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地穴
    盯着眼前飞溅的最后一滴血液来到野鬼面前,钟发白右手握拳,中食并起伸直:“炽!”

    ‘轰’一时间半空中传出一阵轰鸣,随后血液化作一团团猩红的火焰,‘嗷呜’凄惨尖利的惨叫伴随着升腾火焰而忽高忽低的倒影,冷琳琳发现火焰中的野鬼缓缓消失,但随后更多的野鬼纷纷涌入火焰,企图用庞大的数量来将这致命的火焰压灭。

    “这是三昧真火!”眼看着虽然只有几厘米,但还是离地而久燃不灭的猩红火焰,冷琳琳不禁一愣,随着那愣神的过后,她心中起初的恐惧转化为更加剧烈的震撼。

    要知道就在刚才她还惊讶于钟发白邪门的道法和诡异的利刃,而钟发白转而就使出了刚正的三昧真火,他难道猜到了自己的怀疑?

    想到这里冷琳琳不禁脸色微红,羞愧之余却又对钟发白的法术震撼不已,毕竟三昧真火已经不算是防御护身这种小打小闹,这是真真正正的高阶法术,而且就连自己的父亲也不可能像他这样的信手捏来,他真有些强的变态。

    “还没好吗?动作要快,我们已经在这里耽误了不少时间!”看看天色,饶是钟发白也不得不有些焦躁,时间只有一晚,真没想到只是去打探一下都有这么麻烦的看守,看样子今晚要是进不去,以后就更麻烦了。

    而且如果今晚进不去,那以后要在想进去,就不得不面对胡沼,对于胡沼,钟发白可不相信他要是知道会不想从自己身上拿点儿什么。

    ‘铛’满头大汗的陆宇听着钟发白的焦急,手中的兵工铲更加用力下铲却发现被什么东西阻挡住力道。

    不等陆宇开口询问,一旁等待的沙木连忙俯身趴到陆宇身旁倾倒出的土堆上双手用力扒着已成深坑的泥土,苍白的面色有了些血色,双眼更是绽放着火热的光芒:“就是这了,就是这里,这里就是墓口,在挖一下,在挖一下就好!”

    根本不去在乎身上的名贵衣装,此时的陆宇眼中只有眼前这个被阻隔的墓口,他知道,如今,离自己的梦想只有一墙之隔,只要挖开这面墙,只要挖开这面墙,自己就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盗墓贼,虽然有些贬义,但不能否认,这就是祖业,自己不管如何,都留着祖辈的血,自己不求有生为祖辈正名,但他也想走一次祖辈们的路,哪怕一次就好。

    “等等,沙木你等等,你就算这么挖也挖不开啊!”惊讶的望着几乎疯狂的沙木,陆宇回过神连忙钳制住对方。

    开玩笑,就沙木这病怏怏的身体,这么激动,爆发出的这股力量绝对不正常,如果单单为了一个可以挖开的地穴而在以后的日子里因为今天的举动而受到劳损那这又是何必呢!

    奋力挣扎着,沙木目光死死盯着眼前的砖墙,口中仍然念念不忘:“挖开它,挖开它!”

    没办法,当日思夜想的梦想就在摆在自己眼前,什么理智,什么不满,什么疲劳都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则是**,渴望成功的**。

    “冷琳琳你去看看他们,要是墓口打开,就知会我一声,我先下。”紧紧盯着眼前的这片火海,钟发白声音带着一丝不符年龄的成熟和老练。

    相比人情世故,常年与阴间打交道的钟发白更偏向于后者,况且很多隐晦的道理也是从后者中学到的,而且这些道理相比前者要更加纯粹,他应对起来也更得心应手。

    没有反驳,冷琳琳转身朝沙木走去,她知道在这里,已经没有她什么事儿了,只是这种感觉并没有让她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恰相反,这让她感觉到山般的压力,而这个压力就来自钟发白。

    冷琳琳没有去看钟发白,她知道有钟发白在,一切都会没事,这不是她在自嘲,因为她很清楚,如果连钟发白都抵不住野鬼群,那她又能做什么呢?这不是自嘲,这是对强者的信任。

    柔荑贴着砖墙,冷琳琳不假思索的望着沙木:“炸开它怎么样?”

    毕竟这不是自己的强项,所以自己所走的每一步都要询问一下沙木,毕竟他才是这方面的专家。

    摇摇头,沙木拒绝了冷琳琳的建议:“我们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就算我们能出来你能保证里面的东西不跟着出来,就算我们事后将洞口封起,你确定洞口没有打开的一天?”

