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赶尸
    刚走出地穴,冷琳琳连忙转身顾不上喘口气的拉了沙木一把:“快出来!”

    其实一路上,她都想着等把沙木他俩带上来就再下去一趟,除了帮帮钟发白外,也好四处找找古董之类的。当然她主要的打算是后者,虽然心里很相信钟发白的人品,但如果真有点什么,当然是要第一眼见见这些好东西,起码也让她不白这么折腾一夜。

    但等她上来呼吸到第一口外面的氧气,那有些膨胀昏沉的大脑瞬间得到了纯氧的释放,疲惫立刻席卷她的全身,此时的她,感觉连多说一句话都感到费力。

    将沙木拉上来,陆宇紧接着一个跃步窜上地面,不顾形象的趴在周围松软的土堆上,胸口上下起伏,健康的脸色隐隐有些发白,缓缓朝冷琳琳挪动着眼珠,带着一丝嘲笑:“哎,宝,宝贝在下面的,还不去拿?”

    相比起冷琳琳,陆宇只是有些缺氧,而且因为背着沙木,那有些酸胀的肌肉,正在迅速恢复。

    “我吃现成的。”没好气的瞥了陆宇一眼,冷琳琳闭上双眼:“你要是想下去,就去,我包里有些现成品,见到不对直接招呼就好,对了想着回来把钱给我,这些东西我心里有数,回头给你报个数,你转我账上就好。”

    她当然知道陆宇的心思,但此时的她真的是有心无力,虽然都已经精疲力尽,但只要他们里面有人能还有下去的力气,将绝对是钟发白的一大助力,反正她包里有的是符纸,见到不对立刻招呼就好。

    奋力的从土堆上做起,双手搭在直起的膝盖上,陆宇没好气的瞥着冷琳琳:“我去,这,这个时候你还要钱,有,有没有人性了?”

    断续的嘲讽着,他也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此时的他正在快速的恢复体力,虽然快速,但在陆宇看来还是太慢,他还等着下去,这个状态怎么能行!

    “阿哥,阿妹你们已经下去过了吗?”一身材高大的身影缓缓来到陆宇身旁。

    “我去什么玩意!”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询问,陆宇连忙拔出匕首朝身影猛然刺去。

    这些天的见闻,多少给了他些防备,对于四周的突发情况,陆宇产生出本能的自卫手段。

    不等陆宇手中的匕首刺来,身影后退一步腰间闪过一道银光‘铛’清脆的铿锵声想起,陆宇手中的匕首脱手飞出数米。

    没有在发出过激的反应,陆宇冷冷的盯着眼前的身影,眼中带着愤怒和无奈,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竟然有人做了黄雀,而自己成了黄雀嘴里的蝉。

    时间犹如静止般,除了荡开陆宇的匕首,对方没有任何过激或者多余的动作。

    冷琳琳早就知道了对方的到来,但因为身体太过疲惫,本着‘敌不动,我不动’的战略一直偷偷观察,没想到陆宇竟然和对方先发了难,难道他就不懂静观其变吗?

    不过这样也好,此时对方的精力都放在陆宇身上也方便我的观察和恢复体力,只要这小子有什么不良举动,本小姐废了你先!

    并不知道冷琳琳在想着这些,借着月光,陆宇看清了对方的长相,一张麻脸,几乎看不清的眉毛下一双浮肿的双眼眯成一道缝隙,两腮有些不自然的暗红,厚重的嘴唇,上嘴唇相比下嘴唇有着明显的臃肿,参差不齐的牙齿裸露外。

    结结实实的打了个激灵,陆宇缓缓将目光瞥了一眼后,移到对方面部以下,他不知对方要做什么,但这么晚来到这个地方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目光下移,陆宇却缓缓收回了自己厌恶的目光,转而警惕的打量起来,因为对方一身宽大的衬衫和七分裤将一具犹如铁塔般的身体几乎裸露般的显现出来。

    因为陆宇和他的距离,刚才目光又只注意在对方的容貌上,所以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对方的身高竟然在一米七以上,那壮硕的身体几乎没有任何的脂肪,一块块的肌肉带着一股隐藏的爆发力,而他手上竟然握住一柄尺长的柴刀!

    “你你想干什么!”紧紧盯着对方手中的柴刀,陆宇一时间有些恐惧,冷汗不自然的从脸上渗出。

    这到底是什么鬼学校,学生都这么肆无忌惮的带刀吗!

    “收好,别随便拿出来。”一把将陆宇拉到身旁,冷琳琳将匕首塞到对方手里,一脸无奈的目光在转向眼前这个持刀的陌生男子后变成一副嘲讽:“赶尸的,你的铃呢?”

