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应对
    ‘喔喔’两只红毛公鸡伸着脖颈,一步一缩头的走进地穴,身后,沙木手持强光手电目光凝重的打量着四周。

    嚼着口香糖,冷琳琳无聊的跟在最后,打量着四周,目光最后停留在身前的陆宇身上:“哎,沙木是勘探,你能不也跟着他学吗?贼眉鼠眼,恶心死了。”

    实在是无聊的很,她只能用这劣质的语言来刺激陆宇,并期待对方的回应,在这个无聊到连脚步都能听清的地方,也许找茬吵个架,拌个嘴,是个不错的调剂。

    “你体力恢复了?”没有像往日那样指着冷琳琳的鼻子反驳,陆宇拿着手电打量着四周,声音平淡的应付着。

    眼瞅着这些光滑的墙壁,陆宇正处于对古代匠人手艺精湛的震撼,至于冷琳琳的冷言冷语,他已经开始习惯了。

    对于陆宇冷淡的敷衍,冷琳琳没有接话,将目光转向一旁,她是受不了平静,但这不表示她愿意热脸贴人冷屁股,这不是她的作风。

    ‘喔喔’红毛公鸡毫无征兆的开始呼扇着双翅,原本悠闲的腔鸣变得有些急促。

    “小心!”眼见公鸡的剧烈反应,沙木下意识将手电捂在墙壁,掩盖住光源,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渗出却仍然激动的全身**。

    要见到了,终于要见到了,我终于能见到那些传说上的东西了,公鸡挣扎吧,你越挣扎就证明这些鬼魂的力量就越强大,谁说我不能下墓,我一定要做今年全族同辈中给太爷上缴寿礼最多最好的那个!

    一想到每次的贺寿上族里的兄弟纷纷把自己探到或者买到的古董当做寿礼献给长辈,他沙木就浑身不是滋味,虽然他顶着一个鉴定师的头衔,但多数名贵的古董文物都是帮别人鉴定,自己从中抽取酬金,虽然也是比不菲的交易,但与那些天价的文物相比,还是有些小巫见大巫。

    如今自己终于能够为长辈贡献出一件拿得出手的物价吗,这不得不让他感到兴奋,就算不尽人意,他也可以卖出高价,在用这笔钱去买其他心仪的物件,家族每天都会查晚辈的花销,虽然不在意花销的大小,但对于卡中金额的进出流动十分关注,这也是一种体现小辈自身价值的时刻,他不会在意你花销的多少,他只会在意你收入的多少,而这收入中也以为你能否成为下任家主的候选,在你没有掌管家族事务时,你最大的提体现就是你能为家族获得多少利益,这个道理是沙木从小就被灌输的。

    就在沙木思绪飞转间,冷琳琳大步迈到对方身旁,侧身贴着石壁,不知攥着什么微微鼓起的右手挡在胸前,左手伸向身住沙木手中的手电:“松手。”

    和沙木比起来,冷琳琳更关注的是前方的危险,虽然间隔只有短短几秒,但她已经没有在听到过鸡叫了,这不是个好兆头。

    松开手电,沙木缓缓退后,他知道此时的自己帮不了什么忙,能做的就是不给对方添麻烦。

    右手下垂,汉剑从袖管滑出被陆宇握在手中,挡在身前凝视前方:“到底是什么东西!”

    握在汉剑,陆宇很兴奋,他终于能够真切感受到盗墓的刺激,而且因为手中的汉剑,他终于不由在躲在别人后面,对于同伴的受伤只能干着急,这让他感觉很舒服,那种安心的舒服。

    “嘘别说话。”压低了嗓音,冷琳琳提醒着陆宇,虽然看不见但仍然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攥起的右手伸出食指在右眼一抹:“天清地明,阴阳开。”

    虽然自小开了阴阳眼,但这仅仅只是能够看见鬼魂而已,对于这种幽暗没有光线的地方,让眼睛清明能够看清黑暗的事物只能在用一些小窍门。

    眨眨眼,冷琳琳一时间感觉眼前黑暗的空间变得幽绿,那些原本看不见的石壁散发出幽绿的光芒,而中间的通道变成一片淡绿。

    感觉和带夜视仪没什么两样。

    环视四周平坦的墓道没有任何的痕迹,冷琳琳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就在公鸡身上涂上一层磷光粉,这样就算走丢也能沿着足迹寻找,但是现在

    “早知道我就买个荧光手镯套鸡脖子上,这样也好知道它的方位,还能有个亮儿。”陆宇此时一脸后悔,他怎么也料想不到此时冷琳琳和自己的心情一样,甚至更加沉重。

    他想的很简单,没有了公鸡,遇到危险怎么办?

