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绝望
    ‘咕咚’像是落入深水,笔仙的双眼随声陷进眼眶深处,随着眼球的陷入,一股粘稠猩红的液体带着刺鼻的血腥味缓缓从眼眶中涌出。

    “我去,这么恶心!”艰难的吞咽着咽喉,陆宇一直注视笔仙的目光有些逃避,一股作呕的感觉随着口腔不断涌现。

    虽然他对这些事情已经有了一定的接受性,但这种血腥带着隐隐令人作呕的超常行为,还是着实令他有些反胃。

    脸色带着苍白,冷琳琳抬手随意的将唇上的鲜血抹去:“你还有什么后手没?”

    现在已经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而且那一招真阳涎实在太费精力。

    “那个你刚才那招,能不能在补一下?”陆宇瞥着冷琳琳,警惕的盯着笔仙,想着怎么才能拖到最后。

    没有言语,冷琳琳面色古怪的望着陆宇,那古怪的脸上过多的则是愤怒:“你刚才说什么?你怎么不补?”

    真阳涎这种招数,除了是极其消耗体力损耗精力的禁术外,最重要的它还是属于男子的独有秘术,是将男子体内的阳气有效转化为法术用来抵挡邪祟的有力武器。

    因为对付极阴之物,就要用极阳之物,所谓阴阳共济;就是要二者平衡,从而达到相互制约的力量。

    而冷琳琳之所以能够运用真阳涎,是因为多年的修行,而且打破这种阴阳的平衡对她的修为也有着很大的弊患。

    显然,陆宇并不了解,听着冷琳琳的愤怒,他也隐隐查觉到对方话语中的苦衷,随即搔首一笑:“不补就不补,我来。”

    说到底自己也不过是个连门槛都没有触及到的小白,而且冷琳琳脸上的那种愤怒,绝不是伪装的,而且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还有什么伪装的必要?

    “话说,你还有没有黄符?会不会做个更加有效的符咒帮咱们冲出去?”朝冷琳琳眨眨眼,陆宇一脸谄媚。

    既然已经没有了正面迎战的实力,那就要做好全力抵抗的准备。现在他要做的唯有坚持,坚持到底。

    ‘嘿’冷琳琳苦笑着摇头,如果有她还会这么狼狈吗?黄符?谁还会随身带这么多符纸?

    见着冷琳琳的苦笑,陆宇有些颓废,真的没有任何的办法了吗?

    “哎,我们到底还能不能走出去了!”带着愤怒,粗暴的吼叫一时间吸引了两人和笔仙的注意。

    冷琳琳离声源最近,目光瞥向身后,只见一直围在一起的那群男女,此时纷纷喘着粗气,其中一男生挺着上下起伏的胸口,盯着自己。

    “怎么,现在不是刚才那个尿裤子的自己了?”冷琳琳很看不惯这种一脸高傲姿态的男生,尤其是那种自以为是的高傲。

    以前,对这种人,冷琳琳一直抱着放弃的念头,但经历了数次的战斗后,她发现,这些是放弃不了的,因为一旦自己放弃了,那他就会成为那些厉鬼的养分,而得到养分的厉鬼则会更加难缠。

    所以,这种人是比鸡肋更苦恼的存在,令人厌恶,却不得不救。

    脸色通红,男生下意识后退一步,微微低首:“我们需要药,而且需要看医生,不然他会死的。”

    不敢去正视冷琳琳的目光,因为他知道,一直自以为是的自己,现在就是个累赘,也许他一直都没发现,或者已经发现却不敢去承认,才将一切的需求都加在受伤的同伴身上。但对方的目光,却给了他更加真实确切的答案,但他不想死在这儿,自己没有办法出去,就只能依靠对方,但这种漫长的消耗他真的等不了,这种恐惧缠身的疲惫让他苦不堪言,所以他要尽快的离开,尽快的逃离这里。他要活下去,就只能依靠冷琳琳,而想要尽快逃离,就只能让冷琳琳马上解决眼前的麻烦,而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靠一张嘴给对方施压。

    就在双方要再次陷入沉默时,笔仙握紧手中的铅笔猛然转身,‘呲’原本陷进眼眶中的眼球此时一只撕开印堂,凸在上面缓缓转动,而另一只从脑后缓缓涌出在长发的遮掩下,一股粘稠猩红的液体缓缓从眼球撕裂的伤口上缓缓涌出。那猩红的笔尖随着在半空中的旋转,迅速凝聚出滴滴猩红的液体溅洒在半空。

    “小心!”瞧见冷琳琳再次分神,陆宇不由将原本绷紧的神经再次用力拉扯,几乎咆哮着提醒。随后不停的咬着口中下唇内的嫩肉,企图用疼痛来转移眼前这恐怖的一幕。

    发白,你要是在不来,我不被这个笔仙吓死,也要被对面这个女人给坑死了。

    没有办法,面对这样实力强劲,但神经极度大条的队友,让原本就紧张的他,有些崩溃。

    慵懒的瞥了眼陆宇,对于这种一遇到事就大惊小怪的菜鸟行为,冷琳琳实在感到有些疲惫。

    明明是个跟团的菜鸟,有什么资格大呼小叫?