    对于这次下墓。沙木考虑了很多,这也归功于冷琳琳的冷嘲热讽,最重要的这里是学校,他不想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给别人惹麻烦,还是天大的麻烦。

    “上面已经这样了,你确定一块石头就能让事情变的更麻烦?”食指点着地上的石墙,冷琳琳望着四周。

    惹麻烦,这个学校已经够麻烦了,还怕再来一个?

    环视着四周几乎可以用密密麻麻来形容的野鬼,沙木一时陷入沉默,他的确很想下墓,但又怕给学校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可眼下,冷琳琳说的也不无道理,这个学校几乎都被野鬼所包围,墓里在可怕,和上面又有什么区别呢?

    想清因果的沙木长舒一口气,让因为兴奋而有些麻木的头脑冷静下来,随后伸手顺势砖墙缓缓抚摸:“如果说这是一扇墓门的话,应该会有开启的机关,而且这里密封的又这么好,墓门不像从里面关闭的,当然这都是我的假设。”

    冷静下来的沙木开始仔细的分析,因为是第一次下墓,所以他不容自己有任何的疏忽。

    陆宇两人此时有默契的起身,冷琳琳更是眉开眼笑的保证:“放心,我一定保护你的安全,不让任何人打扰你。”

    必须要保证啊,眼前的沙木可就是个送财童子,就是希望下去后,里面的东西能多一点,能更值钱一点。

    “如果你是为了钱,那不介意我先选吧?”陆宇盯着火海前的钟发白,握紧手中的匕首,做着随时救助的打算。虽然手上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心里还是有些激动,既是因为对墓穴的好奇,也是因为里面殉葬品的激动,要知道长辈们对这些东西也是很看好的。

    掐着中指,冷琳琳吹了吹指缝中的泥垢,一脸不屑:“怎么还没进去,就打算分配了吗?说我贪财拜金,你还不是一样。”

    对于陆宇,当然是要能挖苦就挖苦,不然真当我冷琳琳属兔子好欺负!

    “好,你先挑,如果有我看上的,我出钱买。”听着冷琳琳的冷嘲热讽,陆宇也不在乎,毕竟刚才一直都是她保护着大家,怎么可以因为这点小事就不和,毕竟好男不跟女斗的道理他还是懂得。

    出钱买!略过陆宇服软的口气,冷琳琳笑眯眯的望向对方:“好说好说。”

    必须好说啊,有钱就是大爷,不是大头,还是冤大头。

    目光移开,陆宇不想在见到冷琳琳的这副嘴脸可刚才说的话有不好回只能生闷气顺便提醒:“你别太过分了就行。”

    这种事当然要提前打好招呼,毕竟看到冷琳琳这副嘴脸,他当然要有所防范,不然凭这句话,到头来冷琳琳还能给自己剩下什么?估计鬼都不剩一只吧!

    讪讪的收起笑脸,冷琳琳连忙摆手:“怎么会,一定一定。”

    唉,忘了这小子不傻,也怪自己太不争气,怎么就把表情表现的这么明显呢。

    ‘咔咔’就在众人的等待中,地穴的墓门缓缓开启,一股浓重的黑烟随之从地穴内涌出。

    “小心尸气!”眼见着扑面而来的黑烟,沙木连忙捂住口鼻。

    毕竟这种几乎千年的尸气里蕴含着什么,谁都不知道,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从里面出来的气体,绝对多少都带有一些毒素,而以现代人的体制来说,用剧毒无比也不足为过。

    瞥了眼开启的地穴,钟发白长舒一口气:“冷琳琳,你先带他们下去,我来殿后。”

    这样做,钟发白也是有私心的,冷琳琳的法力在对付这些野鬼中几乎消耗殆尽,而他虽然有损耗,多少可以支撑,但谁知道里面有什么怪物,而且这么多的野鬼过来抵挡,里面的东西绝不简单,他要时刻保持的充沛的力量,而这些放开的野鬼正合适,而且也可以先耗损一下体内的鬼魂,看着这些野鬼,他不愁没有供给。

    “你行吗!”冷琳琳担忧的盯着钟发白血流不止的右手,虽然说这是个好的建议,但对于钟发白来说

    “进去之后尽快回复体力,你现在也帮不了我什么。”知道冷琳琳的担心,但钟发白更焦急,眼下不是迟疑的时候,而且地穴一开,他不想就这么放弃,况且此时的放弃,才是他最得不偿失的时候。

    看了眼钟发白,陆宇连忙拉着冷琳琳将其推进地穴:“都什么时候了,你不相信发白,我信,别给他添麻烦,这可是空地,你知道他抵挡这些杂碎多费劲,还在这里废话,快,沙木你也进去,我先殿后,一会儿发白来了我们在换回来。”

    相比冷琳琳,陆宇当然知道钟发白的想法,隐蔽的给了对方一个眼神,陆宇将两人推搡进洞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