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血路
    拉起冷琳琳的柔荑,将一张雷火符放在她掌中,钟发白淡淡一笑:“所以你更需要时间,放心我会让这些摄魂符物尽其用,快去布置结界吧,我来拖延它们。”

    说真的,墙上贴的摄魂符帮了钟发白的大忙,只要催发得当,就能将这些怪物连同这个墓穴统统埋葬,虽然从学者的角度来看实在有些可惜,但这也是最安全的选择。

    感受着钟发白手掌传来的体温,冷琳琳脸色微红,一股燥热的害羞感涌现在脸颊形成一阵娇艳的粉霞:“那个如果可以,记得带点东西出来。”

    内心砰砰的跳动,一时间令冷琳琳有些手足无措,但此时如果不说点什么不是更加尴尬,所以大脑空白的她随着自己的本性脱口而出。

    ‘呃’钟发白望着羞愧难当的冷琳琳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搔搔首,面色有些难堪:“我我尽量吧。”

    他当然知道冷琳琳指的是什么,但他实在不清楚里面的情况,只能尴尬敷衍着。

    此时冷琳琳更加羞愧的低下头,感觉空气中都弥漫着尴尬的气息,燥热尴尬的气息。

    我到底在说什么,什么叫带点东西出来下意识拍拍自己的脸颊,冷琳琳企图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

    “对了,我已经在外面布了一道结界,你想办法在加固一下,是很平常的结界,防御那些野鬼也应该没什么问题,但眼下考虑的是里面的这些家伙。”钟发白回想起下来时做的准备,不由提醒了下冷琳琳,顺便缓解一下现在尴尬的气氛。

    一直低着头的冷琳琳微微点点头,顺便将自己的长发遮住脸庞,原本坚强的声音多出一丝婉转的柔弱:“知知道了。”

    没有向以往那样大方的回应,就连冷琳琳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为何自己就是不敢去看钟发白,不敢去只是他的目光。

    情况紧急,钟发白交代后,将‘殷梨’横在面前,目光古怪的投向身旁的冷琳琳:“还不走?”

    此时钟发白只想赶快让众人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这样一来自己也好全身心的应付眼前的鬼怪,而且他们不离开,自己要怎么使用‘殷梨’和‘噬魂’呢?

    面对钟发白的背影,冷琳琳知道自己现在的任务,转过身朝陆宇两人招手:“我们快走。”

    虽然她很想留下来,但她知道自己的状况,只会成为累赘,而且外面也需要她的布置。

    “发白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见到冷琳琳泛起的粉霞,陆宇朝钟发白投出一个坏笑,扶起沙木离去。

    恶狠狠的盯着陆宇的背影,冷琳琳咬着银牙,她知道今天的这一幕被这小子看见,以后一定不知怎么嘲笑自己。暗暗打好主意,只要他敢胡闹,本小姐不介意让你生不如死!

    不由打了个激灵,陆宇下意识朝后看了看,便瞅见冷琳琳正狠狠的瞪着自己,眼见自己转身,便直面朝自己走来。

    我去,非礼无视啊!猛然转身背上沙木,不等沙木的反应,陆宇朝洞外奔走而去。

    还想逃!眼见脚底抹油的陆宇,冷琳琳更加确定对方的心思,虽然不了解具体,但绝对**不离十,不行,一定要好好敲打一下,别什么话都乱说!而且本来就没有什么,我这么紧张干吗?

    虽然这样想,但冷琳琳还是朝陆宇追去。

    余光一直注意着众人的举动,眼见冷琳琳追出去,钟发白收回目光静静的盯着眼前被封住墓道的棺木,冷琳琳的火符早已燃烧殆尽,被烧烤焦黑的棺木带着猩红的火星噼啪作响,但却久久没有其他动静。

    “野狗鬼啊。”紧紧盯着眼前的棺木,钟发白口中喃喃着,他自然知道这种鬼怪,而且很了解它的习性,毕竟山里这些东西是最常见的,虽然没有什么智力,但胜在力大无穷,不过因为自身的鬼气,轻易不敢向常年炊烟袅袅的村庄进犯。

    握紧手中的‘殷梨’,钟发白随手一刀甩向面前的棺木,一道猩红的刀气随着甩刀的方向弹出迎向棺木‘咔’棺木粉碎,在碎裂的痕迹中,一股乌黑粘稠的液体从裂痕中喷涌而出。

    后退两步,钟发白抬手挡住口鼻,他知道这股液体是野鬼狗的血,因为**的缘故,野鬼狗体内带有血液,虽然是血液但因为是尸体,多少粘带着些尸毒,虽然他不惧这些,但毕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是不要沾染,尽量避开的好。

    ‘轰’粉碎的棺木斜向落地,露出上体分离的野狗鬼尸体,那平整的伤口没有一丝的碎肉,大量的乌黑血液从伤口涌出,渐渐形成一片血泊。

    踩着野狗鬼干瘪的尸体,钟发白迈出血泊朝里面走去。

    洞穴外,两道人影躲藏在四周的树木后偷偷观察着前面的洞穴。

    “这人皮越来越干燥了。”一男性声音幽幽响起:“老子,每天都要涂润肤油,本来以为今天课少能早点回去脱下来在涂匀称一点,可没想到又被安排这种苦差事!”