    ‘咯吱’狠狠攥了把已经握的微微酸麻的右手,冷琳琳目光有些凝重,贴着石壁缓慢行走,此时还不忘提醒两人:“你们跟紧我,如果我说跑,你们不要犹豫,先朝外面跑,找钟发白汇合。”

    虽然此时由她指挥两人,但她还是不得不提醒对方,毕竟这两人中一个是刺儿头,一个是呆子,不提前做好预防工作,她怕这两人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在这里,还是少点麻烦的好。

    沙木点点头,声音中带着一丝果决:“放心,用我们帮什么忙吗?虽然我有哮喘,但本能意识还是有的,可以给你争取些时间,只要你能抵挡一分半或两分钟,我就可以给你做出充足的支援工作。”

    听着冷琳琳的话,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此时,他也清楚,冷琳琳所需要的,所以他会尽力去支援对方。

    “放心,如果要后退,我会背着你,就当负重跑,没问题的。”听着冷琳琳的话,陆宇手肘搭在沙木的肩膀,脸上没有了往日敌视的孩子气,神色沉着的向对方保证。

    他当然清楚这话里的含义,和时间赛跑,听着就刺激。

    “其实你们不用担心我的安全。”沙木走到陆宇身后,翻找着对方背上的背包,这些都是他的东西,但众人一致认为对沙木来说是个不小的麻烦,所以陆宇便替沙木背在身上。

    “沙木,你在包里放了什么?是黑驴蹄子?”因为沙木进来时提到过,所以陆宇好奇的询问,当然他也清楚包里可不能只有这个,因为这包的重量他很清楚,就算有也不可能全部都是。

    一边翻找着,一边接着陆宇的话,沙木摇首:“黑驴蹄子我只拿了四个,咱们一人一个,本来我还想那几枚摸金符,但又怕被家里人发现,所以就拿了些平常的东西。”

    相比起摸金符这种象征性的物件,沙木其他的准备就算再多也不会引起家里的注意,因为那些东西太多,机会是量产,而且又很平常,那一些根本不会引人注意。

    看着沙木从包中取出一块形状不算太大的铁块,冷琳琳一愣目光转到包里:“你这是桃木做的弩针吧。”

    打磨光滑的十公分细长木质尖锥弩针,交错整齐的装满了整个背包,冷琳琳估算下,如果背包下没有放别的什么东西,足有上万甚至更多,虽然四周有软体包裹防止木针损毁,但以这么小的体积装满整个背包,那绝对不是小数目。

    “这些应该是十万,因为桃木克邪,所以我才拿了这些,尤其是我不能从事体力消耗,所以这种远程的弩箭最适合我,我也想为大家出一份力。”‘咔噔’沙木将铁块从中间一掰,铁块随声分开,变成前段带有钢丝弹线,后端带有扳机的小巧机弩。

    这是足以致命的工具,也是沙木最大的依仗。

    打量着沙木手中的机弩,陆宇一脸好奇,好奇中还有些火热:“这东西是连发的吗?”

    机弩,虽然算是管制刀具一类,但威力只是比枪械低了一个档次而已,而且这种东西要比管制刀具强上太多。

    “这次回去,你就拿着它吧,你跟我一样,都没学过什么道术,有这东西,比刀剑好太多了,你的匕首撑死就是在最危机的时候防身一下而已。”对于这些东西沙木淡淡一笑,毫不吝啬的送给陆宇,对他来说,这些东西在珍贵,也不过是件摆设,而说到底,能当摆设的也就送给陆宇的那把匕首,而这把弩,连摆设的价值都没有。

    既然都是玩物,那为何不用这些玩物来交几个称心的朋友,有价的东西在他眼里已经没有什么价值可言,而他最缺少的就是无价的珍贵。

    抬手轻撞了下沙木的肩,陆宇嘿嘿一笑:“够意思,不过这东西你开个价,那把古刀我是买不起,而且要是买,那最后也要被家里老爷子抢去,所以我就恭不从命,但这个,既然我知道你家量产,那就不能白拿,多少你得给我个价,我阿宇还没有白拿别人东西的习惯。”

    情谊太深,受之有愧。虽然看得出来,沙木是真心将这些送给自己,但他陆宇也不是个占人便宜的人,尤其是友情债,此时不还,以后会欠的更多。

    “放心,这次要是真的找到东西,价格兑换过来就好,要是没有,你就先拿着,我要时你在还我也不迟。”端起手中的机弩,沙木朝陆宇会心一笑。

    知道自己拗不过陆宇,沙木只好选择这个折中的方法,虽然意思没变,但却让陆宇不好拒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