    猩红的液体在半空中没有合乎常理的四处溅射或者随之落地,只是幽幽的浮在笔仙胸前,那浮在半空的猩红液体虽然一起一落的浮动着,细眼看去却异常的均匀,不管是交叉的浮动还是液态的体积,都异常均匀。

    只是随意的一瞥,冷琳琳心中的警惕再次提高到一个档次,这是精血,而且纯度极高,而且更加可怕的是它均匀的体积,能分散的这么均匀,这至少对自己的所掌握的修为,有着极强的认知。

    原本冷琳琳只是以为眼前这只笔仙只是实力强横,没想到它对自己的修为,巩固的也如此扎实。毕竟修为的高低其实在冷琳琳这种内行眼里算不上什么,修为再高,如果是揠苗助长起来的,面对同等级也不过是被吊打的料,比如那些厉鬼,一般情况下,那些厉鬼只会盲目的去提升自己的修为,在修为修炼到一定的高度,就立马攻克下个关口,虽然有些过于急功近利,但不得不说,修为高就是修为高,欺负欺负寻常的修为较低者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毕竟这些已经经历过一次生死厉鬼,留着这个世上不过是对这个世上还有些留恋,打不过跑就好,就像胡沼一样,只要自己能活下去,管你什么强不强,大不了以后见到你绕着你走就好。

    但眼下这只笔仙,它的修为可不仅仅是活着这么简单,冷琳琳能够感觉,在这背后,有着超乎寻常的怨念,就是这股怨念,令它一步步巩固着自己的修为,也唯有强大的怨念,能够令它如此令人恐惧。

    “死”紧紧盯着冷琳琳,笔仙此时也看出来,今天的局面,定是不死不休,虽然上面一再下令,不允许杀害这些学生,但任由这样的人成长起来,也不合规矩。

    而且它也已经想好,如果上面怪罪,大不了就是找几个合得来的厉鬼,联合起来抗议,毕竟它们的存在就是努力让自己强大,然后更好的为上面效力,虽然它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没有权利知道,但有一点它很清楚,每年那教学楼里最顶层的同伴会集体消失,随后又下一层顶上,以此类推,但不可否认的是,最上面的那一次厉鬼,已经不是什么人,甚至不是修为老道的那些臭道士可以拿捏的,那代表着上面的中坚力量。

    而它的目的就是成为那些中坚力量的一员,而且不仅仅是其中的一员,它还要一鸣惊人,得到上面的重视,这也是它为什么一直不肯登楼,而是和那些游魂一样四处飘荡寻找猎物的原因。

    ‘呼’刺骨的寒气夹杂着笔仙的杀气,直面扑向冷琳琳,犹如一道强烈的寒风,令人不得不眯起双眼。

    柔荑下意识压着黛眉,冷琳琳眯着双眼警惕的打量着对方,遮住双眼这是厉鬼最常见,也是对人来说最危险的招数,因为一旦短暂的失明,就会被对方抓住可乘之机,一旦交锋失去先机,那必是非死即伤。

    ‘妹的,难道要我用清心咒,可这不是幻术,这是实质的阴风!’盘算着如何取得先机,但那股阴风却一直在冷琳琳耳畔不停呼啸,打乱了她的思绪。

    尽管冷琳琳不想这么被动,但这股阴风的确打乱的她的思绪,一旦冷琳琳想入定沉思时,那股风声就会在耳畔变得更加尖锐,更加刺耳。

    看着用双手遮住双眼的冷琳琳,笔仙嘴角那抹阴森的笑再次缓缓勾起,而且盯着眼前这个手足无措的女孩,笔仙的笑也增添了几分嘲讽,道宗又如何,如今的这些新人,不过如此。

    就在笔仙得意自己的进攻时,一直大呼小叫的陆宇此时不知为何蜷起身体,将头埋在怀里,曲膝蜷在窗户下。

    同样,冷琳琳也看到了陆宇这个怪异的举动,此时,冷琳琳已经忘记的眼前的笔仙,当然她也清楚,现在没有办法用清心咒,就没有办法反攻笔仙,而偏偏笔仙有盯得自己死死的,只能以退为进,先分散自己的注意,降低笔仙的警惕性,然后在努力给它全力一击。

    虽然冷琳琳知道这是一个很危险的博弈,但没有办法,眼下只有这个危险的博弈可以挽救自己和众人,而不博,等待她们的结局已经很明显了。

    ‘哗’就在众人思绪万千时,一道黑影从窗外直冲而来,随后带着粉碎的玻璃碎片扑向笔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