    从刚才开始,冷琳琳就一直偷偷观察着对方,带着质疑的态度,毕竟这么晚了还敢出来,而且见到几个人从土里爬出来而不惊慌,反而这么冷静,行动小心的靠过来,不管从什么角度都值得她好好审查一番,直到确认对方身份后,她开始将一直掐在手心的法决缓缓散去。

    男子望着冷琳琳,目光聚集在对方的右手,憨厚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解:“有道门的高手在,我一个赶尸的又怎么好意思献丑?”

    声音虽然憨厚,但男子心里多少有些气节,他是有些憨,但他不傻,而且冷琳琳口中那一句‘赶尸的’,绝对是对他的侮辱!

    “你们就不要吵了!”回过神来的沙木因为好奇男子的情况,一直按兵不动的注视着陆宇这边的情况,直到弄清楚对方的身份,悠悠的和解:“朋友,怎么称呼?”

    既然是赶尸匠,那多少也算同行,起码大家都是吃阴间这碗饭的,只是怎么感觉有什么地方说不通呢?

    豪爽的朝众人抱了抱拳,男子咧嘴一笑:“苗大勇,苗疆赶尸匠。”

    对于陆宇袭击自己的原因,苗大勇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很清楚。而且这么晚出来,被人袭击他也遇到过,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

    “沙木。”朝苗大勇微微点头,沙木只是点点头,便开始皱起眉头。虽然在这里遇到同行是件很高兴的事,况且还不知道钟发白的情况是否安全,但话说回来,这是不是也太巧了点呢?

    盗墓贼,道家高手,赶尸匠不同身份却同一个行业的人一股脑都来了,这怎么也说不通。如果说是巧合,那是不是也巧合的太离谱了呢?

    “大勇,我能不能请你帮我个忙?我兄弟还在下面!”虽然刚见面很不好意思,而且自己刚才还和对方发生些不愉快,但陆宇也只能向苗大勇求助,毕竟眼下也只有他才能帮助自己。带着乞求的目光,他连声向对方保证:“只要能把我兄弟带出来,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陆宇本想开口向苗大勇做出一些物质上的承诺,但他不敢,他不清楚对方的脾气,如果冒昧的做出这种承诺而引起对方的反感绝对不是他想要的,他要救钟发白,务必是尽自己一切所能,在所不惜!

    拍拍陆宇的肩膀,苗大勇淡淡一笑:“放心,说到底这也是我的本分。”

    其实当他听到陆宇拜托他去救人,他就很好奇,为什么他们这几个人都出来了,却还留下别人在里面?难道那是个可怜的被当做垫脚石的人?但看着陆宇的目光,他打消了这个怀疑,如果说对方是垫脚石,是弃子,陆宇为什么平白无故就做出这么大的承诺,难道是想拉拢自己?但如果自己没把人救出来他还要怎么拉拢呢?

    苗大勇并不是如同他长相那样木讷,他是赶尸匠,自然见惯了人之常情,对人的感情最了解不过,因为他的客户是尸体,当他看到围在尸体旁哭泣的那些人时,他们脸上几分真诚几分虚假因为经历的太多,他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

    曾经拉拢自己的人不少,因为他的职业虽然听着有些毛骨悚然,但也是一个积阴德的善举,而且因为行业的出处,所赚的酬劳也不少,不少人想把自己的孩子推荐给自己当徒弟。当然也是因为职业的关系不能娶妻,不是不能娶而是娶不到,所以早些时候一直都是领养徒弟。也因此将来去世,师父所有的一切包括积蓄都将留给徒弟,这种变相的继承无疑是一步登天的暴富。如今,生活的改善,赶尸匠的生意虽然一天不如一天,但一旦有收入进账,足以拿‘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来比喻。而且又有巨额的遗产做铺垫,不少人都相中了这个行业,但苗大勇没有同意,因为他的年龄也不过二十出头而已。

    所以,当他拿到这张录取通知后,便义无反顾的收拾好行李来到了阴山,因为他很清楚,现在这个社会已经不再需要赶尸这个行业了,对客死异乡的亲人,对方都会带着骨灰来到家乡,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了原来的那么繁琐,那么复杂,庄重!

    只是令他没有料到的是,这个学校,好像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安详,它就像一个开放的厉鬼牧场,缓缓吞噬着所有的学生,这也是他今晚出来的原因,他是赶尸匠,虽然不如道士,但他有必要来弄清楚这座学校的一切,为了学生,为了老师。为了他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