名更加合情合理,更能让人接受。

    “行啦,你凶什么,棉花怎么会弄坏你的钢笔,而且要是你的钢笔真的坏了也不是棉花的事”长发女子朝男生挑着娥眉,但嘴角却挂着若有若无的笑,随后修长的葱指点了点男生的胸口:“是你的笔有问题,该换了!”

    长发女子不傻,她当然知道男生这么做是为了引起自己的注意,虽然在她眼里过于幼稚笨拙,但也算有趣,正和她的口味。既然他能想出这样的点子来取悦自己,那于情于理也该给他点甜头,不然游戏就会枯燥,到时候好不容易培养的有些人物也许可能会自动消失,这明显不是她想要的。

    很感激的望着长发女子,但棉花还是将钢笔放下:“我我先走了。”

    虽然很感激,但棉花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但面对这长发女子还是令她有些不舒服。

    “等等。”见棉花要走,长发女子连忙拉住她的手,眼中带着恳求:“这么晚,就我一个女生我怕。”

    说着,长发女子的余光朝四周环视,她知道棉花是从比较偏远的乡镇以优异的成绩考到学校的,虽然棉花一直是这样文弱的样子,但其实棉花一直都想和周围的人交朋友,而入校的第一天,是她和棉花打了招呼,而且从棉花有些胆怯羞涩的眼中可以看出,她是那一天第一个和她搭讪的人。

    人就是这样,在最无助的时候,别人每一个不经意的友情,不,是同情,都会令她用全身的力气去依靠,不是令人厌恶贪得无厌的索取,而是一种精神上的依靠,一种的安心依靠。

    这代表着她在异地开始扎根,开始生存的证明。起码在她的心里是这样子。

    眼见着长发女子恳求的眼神,棉花刚迈开的脚步再次停下,坐回原来的位置,其实她想让长发女子和她一起离开,只是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虽然棉花很想回去,但看着长发女子带着甜美的笑和周围的男生交谈,含在嘴里的话再次咽下去。

    余光一直注意棉花的长发女子见她抬起的头再次下垂,嘴角的笑意更加甜美,其实从一开始见到棉花,她就在赌,她喜欢把所有人都变成她的游戏,男生如此,女生也是,但苦于没有下手的对象,而棉花的出现令她开始了新的一局,直至刚才她也一直在操作实验,她在实验自己精心制作的游戏会不会因为某个不确定因素下崩溃,不过从棉花低头的那一刻,她基本可以确定,游戏已经可以正常运转。

    “婷婷你先来。”刚才呵斥棉花的男生笑呵呵的转手将钢笔递给长发女子。

    接过钢笔,长发女子望着一直沉默的棉花,笑着将钢笔递到她面前:“这个要两个人玩,我们一起吧,你先来。”

    其实相比起来,长发女子更好奇棉花会问什么问题,这也是让她先玩的原因。

    下意识接过钢笔,那冰冷的笔身在触及棉花指尖的刹那,棉花突然紧张的朝长发女子望去:“辛婷,我们回去吧,这个游戏还是别玩了。”

    因为自小在乡镇,在如今电子信息发达的时代,棉花还是喜欢晚上和家里人围坐在院里的老树下纳凉,游戏。所以她到现在还在听着老一辈人口中的故事,直至收到录取通知书才离开那满是自己足迹的小镇,才离开那些口口相传,味道却从未变淡,反而更加醇厚的故事。

    “放心,他们不保护你,我来。”反手握住棉花的手,辛婷笑容更加甜美。

    好不容易开的局,怎么能退出,辛婷心中不停冷笑,而且笔仙如果真的出现,那死的也是你们,也找不上我啊。

    不知道辛婷的想法,棉花虽然对众人的做法有些反感,但因为辛婷还是将握住钢笔的左手五指分开,虎口夹着笔杆上端等待着她的配合。

    右手手指从棉花握笔的指缝中穿过,辛婷甜甜一笑:“谢谢欧棉花,你还是这么好。”

    要知道这种双人交叉持笔,看似公平,实则掌握权在右手持笔人的手上,因为右手是顺手,方便主导,当然对方惯使左手则另当别论。

    没有多言,其实棉花此时很纠结,因为虽然从小听着这样的故事长大,但如今已是高中生的她,对这种超自然的现象一直将信将疑,而且早先的新闻也有对此用科学解释的报导。虽然对这些有了了解,但出于童年的恐惧,棉花还是本能的有些抗拒。

    就在棉花思绪游离时,手中的钢笔微微抖动。

    没有任何的声响,但那一直不时出现轻微摇曳的烛光从钢笔抖动的那一刻,开始跳跃,疯狂急促的跳跃。

    “这”棉花回过神来,握笔的手下意识变得无力,柔软。

    “别抽手,你想害死我吗!”眼见着棉花的动作,辛婷尖叫着,脸色冰冷无比。

    到此时,辛婷的心随着那一声尖叫变得舒畅无比,要知道她能隐忍至今,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声训斥,而且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端,以后才是她愉快的游戏时间。

    而对于所谓的笔仙,辛婷并不以为然,世间鬼怪千百种,难道就只有它笔仙独大吗?

    ‘吱’四周空旷的桌椅开始缓缓移动,那刺耳的摩擦声映着这无声的风变得异常诡异。

    “怎么回事!”一直坐在桌上看热闹的男生纷纷跳下课桌,嘴上虽然平淡,但惊恐的眼神却出买了他们。

    撩了撩长发,辛婷一脸不以为然:“怎么,我们玩的不就是刺激吗?怎么刺激来了你们都变样了?”

    惊恐,尤其是男生的惊恐,是辛婷一直都喜欢欣赏的片段。凭什么只有女人出丑给男人看;凭什么只有男生来做小动作吓女生;凭什么女生出丑后的哭泣,男生却在一旁取乐嘲笑。

    她辛婷就不信这个邪。

    就在众人表情各异时,一身穿红衣,苍白脸上满是血污的女子赤脚飘在教室的西面一角,双手被较长的衣袖遮掩在内,一只尖利的笔头从左袖口缓缓探出,看似木质的铅笔却微微闪烁着淡红的光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