    男子虽然很不满,但又不得不服从上面的安排,时刻监视着这些人的一举一动。

    “嫌难受你别穿啊,看那几个小家伙不把你打的魂飞魄散。”随着男子的抱怨,引起身旁同伴女性的娇笑,她料定男子不敢脱下来,要知道他们监视的可是自己的克星。他们也知道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份,大人又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监视任务交给自己,一旦被人发现,不光自己会被对方打死,就算回去也一定在大人面前落不着什么好。

    撇撇嘴,男子哼哼着:“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脱?我有几条命都得被整死,你说他们会不会已经发现了?”

    没有在争论这个问题,男子盯着洞口说出自己的见地,虽然这是他最担心的,但这么长时间对方都没有出来,这显然不合常理。

    “闭上你的乌鸦嘴,这可是大人的心血,而且里面的重要性你不是不知道,我警告你,你可不要好的不灵坏的灵,要真是被发现了,你信不信我分分钟弄死你!”女子声音异常冰冷,虽然被他们找到墓穴在他们的意料中,但要是真的被发现里面的东西,那对他们和那位大人来说绝对是灾难,而且大人的计划也会分崩离析的消失。

    撇撇嘴,男子缩了下头,他也意识到自己话语的严重,但又不禁在心里嘀咕,凡是都没有绝对的,万一呢?虽然这样想但他还是理智的没有说出来。

    “那个女孩怎么样了?可别出什么差错。”女子突然开口,她知道,大人花这么长的时间来建立这个学校,就是为了眼前的这些人,而除了他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一个环节。

    拍拍胸口,男子一脸自信:“放心,时刻监视,而且她的所以出入都是被我们特意规划的,保证她见不了这几个人。”

    兹事体大,男子不敢有一丝的隐瞒。

    点点头,女子眼见沙木从地穴中爬出,身体缓缓后移:“我们走吧,他们出来了。”

    感受到地面传来的波动,女子立即开始离开。

    没有任何的置疑,男子跟随女子缓缓移步离开。

    墓道虽然漫长,但钟发白还是走到了尽头,走出墓道来到一间宽敞的墓室,四周的石壁上的石雕烛台上幽幽跳跃着幽蓝的火苗,虽然让墓室显得有些明亮,但那火苗将里面的气氛点缀的格外诡异。

    ‘咯吱’‘咯吱’一群野狗鬼单独的分散着,一只前爪勾着棺木,另一只前爪勾着一块森白的骸骨在口中用力咀嚼。

    借着墓道的黑暗,钟发白偷偷打量着这些鬼怪,对于这间墓室,他只能用别有洞天来形容。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不起眼的古墓,竟然有这么多的野狗鬼,而且这还只是一间墓室,从那四周的墓口来看,他绝不相信墓穴里的怪物只有这些。

    从内侧的衣袋中摸出一枚铜钱,钟发白将其放置在墓道中间的位置,左手食指在中间一点:“御。”

    以防万一,钟发白还是做出了一道结界来封闭了墓口,如果让冷琳琳发现他手中的铜钱一定心疼不已,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古币。

    随着钟发白的做法,铜钱上空缓缓浮现出一道由猩红符文组成的屏障,虚虚实实随风摇曳。

    做好这一切,钟发白起身握紧手中的‘殷梨’朝野狗鬼走去。

    虽然钟发白不进不慢的迈着脚步,但实际速度并没有减弱,几乎瞬间来到里自己最近的一只面前右手刀柄朝上,抬起随手一挥刺向对方侧颈‘刺咔’刀刃轻而易举的穿透,但此时也引起四周野狗鬼的注意。

    ‘吱叽’怪异的尖叫,从野狗鬼口中发出,一时间,四周的同伴纷纷起身拖起手中的棺木。

    环视四周,钟发白后退一步,手中的刀用力从一拉‘咔’割开对方脖颈一股漆黑的液体随之被刀身带出一道直线‘啪’喷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